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都市言情 > 初婚老公,宠太深

第30章 如果怀孕了呢

    我听着林薇咬牙切齿的语气,心不免疼痛起来。

    “小歌,你知道沈寒那个贱男的把柄是什么吗?你先做一下心理建设,我告诉你。”

    林薇见我不说话,便知道我想安慰她,可又不知说什么才好,稳了稳情绪,说道:“据我所知,他一直从事非法器官交易!而且还是从患者身上活生生取走器官!”

    我浑身一抖,委实吃了一惊。

    在我看来,沈寒虽然连畜生也不如,可他毕竟是从医的,怎么可能做出非法买卖器官这种勾当?

    林薇知道我难以置信,又说:“小歌,我知道口说无凭,可我一时之间也拿不出证据。”

    “反正他办公室电脑里有加密记录,之前我误打误撞看了一眼。”

    我咯噔一下,和沈寒新婚那会,我曾去过一次他的办公室。

    当时他好像在输入人体器官的详细资料,见我突然来到他面前,立即关了电脑不说,还冲我发了很大的火!

    现在想想,难道那时他发火,并不完全是讨厌我踏进他工作的地方,而是因为做贼心虚?

    我只感到脊梁骨沁出了一层细密的冷汗。

    哪怕沈寒在我心里已经和心狠手辣四个字划上等号,但医者父母心,我一直以为他的狠心无情只是对我和我的孩子,没想到他对其他人也是这样。

    “明天上班,我去他办公室看看。”我说。

    林薇阻止道:“别。等我办完我爸的后事回去上班再行动。你一个人去他办公室,我不放心,何况就算开了电脑,也没办法打开他的加密文件夹。”

    确实。

    沈寒连他手机的解锁密码都没告诉过我,更别说这种重要的密码了。

    这时候傅言殇敲了敲门,示意我出去。

    我不知道他有没有听见我和林薇的对话,总之外面挺吵的,像是有人来了。

    林薇似乎也没了继续说话的心情,叮嘱我不要轻举妄动后便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我放下手机走出去。

    不等我走到客厅,傅言殇的声音就传了过来:“伯父伯母,你们把这当成自己家就行。”

    我愣了下,恍然明白了刚才傅言殇要我去洗澡换身干爽衣服的用意。

    原来,楚玥父母今晚就搬进来。

    他们坐在沙发上,和傅言殇有说有笑,就像一家人似的。

    我心中的忐忑开始剧烈翻涌,觉得自己就像个突兀的闯入者一样尴尬着。

    傅言殇大概是察觉到我的尴尬,迈步走到我身边,执起我的手。

    “伯父伯母,这是我的新婚妻子,秦歌。”

    我的新婚妻子,秦歌?

    他低沉的嗓音如同魔咒般穿透我的灵魂,荡得我心头一颤。

    我下意识地望向傅言殇,隐隐怀疑这个男人是真的打算和我过一生。

    “傅言殇,在楚玥父母面前,你这么做合适吗?”我用微不可闻的声音问他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不合适。婚礼已经办了,没必要遮遮掩掩。”

    傅言殇薄唇轻勾,大大方方地拉着我走到楚玥父母跟前。

    二老的衣着很朴素,和善地冲我笑:“秦小姐,我们家小玥命薄,没福气跟言殇白头到老。如今看到言殇成家了,我们就放心了。”

    我有点受宠若惊。

    很久没被人这样客气的对待过了,哪怕是我自认为相处得还不错的前任公婆,也没这么温声细语的和我说过话。

    “伯父伯母,你们好。”

    我无法直视他们双鬓的白发,说到底,我和沈寒都是间接导致他们女儿不救亡的凶手!

    二老倒是没看出我的不自在,一直念叨着过来住会打搅我和傅言殇,最后还说最多住两天就走。

    我默默地听着他们和傅言殇扯家常,这才知道楚玥父母都是老师,一辈子兢兢业业教书育人,就楚玥一个孩子。

    原以为女儿能嫁个好夫婿的,没想到傅言殇父亲激烈反对,甚至约了楚玥谈话,大概是说了什么难听的话,楚玥在心神恍惚的情况下出来车祸

    翌日。

    我洗漱完走进厨房,准备煮早餐,却发现傅言殇已经在和面了。

    楚玥母亲站在他旁边打下手,问他:“言殇啊,你是真的喜欢秦小姐?”

    “不是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和她结婚,是为了报复你爸?我可听说,秦小姐不但结过婚,生过孩子,还待过精神病院”楚玥母亲叹了口气:“事情都过去那么久了,我想小玥在天有灵的话,也不希望你活在仇恨之中。”

    傅言殇皱着眉,没说话。

    楚玥母亲拍了拍他的肩膀,“我知道你对小玥痴心一片,但怎么说呢,不是我嘴碎,婚姻是一辈子的事。你至少也应该找个清清白白的姑娘吧。秦小姐毕竟是有前夫的,将来要是有了孩子,指不定是谁的。”

    我一听,像是被人狠狠扇了一个耳光,又疼又难受。

    昨晚的和善都是假的吗?在我面前客客气气,背地里却鄙视我的过往吗?

    傅言殇和面的动作一顿,声音淡得听不出喜怒哀乐:“伯母,我和秦歌都没想过要孩子。”

    楚玥母亲点点头,扭头拿调味料的时候看见了我,但她好像装作没看见,继续对傅言殇说:“那要是将来秦小姐怀孕了,你会让她把孩子生下来吗?”

    傅言殇修长的手指完全停住,一字一句道:“不会。”

    “哎,既然这样,秦小姐还是别怀孕的好,免得最后要打掉。”楚玥母亲说。

    我僵在门口的身子开始颤抖,终究没忍住,逼着自己扯出一个灿烂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伯母,为人师表,你这样表面一套背后一套不太好吧?故意说这些话给我听,有意思?”

    楚玥母亲张大嘴巴,特别不好意思地看着我。

    “秦、秦小姐,背后讨论你是我不对。我不是故意说你什么,我不知道你在门口以前我和言殇都是这样,,有什么说什么,你别往心里去。”

    所以,她在暗示我连生气的资格都没有?

    我闭上眼睛又睁开,视线定格在傅言殇的脸上:“我就想告诉你一句,我不可能怀你的孩子,你没必要担心这个问题。”

    傅言殇眉心一拧,幽寒的眸子沉了又沉,“你再说一次。”
Back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