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都市言情 > 初婚老公,宠太深

第18章 碰到了敏感点

    傅言殇的嗓音又沉又冷。

    即便他的话语戛然而止,由始至终都没有指责我,我却觉得在他面前,我就是一个漏洞百出的骗子!

    “傅言殇。”我低低地喊了一声,实在连道歉和辩解的勇气也没有,硬着头皮问:“你一定觉得我是个毫无廉耻之心的女人吧?”

    他敛回目光,沉默片刻才说:“我怎么觉得是我的事,你喜欢被谁碰是你的事。”

    干脆利落的一句话,彻底颠覆了之前所有温暖的记忆,将彼此间的关系撇得干干净净。

    我抿着嘴唇没说话,长这么大,我还是第一次感到这么羞愧难堪,这种感觉真是难受得要命!

    之后我们谁都没说话。

    到了秦家门口,傅言殇还没熄火下车,我就看见秦柔和我沈寒在门边拉扯。

    秦柔哭着不肯踏进秦家,沈寒温声细语地安抚着。

    秦柔越是哭泣挣扎,沈寒的言行举止就越是温柔如果不是之前这个人渣对我各种纠缠,我真要认定他爱秦柔入骨了!

    “小柔,就算你不是爸的亲生骨肉,可毕竟这么多年的相处,爸肯定还认你这个女儿的。”沈寒温柔地说着。

    秦柔早已哭成了泪人,梨花带雨的模样简直可怜无助极了:“爸已经安排律师改遗嘱,他不认我了!我什么都没有了,没有了”

    沈寒一听,脸上掠过一丝失望,但很快又用深情款款的眼神掩盖了。

    “傻丫头,你怎么会什么也没有呢?你还有我。走,我们一起进去看看爸是什么态度,也许事情没你想的那么糟糕。”

    秦柔搂紧沈寒,哭红的双眼特别勾人:“老公,你对我真好。”

    “那当然。小柔,我爱你。”沈寒微微偏了下头,终究是看到傅言殇的车子了,神色一下子变得很难看。

    傅言殇并没立即推开车门下车,而是动作缓慢地点了支烟,问我:“秦歌,你怎么一声不吭?”

    我想我真的是个很不擅长隐藏情绪的人,要不然为什么总是无法维持平静呢?

    一次又一次,不管是沈寒还是傅言殇,都能轻易左右我的喜怒哀乐。

    “那你觉得我该怎么做?”我定定地看着傅言殇。

    他的表情那么冷那么淡,以至于我连多看一秒,都觉得心酸。

    这个男人曾经对我那么好、那么关怀备至,可现在,好像根本不会顾虑我的感受了。

    欺骗就真的不可被原谅?

    那如果我不想继续这种日子了呢?

    傅言殇没回答,反而盯着我说:“别想着和沈寒旧情复燃。敢让我丢尽颜面,就不可能会有全身而退这种事!”

    “我从来没想过和沈寒旧情复燃。”

    “有也好,没有也罢,我不关心。”傅言殇弹了弹烟灰,直到最后一点火星燃尽,才甩给我一句:“在我找到更适合的结婚对象之前,检点些。觊觎妹夫有意思?”

    我的心如坠冰窖。

    原来,在傅言殇看来,就是一个觊觎妹夫的女人吗?

    他说我什么我都可以忍受,但是,说我觊觎妹夫,就是碰到了我最不能触及的敏感点!

    我没办法在这种情况下还咬牙死忍,冷冷地说:“欺骗你是我不对,可是傅言殇,你了解事情的始终吗?如你知道被自己枕边人当作活体血库,是什么滋味吗!”
Back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