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都市言情 > 初婚老公,宠太深

第15章 介意我的第一次吗?

    我禁不住浑身一抖,不知道傅言殇有没有听到那些话。

    导购小姐见我面色不对,可能觉得这样问我很唐突,立即抱歉地收了声:“对不起啊秦小姐,一时没忍住问了您的隐私。”

    “没、没事。”我心虚地望向傅言殇。

    他不知何时走到了窗边接听电话,距离有点远,应该没听见导购小姐说的那番话。

    我悬着的心稍稍落了下来,想想只是形婚而已,我和傅言殇又不可能发生关系,我是不是处女,也许对他来说,根本无所谓。

    这么想着,我再一次压下消了坦白的念头,决定见一步走一步。

    怔神间,傅言殇已经挂了电话走到我旁边。

    “伴娘是上次和你一起耍酒疯那女孩么?”

    这问题把我问得好一会没反应过来,原以为婚礼只是走走形式而已,没想到他会问我伴娘是谁。

    “是她吧,我这就打电话跟她说”

    傅言殇“嗯”了一声,说道:“伴郎是我好朋友,婚礼后介绍你们认识。”

    介绍他的朋友给我认识?

    我被他认真的表情撼了一下,鬼使神差地拨通了林薇的电话,竟然隐隐有点说不出的激动和欣喜。

    出了商城。

    我和傅言殇无声地走在去停车场的路上。

    我忍不住好几次偷偷看他,有时候我也想不明白,为什么他总是能让我感动得一塌糊涂。照理说,经历过刻骨铭心的伤害,我应该很排斥男人才对,可面对他,我却可以自然平和的相处。

    “秦歌。”傅言殇突然喊了我一声。

    我吓了一跳,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刚才你喊你朋友什么?林薇?”

    我冷不防一颤,猛地想起了婚检单上林薇的签名,“是、是的。”

    傅言殇拉开车门,似乎也没察觉到我的慌张,随口问道:“你的婚检是她做的?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他皱了皱眉,每一个字都说得特别严肃:“如果不是那天你的反应太生涩,说不定我会怀疑婚检单的真实性。”

    我心惊肉跳,觉得隐瞒不下去了:“傅言殇,其实”

    “我信你。你和林薇没有欺骗我的动机。”

    他的语速明显慢了下来,从裤兜里掏出戒指,牢牢地套在我的无名指上:“婚姻该有的东西,我不会少你。”

    挺直白的话语,却让我听得心乱如麻!

    “傅言殇,如果我欺骗了你,你会怎么做?”

    他似笑非笑地看着我说:“捏死你。我说过,最痛恨欺骗和背叛,所以,别欺骗我。”

    我亲眼看见傅言殇的瞳仁里掠过一抹寒意,语气可以是半真半假的,但眼神骗不了人,短短几秒,我仿佛彻底摸清了他的忌讳。

    我咬了咬嘴唇,一股突如其来的恐惧蔓延开来,连说话也变得结巴起来:“可、可是你之前也说了,婚姻和合作没分别,我们不是真的结婚,至于这么严重吗?”

    “只要是欺骗和背叛,就不可原谅。”

    我忽然没了和傅言殇对视的勇气,虽说他的语气算不上凌厉,可我听出来了,他就是那种说到做到的人,要是知道了真相,绝对会要我和林薇好看。

    之后傅言殇启动车子,快开到小区门口的时候,突然对我说了一句:“生日快乐。”

    我愣愣地看着他,“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。”

    我张了张嘴,怕他觉得我很烦,终是没纠缠这个问题。

    恰好这时小区大门口的灯光照了过来,淡淡的光影迷蒙了傅言殇的轮廓,我看不真切此时此刻他的表情,仿佛刚才他什么也没说,是我出现了幻听。

    翌日。

    我换上婚纱,和林薇抱在一起哭哭又笑笑。

    “小歌,一定要幸福,受不了的幸福!”

    林薇激动得直掉眼泪,她知道我做梦都想拥有一个婚礼,可惜当初沈寒不屑于给我,没想到现在总算是如愿以偿了。

    我重重地点点头,这是我第一次穿婚纱,第一次被人温柔牵着坐进婚车。所有苦不堪言的过往,似乎都在傅言殇淡淡的声线里烟消云散。

    他说:“不错,很好看。”

    我心如鹿撞,这一刻浓烈入骨的暧昧让我恍神,甚至开始怀疑这仅仅只是形婚吗?

    婚车在市郊一间别致的教堂外停下。

    我和傅言殇十指紧扣,一步步走完数百米长的红地毯。

    神父庄严地念出誓词,问到傅言殇时,他看着我的眼睛,一字一顿道:“我愿意。”

    我不知道在场观礼的宾客有没有傅言殇的家人,台下掌声寥寥,除了林薇和伴郎,就真的没几个人鼓掌祝贺了。

    大概,全世界都觉得我配不上傅言殇吧。

    我挺直了脊梁骨,努力靠近与他匹配的样子,正要说出“我愿意”三个字之际,沈寒竟然拍着巴掌走进教堂,阴阳怪气地盯着我笑。

    我咯噔一下,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,重心不稳的连退两步。

    傅言殇可能感觉到我在害怕,用力握了握我的手,像是对我说,别怕,我在。

    我眼睁睁看着沈寒一步步走近,忍不住低吼:“你来做什么!”

    沈寒冷笑,根本不理我,径直在傅言殇面前站定:“傅言殇,秦歌结过婚,你知道么?娶一个离异过的女人,真不知道你心里是怎么想的。”

    一个离异过的女人离异过的女人

    我感到流过心脉的热血瞬间冻住,残破不堪的往事被沈寒当众揭开,若不是傅言殇紧紧握着我的手,我这一刻恐怕早已情绪失控。

    傅言殇没说话,盯着沈寒看了几秒,表情淡淡的,没有任何异样。

    可我感觉得到,他握着我的力道在逐渐加重,就像暴风雨前的平静一样!

    沈寒大概没想到傅言殇还能这样不动声色,拧着眉毛说:“你不打算取消婚礼?”

    傅言殇冷笑了两声反问道:“我为什么要取消婚礼,嗯?”

    沈寒一怔,像个跳梁小丑一样杵着,无话可说。

    “滚。”

    傅言殇终是发了狠,脖子上的经络爆了出来,可竟然没松开我的手。

    一直都没松开。

    盛世婚礼,草草收场。

    我不知道傅言殇是怎么拉着我离开教堂回家的,一路上,我已经没有了思考能力,满心满脑都是他极力压抑怒火的样子。

    他点了烟,靠在门口一支又一支地抽着,不知过了多久,反正天色完全暗下来的一刹那,他突然恶狠狠地拧灭了烟,猛地将我压在床上。

    我条件反射般推开他,傅言殇却抢先一步扣住我的胳膊,将我完全禁锢在身下!

    “说,你还有没有第一次?”
Back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