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都市言情 > 初婚老公,宠太深

第69章 我不是贱女人

    我禁不住抖了一下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他倒是表现得挺男人的。

    要不是早就看透了他的虚情假意,我真会以为他浪子回头了。

    傅言殇理都没理沈寒,一瞬不瞬地看着我,问道:“答应过我的事,你忘了?”

    “我没忘!我没想过见沈寒”我咬了咬嘴唇,蓦地抬头对上傅言殇的视线,终究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句:“楚玥是不是还活着?”

    傅言殇瞳仁一冷:“秦歌,沈寒说什么,你是不是就信什么,嗯?”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。最近你对我,似乎和以前完全不一样了,傅言殇,我害怕”

    “害怕什么,原来我在你眼里,是个阴险毒辣的人?”

    我亲眼看着傅言殇的眉宇间划过一丝失望,仿佛我就个毫无良心、养不熟的白眼狼一样。

    楚玥母亲见我和傅言殇僵持着,哭哭啼啼地说:“言殇,我和秦柔串通捏造冰冻卵子的事,我已经承认是我错了,今天那个长得很像小玥的女孩子,也亲自去你办公室坦白了视频资料的拍摄过程。”

    “可秦小姐为什么要带人我欺负我和小玥他爸?为什么啊?”

    傅言殇薄唇紧抿,片刻后,一把将我从沈寒身后拉到他的胸膛前。

    “人不可能是秦歌带来的。”

    一句话,狠狠地撞击着我的心房,一时之间,我似乎知道了他这几天在忙什么。

    再仔细去看这个男人,我才看见他的双眼布满了血丝,显然这几天根本没睡过一个好觉。

    楚玥母亲大概没想到傅言殇竟然帮着我,悲愤地控诉道:“如果今天他们不来,小玥她爸就不会受到惊吓!”

    “言殇,是你当初说,只爱我们家小玥一人的。可如今,你为了不让她代孕,居然亲自去查冰冻卵子存不存在,现在还要袒护着她吗?”

    楚玥母亲的话,每一句都砸在我心头。

    过去的几天,傅言殇果然在忙这件事。

    可他为什么不告诉我,难道承认一下对我心存仁慈,就这么难说出口?

    傅言殇见我红着眼睛望他,不自在地撇开脸,对沈寒说:“给你个建议,尽快选好墓地。”

    沈寒一怔,脸色彻底沉下去的同时双手抱头。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是这样?竟然是这样?不,不对,一个被我抛弃的女人,你傅言殇怎么可能真心对待呢?不对,这不可能!”

    他看看我,又看看傅言殇,再看看楚玥母亲,突然癫狂地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“不是利用秦歌的子宫,想和她白头到老吗哈哈哈,我不要的女人,怎么能过得比我还要幸福美满!”

    沈寒狂躁地嘶吼,整个人已经陷入了疯疯癫癫的状态。

    这时,急救室上方的灯熄了。

    医生叹了口气:“我们尽力了,没办法,家属节哀顺变吧。”

    楚玥母亲一下子瘫软下去,捶着冷冰冰的地板大哭。

    “一家三口就剩下我一个人,孤零零的活着有什么意思?秦歌,秦歌,都怪你!占据了我女儿的位置,现在又害死我男人,为什么死的人不是你这个贱女人!”
Back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