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都市言情 > 初婚老公,宠太深

第07章 毕竟是第一次

    我拿起手机一看。

    是沈寒的号码。

    愣了好几秒,我才想起做婚检的时候留了个人信息存档。

    傅言殇见我晃神,眼眸一眯,淡淡地问我:“前男友?”

    “不是”

    我苦苦地扯开唇角,想说实话,又觉得他只是个不怎么熟悉的人,没必要坦白一切,索性噤了声。

    傅言殇吸了口烟,似乎也没兴趣深究我的过去,“在我看来,婚姻和合作没什么分别。我不会干涉你的私生活。”

    我恍惚了好一会,有一刹那真以为他是个看破世俗情事的男人。

    大概是我哑口无言的样子很蠢,傅言殇笑了下,甩给我一串钥匙:“下次自己开门,我没精力应付两个女流氓。”

    我窘迫得无地自容,毕竟第一次在异性面前这样浪荡,还摸了他。

    “不会有下次了”

    傅言殇不疾不徐地应了句:“下次我就没这么客气了。重复犯错和欺骗,在我看来,都不可原谅。”

    也许是他的语气太冰太冷,我心头一颤,竟不知道说什么。

    重复犯错和欺骗,不可原谅

    那婚检结果呢?

    我感到背脊沁出了一层冷汗,不敢去想傅言殇知道了事实,会有什么反应。

    翌日。

    傅言殇早早出了门,这样一来,酒醒后恨不得一头撞死的林薇,倒是不至于尴尬和难堪了。

    林薇告诉我,傅言殇本来是从医的,后来却转了商。零不良传闻,交过几个女友,但最终都没走进教堂,属于好聚好散的那种。

    我的心突然揪了一下,他一个未婚钻石男娶我这个离异过的女人,就算是形婚,差距也太大了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几天,我忙着投简历找工作,傅言殇早出晚归,我们基本没说几句话。

    林薇被停职处分的第五天,我投出的简历收到了回复,一家新开的购物中心通知我去面试。

    傅言殇正好要出门,就顺道送我过去。

    一路上我们没说话,在我琢磨怎样打破沉默的时候,他却侧过脸,看了看我。

    “结束后打个电话给我,带你去个地方。”

    我没想起问他去哪,下意识地抬起手,指了指自己衣服:“要回去换身衣服吗?”为了贴合购物中心的活力风格,我特意穿了鲜艳的吊带裙,总感觉有点浮夸和花俏。

    傅言殇唇角一挑:“不用。这样挺好看的。”

    我看着他清冷的眉眼,忘了说话。

    记忆中,沈寒从没赞过我好看,他只会说我爱慕虚荣、粗俗又没内涵。因为他,我一步步把自己折磨成了自卑可怜的怨妇。

    可原来,也会有人觉得我好看吗?

    “傅言殇。”我敛回目光,哽咽着说:“如果哪个女孩子被你喜欢,她一定很幸福。”

    他笑得随意:“秦歌啊,如果我喜欢一个人,就会在意她的过往,甚至忍不住干涉她的一切。”

    我默默地听着,心里竟掠过醉酒那晚他的那句我不会干涉你的私生活

    下了车。

    踏进电梯的时候,我才发现沈寒也在电梯里面。

    他没想到会遇见我,眉头一皱,拎着粉色购物袋的手瞬间僵硬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不接我电话?”

    这是沈寒对我说的第一句话,问得理所当然。

    我答得敷衍:“我和畜生无话可说。”

    他脸色一变,可能顾忌电梯里还有其他人,这次竟然没动手打我。

    “秦歌。”沈寒的声音很低沉:“你真的要和傅言殇结婚了?”

    我没理他。

    见我不说话,他像是有些愠怒,目光死死胶在我的脸上,“他不适合你。”

    不适合我?

    哈哈哈。

    我从来都不知道沈寒是个这么博爱的人,上次在婚检室恨不得打死我,现在却关心一件被他一脚踢出去的垃圾!

    “那你说,怎样的人才适合我?”

    他一步步走到我旁边,“傅言殇不是你能高攀得起的。”

    “高攀不起我也已经攀了。”

    沈寒用力地捏着购物袋,梦幻的粉色包装是秦柔的最爱,看得出来,他是专程来给秦柔买东西的。

    我撇目光,在电梯门打开的霎那穿身而出,实在不想再被他的幸福美满刺伤。

    沈寒快步跟了过来,拦住我:“秦歌,我们谈谈。”

    我一听,忍不住笑了下:“沈先生,和我这种粗俗不堪的女人谈,你不会觉得恶心么?”

    沈寒一怔,脸色阴沉得快要滴出水来。“如果我让林薇复职,过去的事,你能一笔勾销么?傅言殇收购医院股份,是你教唆的?”

    喔,是谈这些。

    原来他对过去掐死亲生骨肉的恶行毫无悔意,今天之所以一反常态,只是因为傅言殇有可能成为医院股东。

    呵,沈寒就是沈寒,衣冠楚楚也掩盖不了他丑陋的内心!

    “你先让林薇复职再说。”

    他焦躁地抿着唇,看上去很不高兴我用这种态度跟他说话。

    我没时间跟沈寒耗,避开他的身躯跃过去,擦肩而过的刹那,他手臂一挥,硬生生抓住我的手,以至于购物袋砰的一声掉到地上。

    “你变了。”

    我厌恶至极地甩开他,“得到了那么多惨痛的教训,难道我还会像以前一样爱你?抱歉,我没那么贱。”

    沈寒看看地上的购物袋,又看看我,最终还是蹲下身捡了购物袋。

    孰重孰轻,一目了然。

    我突然庆幸自己对爱情和婚姻已经不存在期望,不然即使我有一颗强大的心,也经不起沈寒这样一刀一刀的割。

    面试很顺利,结束的时候我给傅言殇打了个电话。

    他那边很安静,像是在开会。

    “十分钟后购物中心门口等我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好。”

    他没再说话,直接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我听着嘟嘟嘟的忙音,心底隐隐好奇傅言殇要带我去什么地方。

    可想了好一会,又想不出头绪,我对这个男人的了解,也就局限于林薇告诉我的那些。

    走出购物中心,傅言殇刚好熄火下车,顺手给我开了车门。

    我看着他骨节分明的手指,明明没有过多的动作,偏生就那么优雅好看,蛊惑人心。

    “我们去哪?”
Back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