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都市言情 > 初婚老公,宠太深

第28章 有没有上过床

    傅言殇淡淡的“嗯”了声,连一个字也没有问我。

    我想我在他心里真是个无关痛痒的角色,但有那么一刹那,我竟然不愿去面对这个事实。

    “傅言殇,你入股沈寒的医院,是不是为了报复他?”

    他眉头一挑:“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我压下满心的惊涛骇浪,平静的对他说:“楚玥是因为沈寒用完了阴性血,才导致无血可输,最终一尸两命的。”

    “沈寒都告诉你了?”

    傅言殇眉心一蹙,很简洁干脆的一句话,不带丝毫情绪。

    我很想从他脸上看出点什么,毕竟一尸两命那种恨,绝不可能随着时间流逝而抹平。

    “是的。他都告诉我了,他也是下午查了资料才知道的。”

    傅言殇承认得干脆利落:“对。我是打算报复他。楚玥和我的孩子本来可以活下来的,是他,不同意给楚玥输血。”

    我看着他阴霾密布的双眼,一时之间,竟不知道说什么。

    沈寒当时是爱秦柔心切,可如果还有阴性血的话,他应该会给楚玥用的。毕竟人在他医院,他也不可能希望救不回来。

    是我。

    那天为了我的孩子拒绝输血,最后还跑到林薇家住了几天。

    傅言殇似乎并不清楚其中的缘由,点燃烟吸了几口。

    “我一辈子也忘不了听到楚玥死讯的感受。那时我恰好在外地学术交流,连楚玥最后一面都没见到,那一刻,我觉得整个世界都完了。”

    他突然长长地叹了口气,烟雾随着他的气息扩散,很淡很淡,却不容忽视。片刻后,他看了看墙上的挂钟,不疾不徐地问我:“你要在门口站多久?”

    “傅言殇,对不起。”我轻声说着,再也没有勇气走近他一步。

    傅言殇一瞬不瞬地看着我,过了十几秒,颀长的身躯突然脱离沙发,一步步向我走来。

    “婚检单的事,我考虑下原谅你。我不清楚亲眼目睹自己的孩子被活生生掐死是什么感受,但我似乎能理解你想刺激沈寒的心情。”

    我红了眼睛,“我说的对不起,不是指婚检单那事”

    “那是指什么。”傅言殇性感的薄唇贴在我耳边:“你和沈寒上床了?”

    我一愣。

    他幽暗的眼眸近在咫尺,我几乎可以拆分他每一个细微的眼神变化。

    很冷,却又偏生透着点恼怒的锋芒!

    “我没有是林薇父亲急需动手术,我联系不上你,才去找的他。”

    话刚出口,我便懊恼地咬了咬嘴唇。

    我自问不是个怯懦的女人,可每每在傅言殇的面前,我就是硬气不起来。是对他心中有愧,还是对他抱有不一样的感觉,我也分不清楚。

    “以后就算天大的事,也不准去找他。”

    我真怀疑自己听错了,他的语气很强硬,甚至带着几分命令的味道。可我竟感到心湖一荡,猜想他是不是有那么一点在意我

    “知道了。”我以温顺的应答掩盖满心胡思乱想。

    傅言殇倒也没看出我心如鹿撞,让我去洗澡换身干爽的衣服,然后有事告诉我。
Back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