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都市言情 > 初婚老公,宠太深

第62章 换种不疼的方式

    我只觉得心房狠狠一颤。

    他在问我什么?

    “傅言殇,我”我咬了咬嘴唇,内心的最深处好像被他蛊惑了一样,张了张嘴,却硬是说不出不是两个字。

    “你什么?”傅言殇抱得我更紧,语气也逐个字逐个字低沉下去“秦歌,你是不是爱上我了?”

    他很少有一句话重复两次的时候,而现在,却再次问了我。

    我被他看得头皮发麻,思维和言语好像一下子都失控,颤声道:“我爱”

    “千万别说你爱上我了。”他冷冷地打断了我的话,手臂一松,毫无预兆的松开了我。“除了楚玥,我不会爱任何女人。”

    除了楚玥,他不会爱任何女人

    那一句我老婆原来是说过就算,根本不走心的吗?

    我狂跳不止的心,好像被一盆凉水淋得透彻,明明上一秒快要不由自主地说爱了,这一瞬自尊和理智却让我扯出一个微笑。

    一个轻浮又放浪不羁的微笑。

    “我爱上你?怎么可能。”

    我理了下凌乱的衣服,哪怕心里已经难受得想哭,脸上仍然维持着笑意。

    “从一开始,我就知道我们不可能,形婚而已,我又是傻子,怎么可能动了心?”

    傅言殇看着我拙劣的表演,我不信他看不出来我在逞强,可他在看了很久之后,只是点点头,说道:“你清楚就好。”

    我没再看他,端起餐桌上的炸酱面,“我煮不出楚玥的味道,还是倒掉吧。”

    他颔首,径直进来厨房淘米洗菜。

    我想他一定是经常来厉靳寒这里,餐具放在什么位置,他都能精准地找到。

    过了十分钟左右,精致的四菜一汤便已经整整齐齐的摆放好。

    “吃饭。吃完送你回秦家。”傅言殇拉开椅子坐下,将饭菜推到我面前时,补充了一句:“楚玥父亲的病情突然恶化,怕是撑不到下个月了,等过了这阵,再接你回家。”

    我没有表态,默默低头吃饭。

    这一顿饭,吃得很平静疏离,仿佛刚才那些拥吻不曾发生过。

    我起身收拾碗筷,他坐在沙发上翻手机,直到我拧开水龙头准备洗碗了,他才迈步走过来:“割脉自杀的伤口好了?”

    我皱了皱眉,“我再说一次,我没割脉自杀!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。”傅言殇直接将我推到一边,“下次再想自杀,建议你换个方式。割脉,不痛?”

    “傅言殇,我最后说一次,我没割脉自杀!!!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。”他淡淡的回了一句,可眉目之间却仍然是秦歌,敢做不敢认,你就这点出息?的神态。

    我简直想吐血。

    可想想,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,我在这个男人面前,竟然敢笑敢哭敢吼他,这种肆意的真性情,我对其他男人可以说从未有过。

    回到秦家。

    我刚踏进门口,就看见秦柔抱着我父亲痛哭,而她那个据说偷人成性的妈,正披头散发地跪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过去吧。”傅言殇见我一动不动,提醒道。
Back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