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都市言情 > 初婚老公,宠太深

第4章 主动躺上床

    我一愣,浑身就像触电似的,心脏剧烈收缩的同时眼泪也流了下来。

    坐上来,自己动我反复咀嚼着这几个字,一时之间,也不知道自己想哭,还是想苦笑。

    和沈寒发生关系那晚,他就是让我这么做的。那时我拼命安慰自己,只要他心里有一丁点我,我撕碎自尊心的妥协和忍让,就还有意义。

    可结果呢,他说他爱秦柔,他亲手杀了我的孩子,他连多看我一眼都觉得恶心!

    我狠狠揩了下眼角,突然感觉什么都无所谓了,身子一软,主动躺在床上。

    “除了坐上来自己动,别的,随便你。”

    傅言殇皱了皱眉,大概是觉得我作践自己的样子特别难看,大手一扯,用被子把我蒙得严严实实。

    我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,随之久久的,他都没有动我。我松了口气之余,一波又一波的自卑感又袭上心头,说不出那是种什么感觉,反正很不好受。

    “我太丑了?”

    我问得小心翼翼又不知廉耻,就怕他一个不满意,将我扔回精神病院。

    傅言殇冷冷地扫了我一眼,手指突然钳住我的脚踝。

    我冷汗直冒,翻墙摔下去的时候崴了脚,现在被他硬生生的一碰,疼痛一下子沿着经络穿透肺腑,痛得我忍不住喊了出来:“傅言殇好痛!”

    他没理我,大概不屑于顾虑我的感受,指腹冷冷的在脚踝上流转,那股子生硬的力道压紧脚骨,我觉得我的腿要废了。

    可我不敢挣扎,疼到极致,我只能急促地呼吸,断断续续的吟哦声从喉咙溢出,听起来特别浪荡暧昧。

    算不清这种情况持续了多久,外面那人摔门离开的时候,我已经痛得没力气了。

    傅言殇倏松手,像是在说,秦歌,我只用你来刺激我爸而已,就像你这副样子,哪有男人会想上你。

    我浑身的汗毛都竖立了起来,相比于我呆滞难堪,他简直冷漠平静得太可怕。

    “脚跛不了。”

    他淡淡地说。

    我张了张嘴,头发湿漉漉的黏在脸上,其实很想问他到底想做什么,但我最终没说这个,不想问,也组织不好语言去问。

    傅言殇似乎也懒得管我,开了房门让我出去。

    夜很暗很冷。

    我像见不得光的生物一样缩在客厅角落里,好一会,才反应过来我离开精神病院了,无论我说什么、做什么,也不会有护士强行给我打镇定剂了。

    “沈寒,我出来了,出来了”

    我的眼睛湿了又干,干了又湿。

    明明这个人带给我的全是绝望和痛苦,可一旦想起他,我还是想知道他现在的生活状态。

    人性果然就是这样,一边痛,一边还要死死抓住不放,不肯忘。

    我瘸着腿一步步走到沙发边,用座机打了个电话给林薇。

    我俩是发小,当初我和沈寒是隐婚,除了双方家长就没几个人知道了,她气得指着我的鼻子骂,秦歌,醒醒吧,这男人不爱你,什么感情可以慢慢培养都是放狗屁,以后有得你哭的。

    当时我没听进去,总觉得哪怕沈寒是块冰,我也能捂热,现在想想真是傻啊。

    林薇很快接了电话,但她似乎没想起是我,听见我的声音之后,好半天才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“秦歌,是你吗?你、你还活着?沈寒说你在老家生孩子死了也当时怪我不走心,居然就信了他的话!”

    我死了?

    我手脚冰凉,恨得牙关都在打抖。突然很想知道,这个人巴不得我死的人,再次看到我的时候会有什么反应!

    我把沈寒对我做的事,大概跟林薇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整个过程中我的情绪其实还算平静,林薇倒是激动地骂开了:“艹沈寒他妈的畜生,这头害得你这么惨,转过身还有脸和秦柔举行豪华婚礼!”

    我一听,心里狠狠一揪。

    即便经历经过那么一段惨痛的婚姻,但很多时候我都觉得,我公婆不会由着沈寒乱来,他们对我这个儿媳妇,还是认可和有感情的。

    可现实往往让我猝不及防,这才短短一个月,我尽心尽力伺候的公婆,就接受了另外一个儿媳妇吗?

    那我算什么?

    我惨死的孩子又算什么?

    林薇见我迟迟不说话,急得问了我地址,说要过来找我。

    “好,我等你”

    我顿了好几次才把地址说完,现在我这个鬼样子,连我自己都嫌弃,但我知道林薇不会嫌弃我。

    二十分钟后。

    我在傅言殇家楼下和林薇见了面。

    她拖着行李箱,里面全是给我准备的衣物,明明眼泪汪汪的,嘴上还在骂我蠢骂我犯贱。

    我红着眼睛没说话,林薇这人从小到大都是这样,她怎么说我都可以,但若是别人让我皱一下眉头,她就会跟那人拼命。

    她咬牙切齿地骂了我一会,突然不放心地问我:“你说一个男的救你出来,现在你们还孤男寡女共处一室,真的没问题?”

    我伸出瘦骨嶙峋的手,上面密密麻麻的针口是我爱过沈寒的证据,说不上来为什么,我觉得特别的丑陋和恶心。

    “就我现在这个样子,哪怕他是个心理变态,也不见得会对我不轨。”

    林薇不由得抹了一把眼泪,“想当初你也不是没人追,沈寒瞎了狗眼了,你有哪儿不如秦柔”

    我禁不住一颤,要不是脚踝的痛疼缓解了很多,我可能这会连站直身子都是问题。

    “是我瞎了狗眼。”

    林薇知道我难受,顿时收了声。

    我很感激她恰到好处的沉默,“好了,不说过去的事了,前段时间你说人事调动,现在调去哪个科室了?”

    林薇拉着我的胳膊,恨恨道:“我上个礼拜调去沈寒的医院了,妇科。小歌,你放心,我一定会给你讨回公道,让沈寒那个王八养的贱男悔不当初!”

    我一看林薇的表情,就知道她肯定要去找沈寒开撕的,实在不忍心让她也卷进去。

    “你别跟他正面起冲突,不值得。你真想帮我的话,就暂时装作不知情,其他的,让我自己来做。”

    林薇可能感觉到了我蠢蠢欲动的报复心理,轻声问我:“那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?”
Back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