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都市言情 > 初婚老公,宠太深

第89章 男人最受不了的事

    厉靳寒握着方向盘的手一僵,不敢置信地看着我:“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我重复道:“我说,楚玥没死。”

    他一听,将车子靠边停下,然后点燃烟,似乎想要平复一下情绪。

    “秦歌,你没发烧吧?”

    厉靳寒的声音很低沉,这应该是他第一次在我面前流露出不淡定的表情。

    我知道他难以置信,想想也是,要不是亲眼看见,我也不会相信楚玥做了我父亲的女人,还生了孩子。

    “我没发烧,没胡言乱语。当初的失血过多身亡只是一场戏,她根本不爱傅言殇,在傅言殇因为她的死内疚自责的时候,她其实和我爸在一起!”

    厉靳寒的第一反应就是吞吐出一大口烟雾,等烟雾一缕缕消散,似乎才组织好语言。

    “楚玥跟你爸在一起?她不要傅言殇,选择和一个年纪可以做她爸的人在一起?秦歌,你一定是在逗我玩。”

    我抬起手,指了指自己的脸:“我的表情像是在开玩笑吗?”

    厉靳寒盯着我看了好一会,再也没说话。

    我想他既然是心理咨询师,多多少少也能看出我的话有几分真、几分假,所以一下子竟无言以对了。

    之后久久的,车内一片沉寂。

    我看着他狂躁地抽烟,一口紧接着一口地抽着,感觉就像郁闷到了极点。

    也是,没人会喜欢被人当成傻子耍。

    厉靳寒说过,当初楚玥在急救室抢救的时候,他像疯了似的去找阴性血

    他作为一个旁观者尚且如此生气,那傅言殇呢?

    我看着厉靳寒,在他烦躁地拧灭烟时,问了句:“楚玥和我爸很可能近期就公布婚讯了,纸包不住火,到时候傅言殇会作何反应?”

    厉靳寒叹了口气:“我不知道。傅言殇对楚玥用情至深,我没法想他到时会做出什么行为。”

    “我爸让我先给傅言殇做做心理建设,可我不知道怎么开口。”我说。

    厉靳寒用一种特别严肃的眼神看着我。

    “这事你别主动跟傅言殇说,男人最受不了的,就是心上人红杏出墙,你要是挑明了说,搞不好他会以为你诋毁楚玥,还是让他自己到时候眼见为实比较好。”

    我想想也是,便点点头:“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厉靳寒似乎还有点不放心,重新启动车子之前又叮嘱我:“反正在他面前,能不提楚玥就不提。说白了,现在你是他老婆,楚玥再怎么让他难以忘怀,都是过去式了,我觉得他心里也很清楚这一点。”

    我“嗯”了声,总感觉厉靳寒就像我的主心骨一样,和他说说话,整个人仿佛有个方向和力量。

    回到秦家,时针正好踏正七点。

    我一走进大厅,脸上就挨了重重的一巴掌。

    “秦歌你个贱女人,破坏了我的婚姻不算,现在又唆使爸抛弃我妈!”秦柔愤怒地瞪着我。

    我扫了一眼周围。

    书房门虚掩着,隐约可见温文芳跪在地上哀求父亲。

    而大厅里竖着两只行李箱,应该是父亲跟温文芳提了离婚,要将她们母女扫地出门了。
Back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