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都市言情 > 初婚老公,宠太深

第10章 亲自验一验身体

    我没有动,不知道傅言殇的体贴入微和这个拥抱是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强烈的男性气息蔓延着我的呼吸,肌肤紧密贴合带来奇妙触感的同时,我甚至可以拆分他一下紧接着一下的心跳声。

    “傅言殇,你是不是对每个人都体贴入微?”我憋红了脸,声音几乎微不可闻。

    他的眼眸微微缩动了下,可能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会作出这种反应,好一会才说:“不是。”

    我怔怔地看着他,他的眸光依然从容疏冷,可微微拧着的眉头,又我感觉到自己是被关心、被在乎着的。

    傅言殇重新倒了杯水给我,拿出药片放到我手心的时候,淡淡的音色特别蛊惑人心:“别下床,我扫下碎片。”

    我看着他优雅的动作出了神,觉得一个男人之所以知冷知热,是因为经历过爱,内心才会变得柔软细腻。

    他呢?

    “你有很爱很爱过的人吗?”我忍不住问。

    傅言殇表情一僵:“有。但死了。”

    也许是夜晚容易让人变得感性和煽情,说不出为什么,我突然有点心疼他。

    傅言殇见我不说话,缓缓地告诉我,他曾经很喜欢一个女孩子。

    那是他从医的第一年,科里来了个实习护士,人古灵精怪的,很可爱。

    可爱到什么地步呢?他说这个女孩子会拉着他去电玩城,明明是乌烟瘴气的地方,可他们每次都玩得很开心,跳舞机、爵士鼓、抓娃娃反正玩什么都无敌手。

    我无法想象高高在上如傅言殇也会去电玩城,好奇地问他:“那后来呢?”

    “后来”傅言殇的声音逐渐低沉下去,“后来她在上班途中发生车祸,到了医院,血库没有阴性血,救不回了。”

    我张了张嘴,想安慰他,却觉得在生离死别面前,一切语言都显得苍白无力。

    傅言殇看了我一眼,大概是洞悉了我的内心,淡淡的抿了下唇:“不说了,都过去了。既然你对精神病院这事避而不答,我也不会再问。”

    我说不上来这刻的感觉,反正觉得我在傅言殇面前就是个拙劣的骗子,比起他的坦荡,我简直虚伪得可耻。

    “傅言殇,我”

    傅言殇看了看时间,似乎有事情要忙。“吃完药你好好休息。我去工作。”

    我木讷地点点头,哪怕无数次话已经到了嘴边,终还是说不出口。

    翌日。

    我醒来的时候,傅言殇已经在书房工作了。手机里面有很多未接电话和未读短信,全是沈寒的号码。

    他说他在楼下的咖啡厅等了我一晚,让我立即下去跟他谈谈,否则后果自负。

    我实在想不通还有什么好谈的,就回了个电话过去:“你在开玩笑?堂堂沈寒,会等我一晚?”

    沈寒沉沉地说:“秦歌,我就说傅言殇怎么会看上你呢,原来是林薇捏造虚假检查结果啊。我劝你最好立即下来,不然我就打电话给傅言殇,让他亲自验证你是不是处女。”

    “哦对了,如果你不以为然,让我一等再等的话,林薇捏造检查结果这事,很快就会传遍业内,你说,到时候哪间医院愿意要她?”

    我一阵愤怒和心慌,像是被人捏住了要害一样,风风火火地走出去。

    走到书房门口时,傅言殇瞥了我一眼,“出门?”

    我冲他心虚地笑:“下楼买点东西。”

    傅言殇颔首,没说话。

    到了楼下的咖啡厅,我才踏进去一步,就觉得沈寒的面目特别可憎。

    他盯着我,漫长的沉默过后对我说了一句:“让傅言殇撤回入股医院的方案,以后我们就当从没认识过,各自安生,怎么样?”

    我没想到他竟无耻到了这种地步,忍着想刮他耳刮子的冲动说:“你未免高估我了,我没能耐左右傅言殇的决定。”

    沈寒皱着眉,似乎不信:“你没唆使傅言殇入股医院?”

    我无力地扯了扯唇角:“我要是真有那么大的本事,一定会唆使他踢你这个人渣出局!”

    “秦歌,你硬气了啊。”沈寒的眉头皱得更紧,片刻后又舒展了:“也是,傅言殇这个人自负高傲,又怎么可能听你这种女人的唆使。”

    我想我在他心里还是个一无是处、粗俗不堪的女人,连他都看不上我,更别说傅言殇了。

    可昨晚点点滴滴的温暖,又来得那么真切。

    傅言殇傅言殇

    我沉下心,每一寸思绪都在猜他有着一副怎样百转千回的心肠。

    也许是我的闪神让沈寒不满,他挑起眉,突然起身绕到我身后,一把搂住我。

    “我不信你真的爱上傅言殇了,秦歌,你就承认吧,你说对他是真心的,只不过是为了刺激我。而我好像也被刺激到了,离开他,我会试着去爱你。”

    我一个激灵,笑沈寒真是个无情又自以为是的人,忽然很想知道婚姻和爱情在他眼中,究竟有几分重。

    “爱我?那你挚爱的公主秦柔呢?你要跟她离婚?”

    “秦歌”沈寒脸色微变,似乎没想到过去忍声吞气的我,有一天也会变得如此咄咄逼人,一字一句的对我说:“我不会和小柔离婚的。”

    我冷笑着推开他,这个人渣,对秦柔还真是情真意切。

    “沈寒,你说要爱我,又不打算离婚,你在逗我?”

    沈寒抬手松了松领带,有史以来第一次没好意思看我,“你可以做我的情人,除了名分,这一次我什么都愿意尝试着给你。”

    情人吗?

    我盯着沈寒,这个曾经占据了我整颗心的男人,正在用最恶心的言语让我再次觉得自己当初瞎了眼。

    我厌恶他。

    前所未有的厌恶他!

    我笑得有点悲怆,“放着名正言顺的傅太太不做,做你的情人?哈哈哈,沈寒,我不知道你哪来的自信,你有哪点比得上傅言殇?”

    沈寒的脸色无比阴寒,想必他也知道自己和傅言殇没有可比性,但被我这样直白的说出来,心里十分恼火和不爽。

    “你不愿意做我的情人?”他的语气透着几分酸味。
Back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