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都市言情 > 初婚老公,宠太深

第107章 老公最痛的秘密

    我沉浸在无尽的恐惧中,感受着寒意逐寸漫透我的四肢百骸。

    惊天大秘密?

    傅言殇的惊天大秘密,原来真的是这样?!

    舅父似乎没了再说下去的勇气,又叮嘱了我一句一定要离开傅言殇之类的话,便匆匆离开了。

    我看着舅父的身影,明明很想追上去问个清楚,可想想,舅父要是真打算告诉我一切的话,就不会欲言又止了。

    算了,还是直接问傅言殇吧。

    回到室内。

    外公外婆僵坐在餐桌边,像是觉得我和傅言殇的存在逼走了他们儿子,反正脸色很不好看。

    而傅言殇静默地坐在外公外婆对面,绯色薄唇轻轻抿着,感觉也没了舅父露面之前的那种客气、温和。

    “傅言殇。”我走过去,在他面前站定:“你和我外婆家有仇?”

    他摇头,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可我舅为什么那么怕你?”我穷追不舍,只想问个清楚。

    傅言殇没说话,也没看我,仿佛根本不愿意继续这个话题。

    我不死心,既然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,也就没收回去的打算:“到底是怎么回事?我舅虽然没说什么,可我不是傻子,我很确定这里面一定有问题。”

    外婆外公一听,茫然地看看我,又看看傅言殇。

    “我们一辈子安份守己,除了你妈在城里丢人现眼之外,哪干过别的损阴德的事啊!而且我们儿子一直是个老实人,更加不可能惹上什么仇家了”

    外公外婆喋喋不休,说着说着,又开始骂我妈,说我妈害他们在村里抬不起头不算,还连累我舅至今单身,没有姑娘肯嫁给他。

    我一直在忍,小山村最讲究脸面和家底,外婆家的日子过得紧巴巴的,我舅确实很难在村里讨到媳妇。

    傅言殇本来没怎么出声,估计是实在听不下去我外婆外公的叫骂了,长腿一叠,一字一句道:“外公外婆,你们继续,我和小歌就不奉陪了。”

    他的话音还未落下,我便感到腰上一紧,整个人都被他圈在怀里,带着走出去。

    这时,厉靳寒正好走过来,见傅言殇脸色不善,惊讶道:“怎么回事,傅大爷您浑身上下都弥漫着杀气啊!”

    傅言殇的脚步没有停顿,即便身上有伤,可就是连一下都没停顿。

    厉靳寒见他如此,似乎也不好再问下去了,连忙说:“这是要回城的节奏?诶诶诶,那我去把车开到村口,护送你们回去。”

    这次,傅言殇的步伐总算放慢了一拍:“好。”

    我其实并不想这么快回去,但想想,继续留在老家也问不出什么我妈的事,索性什么也没说。

    上了车。

    厉靳寒不知道什么时候折回外公外婆家的,反正把我的行李箱给拎到车尾箱:“秦歌啊,以后能不回来就别回这个地方了,懂么。”

    我知道他肯定是回去帮我拿行李箱的时候听到了外公外婆骂我,“好。我懂了。”

    厉靳寒坐进驾驶座,透过后视镜扫了傅言殇一眼:“你别阴沉着一张脸啊,到底发生什么了?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。”

    傅言殇闭上双眼养神,依然连一个字也不肯说。

    一路上,车内的气氛安静的可怕。

    厉靳寒有好几次想问怎么回事,但一看傅言殇眉目间的狠戾神色,又忍住了。

    下午时分,车子停止傅言殇之前住的公寓楼下。

    “我觉得吧,你们俩还是住这比较好,秦歌别回秦家住了,新房那边楚玥母亲估计打算长住了,还不如直接将房子给她算了。”

    傅言殇颔首:“我正有这个打算。”

    我没说话,讲真,知道了那么多的事,再回秦家,我也不知道应该如何面对父亲。

    原来的公寓虽地段比较远,可毕竟只有我和傅言殇两个人住,没人打搅。

    摆放好行李,回到客厅时,傅言殇已经换上了家居服,坐在落地窗边抽烟。

    “一路上你的心情似乎不太好。”我说。

    傅言殇弹了下烟灰,“心情确实不好。”

    “是跟你妈有关吗?”我承认我按捺不住了,走过去问他:“你是不是有个惊天大秘密?”

    傅言殇皱了皱眉,不答反问:“惊天大秘密?”

    “对。沈寒说,你有个惊天大秘密,和你母亲有关的惊天大秘密。”

    傅言殇一听,吞吐烟雾的频率愈发密集,随之久久的,都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我觉得自己真是个很不懂得察言观色的人啊,总是抓不住他的喜怒哀乐。

    “秦歌。”他突然喊了我一声,“你想知道我妈的事么?”

    我懵了下,实话实说道:“我想知道。如果你愿意告诉我的话。”

    傅言殇看着我,瞳仁里掠过一丝阴冷的情绪,感觉好像陷入了悲恸的回忆之中。

    “我妈是个很传统、很善良的女人,在她看来,丈夫就是她的天。可是直到有一天,她亲眼目睹了丈夫的背叛,他最爱的男人,竟然为了另一个女人,而不惜抛妻弃子。”

    我心口一窒,作为一个女人,没什么比亲眼目睹丈夫爱护另一个女人更残酷、绝望的了!

    “然后呢?”我的声线有点抖,脑海里全是当初沈寒冷血无情的样子。

    傅言殇的眼眶隐隐泛红,“后来?没什么后来。我妈割脉自杀,虽然抢救回来了,可却得了抑郁症。”

    割脉自杀?

    难怪之前他以为我割脉自杀的时候,情绪发生那么大的波动,原来他母亲曾经经历过。

    我无从知晓傅言殇心底的恨意有多浓,想想,一开始他用娶我来刺激他父亲,似乎也情有可原了。

    傅言殇见我闪神,又说:“知道你舅为什么惧怕我么,因为他就是那个引诱我妈自杀的人。他为了撮合自己妹妹和我爸,不惜骚扰我妈,导致我妈彻底崩溃!”

    我大吃一惊,没想到真相竟然是这样,不可置信地摇头。

    “不,不可能,我妈应该只爱我爸一个她怎么可能破坏你妈的家庭这不可能!”

    我不敢想也没法想,甚至已经开始没有勇气去看傅言殇的表情。
Back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