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都市言情 > 初婚老公,宠太深

第09章 对我做了冲动的事

    傅言殇挑起一抹清冷的笑,“我了解她是我即将过门的妻子就够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沈寒不阴不阳地说:“圈子里所有人都知道你傅言殇有洁癖,家里介绍的几个对象都是处女,难不成你竟会娶别人抛弃的破鞋?”

    我浑身一僵,下意识地望向傅言殇。

    他微微低着头,就连寡淡的表情都显得凌厉。

    明明是这样平静的傅言殇,却莫名让我心惊肉跳起来!

    沈寒似乎很满意羞辱我带来的快感,很快又继续说:“连秦歌的过去都不知道就娶她,傅言殇,你的婚姻观挺特别啊。”

    “我从没说过我的婚姻观大众化。”傅言殇眯着眼,噙着淡淡的笑:“何况,我相信秦歌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介意她的过去?”沈寒的眉头拧成死结,语气也变得尖锐起来。

    傅言殇没说话,不动声色地握住我的手腕,用最直接的行动表态。

    我一动不动,也不知道傅言殇是出于什么心理牵着我的手,反正心下只有一个想法,不能让他因为我在沈寒面前丢脸。

    我学着当初沈寒的语气,一字一句地说:“妹夫,我对傅言殇是真心的。”

    沈寒震惊地盯着我,像是有很多话要反驳,可最后喉结一滚一滚的,似乎话都堵在嘴里出不来,表情特别的尴尬、恼怒。

    我木讷地看了一眼这个口口声声说我是破鞋的男人,不知道他这么死缠烂打是为了什么,反正我也无心去琢磨了,拉着傅言殇走进室内,关上了门。

    傅言殇随意坐在沙发上,就这么一瞬不瞬地看着我,很久都没说一句话。

    我不安地咬了咬唇,他的眼神太幽暗,仿佛在审视一个欺骗自己的人,可要分辨他眼底的情绪,似乎又淡漠如常,毫无波澜。

    “傅言殇。”我上前一步,打破了沉默:“其实我和沈寒,曾经在一起过。”

    “哦,一起过。”他几不可察地皱了皱眉,“你们发生过关系?”

    该怎么告诉傅言殇我不但和沈寒上过床,而且连孩子都生了?

    想起林薇亲笔签字的婚检单,想起傅言殇说过的欺骗不可原谅,一时之间,我竟说不出口。

    傅言殇似乎没心情等我给出回答,蓦地起身,一把捏着我的下巴。

    我吓了一跳,本能地闪躲,他突然恶狠狠地说:“别动。”

    然后我就真的不敢动了,彻底被他冷硬的气势震慑住!

    “我和沈寒唔!”

    我感到唇上一阵阵腻湿的凉,所有还来不及说出口的话语,都被傅言殇硬生生堵住,连带着呼吸一起吞没在喉咙里。

    他吻得强势又霸道,薄凉的气息寒中带暖,如同他紧紧侵入我唇齿间的舌尖一样。

    我完全愣住了,甚至忘了应该推开他。

    这种绵密的唇舌刺激暧昧又疯狂,我一下子想起了沈寒从来不屑于吻我,压抑已久的眼泪溢出眼眶,止都止不住。

    算不清这个吻持续了多久,傅言殇松开我的时候,我已经不知道自己的身体紧绷成了什么样子。

    唯一还流动着的,是眼泪。

    可能是我眼泪汪汪的样子特别委屈,傅言殇的肩膀微微垮下来,“连接吻也不会,沈寒好意思说你是”

    他一顿,最终没说那两个伤我自尊的字眼。

    我没说话,仿佛被人狠狠戳中了痛处那样难受。

    傅言殇应该也感觉到我对这个吻的排斥,点了支烟闷闷地抽着:“沈寒对你有意思。”

    “你想多了。”我忽的僵了下,心中隐隐作痛。

    他要是对我存有一点情义的话,怎么可能张口就用破鞋来形容我?

    傅言殇看我一眼,没继续这个话题,“秦歌,我说过我不会干涉你的私生活,但你平时最好注意分寸,男人找上门这种事,我不希望有第二次。”

    我点点头,心里还是忍不住去猜,傅言殇是不是真的有处女情结,刚才吻我是一时冲动,还是想警告我别再丢他的脸?

    之后我们谁都没说话,大概是这个吻让我感到难堪的同时,傅言殇的内心也挺尴尬,只是他嘴上没说出来而已。

    晚饭后,我捂住肚子缩在房间里。

    双腿间温湿的血液委实让我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以前我很少痛经,但这次浑身都不对劲,那种感觉就像当初在精神病院倒在漫天风雨里一样,凉飕飕的,冷得我连牙关都在打抖。

    叩叩叩

    外面响起清脆的敲门声。

    “给你买了止疼片。”傅言殇站在门口。

    我心湖一荡,实在想不通他怎么知道我来大姨妈了,悻悻地背对着他:“不需要”

    傅言殇没理会我的拒绝,迈步走进来。

    “餐椅上都是血,你没看见?”

    我压下脸,刚才是真的没注意。

    “那我现在去擦干净”

    我爬下床,刚要走出去,他却眯了眯眼,忽的把我推回原位:“我有说要你去擦干净么。把药吃了。”

    我摇摇头,总感觉被一个算不上很熟悉男人撞破大姨妈,是件十分尴尬的事。

    傅言殇见我拒绝,眸色深深地看着我。

    “在我看来,生理期和发烧感冒没什么分别,难受就要吃药,这是常识。”

    我皱起眉头,他的表情严肃又认真,甚至整张脸都是刻板的,就好像医生对待病人的那样。

    这种感觉让我一下子回想起精神病院的一切,我的心一疼,坐月子时那么遭罪,现在身体怎么可能会舒服?

    傅言殇大概不耐烦我晃神,径直倒了杯水给我,“你到底经历过什么,怎么进的精神病院?”

    我僵着身子,仿佛变成了雕塑一样。

    我经历过什么?

    我多想抛开婚检单上面的每一笔每一划,告诉傅言殇我的过往。

    我抬起头,看着他的眼睛。

    他的目光无比清冷,就像在揣测我的过去似的。

    这种眼神让我如鲠在喉,心虚地伸手接杯子,谁知手一抖没接稳,杯子砰的一声摔到地上。

    傅言殇一怔,条件反射般把我扯到他怀里,将我和玻璃渣子彻底隔绝开。

    他护着我,有力的双臂扣紧我的腰
Back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