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都市言情 > 初婚老公,宠太深

第20章 老公特别性感

    可说实话,其实我也挺想知道答案的。

    傅言殇唇角一勾,像在笑我奢望太多,又像在笑沈寒拙劣的演技,长臂不动声色的一收,带着我走到沙发边,坐下。

    “岳父。”

    他的语气疏离又客气,哪怕没给我父亲一个眼神,也足以将沈寒彻底比了下去!

    父亲一怔,膝盖明显抖动了一下,似乎有点受宠若惊,原本已经转移到秦柔脸上的视线立即撇了回来。

    “啊?傅少,我、我在。”

    傅言殇交叠起双腿,说话时那种浑然天成的王者气势特别性感:“我和小歌等会还有事,不会待太久。”

    言下之意就是他没空听沈寒他们和我父亲磨叽。

    父亲一听这话,诶诶诶的连应几声,扭头让秦柔和沈寒去书房等着。

    沈寒阴沉沉地瞪了我和傅言殇一眼。

    他是个很以自我为中心的人,他最不能忍受的,就是被人不放在眼里,现在我父亲这样说,无异在狠狠地打他的脸。

    “秦歌,不错啊,高攀上傅言殇,就是不一样,飞上枝头变凤凰了。”

    沈寒的语气酸得不像话,眼底甚至划过一丝妒忌的情绪。

    人性就是这样的奇怪,轻易得到的东西往往觉得很廉价、不屑于去珍惜。可一旦彻底失去,或多或少又会感到不甘心,毕竟那东西曾经完全属于过自己。

    我挑挑眉,冲他灿烂地笑:“是啊。是不一样了。多得你当初逼我签字离婚,否则我也不会遇见傅言殇。”

    “秦歌,你!”

    沈寒的表情有点恼羞成怒,可似乎也想不出什么反驳我的说辞,转身走进书房之前,阴阳怪气地说了一句:“别得意得太早,你以为傅言殇娶你是为了什么,不过是让你充当一个无爱的替身罢了!”

    无爱的替身吗?

    我隐隐咽下一口唾沫,第一时间去看傅言殇的反应。

    他正优雅地翻着手机,像是没听到沈寒的话,神情从容得仿佛一切纷扰都与他无关。

    我想了又想,最终还是忍不住低声问他:“我和你喜欢的那个女孩,没有任何相同之处,对吧?”

    傅言殇没有抬眸看我,不用想也知道他觉得我这个问题很可笑。

    “没有相同之处。”他长指一顿,一字一句地说:“你是你,她是她。你们没有任何可比性。”

    我的心没来由地抽了一下。

    讲真,这句话带给我的震撼力还是挺大的,因为我没想到他会回答我,而且还说得这么直白。

    大概在他心里,我连那个女孩的手指尾也不如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。”我故作轻松地回了句,可惜心头的自卑早已泛滥成灾。

    一顿午饭吃得平静又别扭。

    也许是因为傅言殇的存在,父亲不停地给我夹菜,有好几次秦柔眼泪汪汪地想过来搭话,父亲居然理都不理她。

    一夜之间,我好像从最被嫌弃的那个,转变成了最被在乎、疼爱的那个。

    “小歌啊,有空记得多回家。”父亲无比宠溺地看着我,“自家公司一直人手不够,我希望你能来公司上班,毕竟这些产业以后都是你的。”

    我咬了咬筷子头,这样慈爱的语气,上一次听到,是多久之前的事了?是第一次输血给秦柔那天,还是什么时候?久到我都记不清了。

    我木讷地点点头,我没有一颗圣母心,做不到宽容和原谅,又不想当着傅言殇的面和家人撕破脸面,只能违心地笑了笑。

    “但是之前一直是秦柔在公司帮忙,我去的话,那她呢?”
Back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