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都市言情 > 初婚老公,宠太深

第06章 你温柔一点

    我想我一辈子也忘不了此刻沈寒的表情。

    他张着嘴,大概还没有从震惊中缓过神,视线在我身上扫来扫去,最终手一抖,婚检单滑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出来的?”

    我没说话,用尽全身的力气扇了他一个耳光。

    啪的一声很吓人。

    这是我第一次打他,众目睽睽之下打了他!

    沈寒一怔,僵着身子一动不动,“秦歌,你疯了?”

    我瞪着他,死死地瞪着他:“我是不是疯了,你不清楚么,还想把我再扔进精神病院一次?”

    沈寒脸色一沉,估计做梦都想不到我敢这样跟他说话,扯着我的头发就往墙上撞:“秦歌,你在精神病院还是没学乖,还是这个粗俗不堪的样子!”

    我感到脑袋嗡嗡作响,头一沉,死命抓起台上的茶水泼了过去。

    沈寒狼狈极了,滚烫的茶水溅了他一身,干净的白大褂上还粘着茶叶。

    可即便是这样,他竟然没有松开我,手上的动作愈发凶狠起来,像是要活生生打死我一样。

    “就你这个样子,还想做婚检嫁人?你就等着被抛弃吧你!”

    林薇受不了我被这样作践,拿着剪刀冲过来狠狠扎在他的手臂上。

    “沈寒你个贱男,真以为除了你世上就没男人了?我告诉你,小歌不但要嫁人了,还是嫁给傅言殇,敢伤害小歌,你他妈的这辈子都休想有好日子过!”

    沈寒脸色铁青,手臂上的血不停涌出来:“林薇,你这是蓄意伤人,我要告你!”

    “有种你就告啊!”林薇一把攥住沈寒的衣领,咬牙切齿地说:“我反正就是一小医生,没什么脸好丢的,你可是院长,事情闹大了,你看看医院会不会被查!”

    沈寒的表情霎时变得很僵硬,很难看。

    好像有什么把柄被林薇抓住了似的。

    最后,他喉结一滚没说话,气急败坏的走出婚检室。

    做完婚检,林薇收到了医院的停职处分。

    林薇摘下口罩,将婚检单塞给我:“艹,老娘早就不想干了!”

    她说得满不在乎,可双手却有些无措,不知道往哪放才好。

    我心头一抽,无声地搂住她。

    林薇家境不好,一家人就指望着她的工资过日子。停职处分意味着只剩下基本工资,恐怕连生活都成问题。

    这是我和林薇人生中无比黑暗的一天,她被停职,我眼睁睁看着发小因我遭罪而毫无办法。

    我们就像学生时代那样勾肩搭背去酒吧发泄,一杯两杯三杯

    我不知道自己喝了多少,反正摇摇晃晃回到傅言殇家门口的时候,天已经全黑了。

    过道的灯在晃,林薇的脸也在晃。

    林薇拍着门,“傅言殇,你要好好对小歌,我可告诉你啊,我家小歌处女来的”

    我摇晃着站直身子,捂住她的嘴。

    林薇这人一向大大咧咧,酒精一上头就更加不靠谱,我连孩子都生过了,能是处女吗?

    偏偏,傅言殇开了门:“哦?处女来的?”

    我窘迫地摆手:“我”

    林薇晃了晃脑袋,反过来捂着我的嘴:“对,小歌就是处女傅言殇啊,你和小歌上床的时候,记得要温柔一点啊。”

    她的醉话让我一下子羞到了极点,就算有嘴也百口莫辩了。

    我闭上眼睛又睁开,第一时间去看傅言殇的反应。

    可眼睛又酸又胀,我根本看不清楚他的表情,身子不受控制地一倒,整个人都贴在了他的胸口上。

    我感到傅言殇的身躯轻轻一颤,像是想要推开我。

    也许酒精会让人变得大胆和疯狂,我也不知道是哪来的冲动,突然想证明自己不是那么差、不是真的一无是处。

    “男人都喜欢什么样的女人?是不是只有千娇百媚,才不至于被抛弃千娇百媚我也会,真的会。”

    我昏昏沉沉的,理智早已溃不成军,指尖滑进傅言殇的衬衫里,生涩又急迫地摩挲着。

    而林薇在一边哈哈大笑:“小歌,你这就是开窍了。大多数男人就一个德性,这头喜欢放浪的处女,那边又喜欢矜持的小姐”

    再后来,林薇说了什么荤段子我听不真切,隐隐记得傅言殇将我扯进房里,推到床上。

    酒醒的时候,傅言殇倚在窗边打电话。

    凌晨四点,整座城市的灯火忽明忽暗,光影照得他的身影特别孤寂。

    我回想起自己放浪的一幕幕,不由得皱起眉头,一步步走过去。

    他正好摁掉电话丢到一边,衬衫领口没扣扣子,不但没有那种世俗的痞态,反而多了几分血性。

    很迷人。

    “我和我朋友”我尴尬地开口。

    他没看我,声音里透出清冷的戏谑:“我就没见过这么没脸没皮的女人。”

    “我喝醉了,我朋友也是。所以我们说的话,你别当真”

    傅言殇薄唇一抿,“可你朋友在不省人事之前,拍着心口保证,她说的每一句话都千真万确。”

    我咯噔一下,脸上瞬间火烧火燎。

    林薇拍着心口保证什么,我是处女?

    这个谎未免撒得太大!

    我悄悄吞下一口唾沫,尽量平静地问他:“她那些都是醉话,你不会相信吧?”

    “我信。”傅言殇敲了敲台上的婚检单,“婚检结果我看了。又没让你检私密项目,怎么检了?”

    我垂在两侧的手开始发抖,掌心全是冷汗,这才明白林薇为了让我不被挑剔,不惜捏造婚检结果。

    白纸黑字,林薇的亲笔签字清清楚楚,赖都赖不掉!

    “我朋友呢?”

    傅言殇点了支烟,可能觉得私密项目这个话题太敏感,倒也没细问下去,“在客房。”

    “我去看看她。”我顿了下,一股暖流悄然漫过心头。“谢谢你没有将两个醉醺醺的女人扔出去。”

    傅言殇一下一下地弹着烟灰,仿佛毫不在意我的感谢,“与其看她,不如先看看你的手机。有个号码打进来很多次,我懒得帮你接。”

    我有点不敢置信。

    卡是新的,除了林薇和傅言殇,没人知道这个号码,谁找我?
Back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