当前位置:首页 > 科幻小说 > 冬雪如锦

第五百零四章:焦灼

    顾冬雪点了点头,但愿如此吧。

    “我发现自己很没有志气。”

    顾冬雪忽然悠悠的道。

    秦叙微愣,“为何这么说?”她一个女子要什么志气。

    顾冬雪靠在他怀里,很是依恋的模样。

    秦叙伸臂将她揽在怀里,顾冬雪将脸贴在他的胸口喃喃的道:“我没有志气,不想丈夫升官发财,不想做身份尊贵的诰命夫人,只想要丈夫好好的平平安安的陪在我身边,爷,你说我是不是太过目光短浅了?”

    秦叙没想到顾冬雪会说出这样一番话,听到她问自己,他感受了一下自己听到这话时的感想,摇摇头道:“没有,这样很好,我很高兴你这么想。”

    顾冬雪知道多说无益,秦叙该要去冒险还是要冒险,该去南焱之地还是要去的,这是他的责任和义务。

    秦家夫妻在良辰院吃晚饭的时候,奉恩伯府和刘府却都弥漫着一股紧张的气氛。

    奉恩伯楚炀坐在宽大的书桌后,问站在面前的长子楚得轩,“这事逊王爷怎么说?”

    奉恩伯世子爷楚得轩长了一副宽厚老实的相貌,身材高大健壮,浓眉大眼,此时正一脸紧张的站在父亲面前,听到父亲的问话,他忙道:“父亲,王爷问您,那条路是不是特别隐秘,隐秘到他们怎么找也找不到?”

    “自然是万分隐秘的。”楚炀蹙眉道,“只不过这种事谁能保证没有个万一,你只要告诉我王爷准备怎么做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楚得轩道:“王爷说只要确保隐秘,就先将那些运送宝石的流放犯先杀了,这样那就是一个死点,他们想查也查不到。”

    “都杀了?”楚炀眉头皱的更紧,“那以后宝石谁来运送,再说这么多运送宝石的人同时都死了,岂不是更令人怀疑?”

    “现在太子只是派人去调查,我们就如此大张旗鼓的杀人,更显得此地无银三百两了,说不定那些人本来什么都查不到,因为我们这番动作,反而倒让他们怀疑,进而查出点什么来。”

    楚得轩见父亲似乎不赞同逊王的决定,道:“王爷就是这么说的,要不,父亲您亲自去见一见王爷,和他当面说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刘炳彦那里有什么消息吗?”楚炀又问道:“他当初向我借了几十名死士,结果全军覆没,这件事到现在都还没个交代。”

    “王爷做这个决定,好像就是刘尚书建议的。”楚得轩道。

    “岂有此理。”一听楚得轩这话,楚炀猛地一拍桌子,怒从心起,“王爷竟然不问我这个舅舅是怎么想的,倒先听取了那个老匹夫的话,简直太……太……”

    楚得轩道:“王爷恐怕还在为指婚那事不痛快呢。”

    一听楚得轩的提醒,楚炀更生气,“这婚是皇上指的,他有什么不满,难道我楚家的女儿就配不得他了。”

    虽然口中抱怨着,但是奉恩伯楚炀也知道逊王为什么生气。

    他看的不是未来的妻子到底是什么人,配不配得他,他看的是未来的岳家能不能给他助力,楚家自然是能给他助力的,只不过即便他不娶楚家的女儿,楚家给他的助力也不会少一分的。

    如此,他浪费了一个能够明正言顺拉帮手的机会。

    别说逊王不高兴了,楚家在得知皇上指婚之后,也是心中微微一沉,皇上这意思,明显就是不想让逊王借由亲事再搭上任何势力,明显就是在警告逊王,让他安分的做个王爷,不要再肖想其他不属于他的东西,特别是那个位子。

    只不过他楚家自己觉的不好便算了,逊王这样明白的表示不想娶他楚家的女儿又是另外一回事了。

    “那父亲,你看这事到底该怎么办?”楚得轩见楚炀只顾着生气,只得再次问道。

    楚炀站起来,快速的在书房中踱了几步,有些心烦气躁,“我现在去王府太敏感了,还是你去,你从小就是王爷的伴读,又经常和王爷一起结伴而行,你去王府的次数本来就多,你去王府,想来别人也说不出什么来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怎么和王爷说?”楚得轩问道,逊王爷可不会听他的话,况且他到现在都没明白父亲的意思,不知道他准备怎么处置这一次事件。

    “你去告诉王爷,动作万万不可太大,那些运送宝石的流放犯们根本就不知道藏匿宝石的具体地点,且看管那些人的都是我们的人,现在将他们全部都杀了,动静太大,以后又要重新找人运送宝石,风险又加大了。

    王爷要想成大事,则必须要人要兵,这两样都少不了银子,而我们手上最赚银子的也就是南焱之地的宝石生意了,这一块一旦扔了,银子从哪里来?”

    “你再告诉他,先太子查宝石案查了那么长时间,查出什么来了,什么都没能查出来,反而将自己的命查没了。”

    楚得轩浑身一震,“父亲……”

    他的声音中满是不安和忐忑,楚炀瞅了他一眼,“怕什么?没出息的东西,你就这样和王爷说,王爷是成大事的人,他自己会思量的。”

    与此同时,刘府内,刘尚书也是不安的在书房中踱着步。

    他最得意的嫡长孙刘江波也在书房内,同时书房内还有刘江波的父亲刘家大爷,以及叔父刘家二爷。

    刘家大爷看着父亲担心烦恼的模样,道:“爹,你不是已经跟王爷说了,让他将运送宝石的那些流放犯一锅端了,那地点没有人能寻到的。

    张通也被烧死了,不会出事的。”

    刘尚书摇摇头,“张通死了,张家还有其他人,上次没能将张家人全部烧起,实在是后患无穷啊。”

    “祖父是怕张通将事情告诉张家其他人?”刘江波问道。

    刘尚书叹道,“不无这个可能。”

    刘二爷摇头道:“此事事关重大,张通应该不会告诉家里人的,再说我们除了打听那位贵子的消息,当初他的失踪可与我们没有任何关系。”

    “打听就是有罪。”刘尚书道,“也不知郑家那位张姨娘是怎么与张通说的,以那老狐狸的精明,若是稍加推测,或许就能知道是谁在向他打听这件事,再反推我刘家为何要打听这件事,也许,他早已知道宝石案与我刘家有关系了。”
Back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