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都市言情 > 初婚老公,宠太深

第100章 女人最大的作用是这样?

    我看着抖动得越来越厉害的手指。

    满心满脑都是傅言殇的温柔与残酷,他的种种口是心非,还有无论如何也不肯承认的善意

    他确实是个习惯了冷漠的人,不会表达内心的感受,只会不动声色的去做。

    我心乱如麻,想折回去找傅言殇,厉靳寒却在这时打了个电话过来。

    “到了吗?傅言殇好像跟着你回老家了,我联系不上他诶。”

    我心下一抽,实话实说道:“我爸动了他的车,刹车可能会失灵。现在我这边狂风暴雪,他要是”我无法说出最不愿意面对的那几个字。

    厉靳寒怔了好几秒,一贯随性斯文他,这会忍不住低咒一声:“s!秦傲天他妈的败类!”

    我没说话。

    是啊。

    确实是败类。

    父亲怎么对我,我都可以忍而不发,可现在,他竟丧心病狂到对傅言殇下毒手!

    我咬了咬牙,有生以来第一次恨不得跟父亲拼命!

    “秦歌?”厉靳寒像是洞悉了我在想什么,严肃地说道:“你先别着急,傅言殇的应急能力不错的,而且你那边风大雪大,他可能找了个休息区休息呢?我现在立即出发,看看能不能找到他。”

    厉靳寒说完便挂断了通话,我不想他迎着漫天风雪赶过来,第一时间回拨过去,可他似乎料到了我会拒绝,接听电话后沉沉地说:“傅言殇是我朋友,我不可能不管这件事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”

    “没有什么好可是的。要是今天车子被人动了手脚的那个是我,我相信你和傅言殇也会不顾一切去找我。”

    我不知道说什么才好,最后只能红着眼睛说:“路上注意安全,小心开车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秦歌,你是第一个叮嘱我小心开车的女人,怎么办,好感动,我好像越来越对你有感觉了。”厉靳寒顿了好几次才把话说完。

    我不是个高情商的女人,但也能听出他是说认真的,便一字一句道:“我没想过三婚。”

    厉靳寒重重地“嗯”了一声:“我知道了。挂电话吧,等我消息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谢谢你。”我说。

    挂断通话之后很久,我都没见到沈寒这个人渣的身影。

    倒是外婆走过来,一边在围裙上搓手,一边瞪着我说:“小沈在厨房忙活,你这个做媳妇的不去帮忙,干等着吃饭像什么话?”

    我知道外公外婆已经站在沈寒那边,对他的谎言深信不疑了,可他们是我的亲人,我没办法眼睁睁地看着他们信一个人渣,而不信我。

    “外婆,不是这样的!”

    我把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,我以为外婆了解了一切之后,就会不再对我那么冷漠。

    可是,没有。

    外婆的第一反应就是扇了我一个耳光,然后恼火地骂我谎话连篇,沈寒早就和她说过我会这样说了。

    我做梦都没想到我外婆会着了沈寒的魔,忍不住问她:“是不是我说什么,你和外公都不会相信?”

    外婆冷哼一声,目光里头,满是厌恶。

    “你妈害得我在村子里抬不起头来,要是当初她听我的,嫁给了村东老李,就不至于去城里讨生活,陪人睡觉!好吧,后来她被你爸搞大了肚子,我喊她打掉,她又一次不听我的话,还说爱你爸。嫖客哪里会动真感情的?”

    “我去老李家好说歹说,人家宅心仁厚,愿意接纳你妈,可是你妈那个贱骨头,居然在洞房花烛夜又跑了!”

    我鼻子一酸,村东老李家是什么情况?我没回过几次老家也知道,那个有傻叔叔,动不动就拿棍打人。

    外婆居然逼我妈嫁给一个暴躁的傻子吗!?

    “我妈要是嫁给李叔,会幸福吗?跟一个傻子生活,会有幸福吗?!”

    外婆不以为然地嗤了声,“什么幸福不幸福的,女人最大的作用,不就是为夫家生儿育女吗。老李家当年可下了五十块彩礼钱,你妈一跑,人家找上门讨钱不说,还把我儿子的婚事都搅黄了!”

    五十块钱,我舅的婚事这些就是牺牲我妈幸福的理由?

    我忍不住冷笑,对外公外婆真是一点期望也没有了。

    “我妈的终身幸福就值五十块,我呢,沈寒给了你们多少钱?”

    外婆一愣,仿佛没料到我会这样说,黑下脸说:“小沈说了,他给钱是孝敬我们,与你无关”

    我咬牙切齿地重复道:“我说,沈寒给了你们多少钱!?”

    “你”外婆似乎被我狰狞的表情吓到了,竖起五个手指。

    “五万?”

    外婆摇头:“五、五十万。”

    呵。

    五十万,沈寒真是下了血本!

    我盯着外婆,眼也不眨地盯着她,这里再也不是我老家,她和外公,再也不是我的亲人!

    “好自为之吧你们。”

    我推开外婆,迈步走出去。

    外婆怕我一走,到手的五十万又打了水漂,急切地喊道:“小沈,秦歌她要走!”

    沈寒很快走过来拦住我,“想走?不在老家给我生个孩子,你觉得我会允许你走?”

    我瞪着他,心头悲凉,唇瓣却一寸寸上扬,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“别说我现在生不了孩子,就算生,我也会和傅言殇生,而不是跟你这种畜生!”

    沈寒皱着眉,像是觉得我又狠狠践踏了他的自尊,发狠般拧着我的手臂:“可惜啊,你这辈子都别想再见到傅言殇了。他死了,死了!”

    我像疯了似的抬腿踹沈寒,“他不会死的,绝对不会!”

    “秦歌!”沈寒吃痛地闷哼一声,将我拖进房间的同时,迅速扯开皮带,无耻地压在我身上:“清醒些,你休想摆脱我。我是你的第一个男人,也会是最后一个!”

    我用尽全身的力气挣扎,可就在这时,外婆竟然拿着绳子走进来,“小沈,她这样乱抓乱蹬怕是会伤了你,要不捆着吧?睡几次她应该就认命了。”

    我真希望自己出现了幻觉。

    可外婆冷漠的表情刺激着我,我不敢相信她竟会帮着沈寒强我!

    沈寒似乎很赞同外婆的话,和外婆一起将我的双手牢牢绑在床头。
Back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