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都市言情 > 初婚老公,宠太深

第97章 深深戳痛了我的禁忌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厉靳寒似乎被我的话吓了一大跳。

    “秦歌,告诉我地址,我不放心你!”

    我眼眶一热,说不感动是假的,可我实在不想再接受别人的关心,因为我很清楚自己无法回馈给他什么。

    “不用。没什么好不放心的,那里虽然交通相对落后了点,但治安应该还好。”

    厉靳寒大概感觉到我在拒绝他,倒也没勉强:“那好吧,记得保持手机电量充足,我会随时打电话查岗的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。”

    “到了给我打个电话报平安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厉靳寒那边顿了顿,在我以为他准备挂断通话的时候,特别认真的对我说了一句:“其实你和傅言殇分开几天冷静下也好。秦歌,无论如何,我都会站在你那边,所以不要有什么孤苦无依的感觉。”

    我没想到厉靳寒会这样说,条件反射般说道:“我知道了,有你这个朋友,我很开心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朋友,既然是朋友,互相关心很正常。我去傅言殇家看看他在不在。”

    我听得出他的语气一下子沉了下去,仿佛很不乐意我用‘朋友’二字定义清楚我们之间的关系。

    但我顾虑不了那么多,我只是一个二婚女人,真的没想过三婚。

    哪怕有朝一日真的和傅言殇分开了,也不可能为了慰藉孤单就搭上厉靳寒的幸福。

    这对他不公平。

    车子很快开出了市区。

    司机是父亲的专用司机,当初我刚回秦家的时候对我很和善,并没因为我是私生女而看不起我。

    “小姐,您不告诉姑爷您回老家吗?”他估计觉得我孤零零,忍不住问道:“新姑爷对你关怀备至,要是知道您回老家,肯定会陪您的。”

    关怀备至吗?

    我百感交集:“他没对我关怀备至。”

    司机抬头看了看倒视镜,笑道:“不是我多嘴啊,我去车库取车的时候,发现新姑爷的车停在一边,怕是在车里坐了一整晚,想见您又顾虑您是不是休息了……”

    我一愣,怎么可能?

    昨晚我明明看着傅言殇开车呼啸而去了……

    司机见我闪神,又说:“沈姑爷可从未试过这样呀,就算是对秦柔小姐,也没这样过。一个男人嘴上说的话,其实信七分就够了,最重要的是看实际行动啊。”

    我不知道傅言殇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,索性拿出厉靳寒给我的记事本,翻了翻。

    上面的字数并不多,可关于傅言殇的各种禁忌,倒是罗列得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“一,他狠命抽烟,便是压制怒意的征兆,这时禁忌跟他硬碰硬;二,楚玥的各种,统统是他的禁忌,不要提;三,他很喜欢孩子……”

    我逐字逐句地默念着,念到最后,仿佛知道傅言殇昨晚为何对我这么狠了。

    我碰到了他的禁忌,毫不婉转、硬生生地碰到了他的禁忌!

    可是,他又何尝没有深深戳痛了我的禁忌?

    我痛,他也会痛吗?

    我再次望出车窗外,手机响起的同时,司机突然盯着后视镜惊呼:“小姐,您看!新姑爷的车是不是远远地跟在后面?”
Back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