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都市言情 > 初婚老公,宠太深

第34章 用最残暴的方式对我

    我感到自己的身体在颤抖。

    有那么一瞬间,我甚至怀疑傅言殇会用最残暴的方式撕碎我!

    因为此刻他的眼神那么冷冽狠戾,仿佛我在他的心中,就是一个十恶不赦又罪该万死的女人!

    “沈寒说的,都是事实。”

    我颓败地垂下头,说不出为什么,一看到傅言殇阴沉的表情,我的心就会一下紧接着一下撕扯生痛。

    随之久久的,傅言殇抿着唇,没有再说一个字。

    但我能感觉到他汹涌的怒意和憎恨!

    “那时我以为沈寒让我抽血是给秦柔,我不知道是楚玥”

    我受不了这种令人窒息的沉默,低低地说着。

    傅言殇直勾勾地盯着我,“所以,你想说这是个意外?”

    “确实是意外。”

    我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底气,只知道自己不想成为他厌恶憎恨的那一个,忍不住补充道:“没有人会故意见死不救。”

    傅言殇冷笑了下,像是听到了什么了不得的说辞,手指松开了又紧握成拳,来来去去好几次后,终是将滔天的怒火都揉进了指间,抡拳砸在办公桌上。

    “你没错,一点错也没有!”

    我知道他嘴上这么说,心里却肯定不是这样想的,也不知道还可以说什么,只好选择沉默。

    傅言殇见我一声不吭,压制的怒意似乎一下子涌到巅峰,大手猛地掐住我的脖子!

    我没有反抗,比起死亡,我更害怕这个男人恨我入骨,在给过我温暖之后,又活生生的折磨我

    我无法承受这种冰火两重天的感觉,尤其这个人,是曾经对我体贴入微的傅言殇。

    也是我一心求死的样子太下贱,傅言殇的眉头越蹙越紧,在我快要喘不过气的时候,突然恶狠狠地甩开了我。

    他没有看我,可能是觉得多看我一眼都恶心,开门走出去的同时,扔给我最后一句:“我不想再见到你。”

    我看着傅言殇一步步走出我的视线,明明很想问他这句话是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可我却迈不动一步,我差点忘了,我连质问他的资格都没有。

    整整一个上午,我都处于浑浑噩噩的状态中。

    沈寒伤得不轻,除了皮外伤还有好几处骨折,直接住院接受治疗。

    秦柔和我的前任婆婆江玉很快赶了过来,站在标本室门口骂我是个朝三暮四的贱人,都和傅言殇结婚了,还要来医院工作、缠着沈寒不放!

    我看着前任婆婆刻薄的嘴脸,心头一阵悲凉。

    在她看来,儿媳妇就是个外人,哪怕曾经我尽心尽力伺候过她,接近两个月没见,她对我说的第一句话,竟然只有一句“朝三暮四的贱人”!

    沈寒这次倒是下了狠心甩掉秦柔,一瘸一拐地走过来,侧身护住我。

    “不关秦歌的事,是我受不了她和傅言殇在一起。她来医院工作,也是我的意思。”

    秦柔和江玉同时一愣。

    以前沈寒有多不待见我,她们可是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秦柔先反应过来,一把抓紧沈寒的手。

    “受不了她和傅言殇在一起?沈寒,你说过,你爱的人是我,你说过会爱我一辈子的,现在你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沈寒皱了皱眉,没好意思看秦柔。

    “小柔,过去我做了太多对不起秦歌的事,她为我怀孕生子,却被我伤得那么深。现在我想好好的弥补她,你懂我的意思吗?”
Back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