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都市言情 > 初婚老公,宠太深

第115章 不可触碰的敏感点

    傅言殇想了想,没告诉我答案。

    “你在意吗?”

    我追问道。

    他避开我的目光,清冷的声音仿佛来自天边一边缥缈:“我在意。”

    这是相识以来,他第一次在我面前承认心中的感觉。

    我其实没想到傅言殇竟会说在意,愣了几秒后,压住心底蠢蠢欲动的悸动,问他:“带我去见什么人?”

    “带你去见我妈。”

    他语气轻松,表情却一点点冷了下来,仿佛是思考已久才做出这个决定。

    我又是一愣,可也不好多问,毕竟相比于楚玥,他母亲似乎更是他不可触碰的禁忌和敏感点!

    出办公室的时候,保姆正好抱着楚玥的儿子来公司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这孩子特别可爱,粉嘟嘟的小脸嫩滑得让人想亲几口。

    这时,楚玥恰好踏出她的办公室,抱过孩子的瞬间看见了我和傅言殇。

    “天佑,看看你姐姐和姐夫。”她毫不尴尬地笑着,将小小的婴孩抱到傅言殇面前:“如今我很幸福,希望你和秦歌也能幸福美满,早点有个孩子。”

    我不知道傅言殇心里做何感想,换做是我,如果前任这样刺激我,我怕是会忍不住扇前任几个耳光!

    可此刻,他连一丝表情的波动也没有,寡淡的对楚玥说了一句:“如你所愿,我和秦歌一定会幸福美满。”

    楚玥笑着点头,“那就好,看到你幸福,我就安心了。哦对了,我妈继续住在你的房子也不合适,这几天我就喊她搬出去。谢谢你这一年来对我父母的照顾。”

    傅言殇没说话。

    可我看得出来,他一直在隐忍。

    对楚玥一而再、而再三的隐忍!

    楚玥似乎也感觉到了傅言殇的不悦,倒是没有纠缠下去,笑呵呵地抱着孩子回办公室了。

    “你还好吧?”我无声地叹了口气,这种爱而不得,恨又不忍的感觉,我也体会过。

    傅言殇一瞬不瞬地看着我,看了好一会才说:“我很好。”

    我知道他死鸭子嘴硬,索性顺着他的感受,特别认真地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没事。失去一个不爱你的人,没什么可惜的。你那么优秀,将来一定会遇到更值得你去爱的女人。”

    傅言殇眉目一扬,像是很乐意听我这样赞他,“既然你觉得我优秀,为什么不抓住我?”

    “我”我心头一颤,片刻后摇摇头,实话实说道:“我抓不住。而且是你说的,我们已经过了耳听爱情的年龄。”

    傅言殇薄唇一抿,没说话,但瞳仁逐渐沉了下去,完全没了刚才面对楚玥时的那种漠然、冷清。

    他在生气?生我的气?

    我盯着他,可看了几秒,也不看透他为什么莫名其妙的黑下脸。

    上车后。

    傅言殇再也没和我说一句话。

    我低头翻手机,其实也不知道自己想看什么,只是觉得有点事做着,即便车内一片沉默,彼此也不会觉得太不自在。

    二十分钟后。

    车子在临近市郊的医院门口停下。

    傅言殇没有立即熄火下车,身子往后一倾,靠着座椅点燃烟。

    周围很静,很少有医护人员或者患者家属出入。

    我抬眸望出去,刚和沈寒结婚的时候,我记得他跟江玉提及过这间医院,说是里面没几个科室,不对外接诊之类的

    傅言殇见我恍惚,一字一句道:“这间私立医院是我妈的心血。”

    我没想到傅言殇的母亲竟然也是从医的,一下子也不知道如何接话,只能看着他,静待他说下去。

    “我妈是个充满热忱的人,她一手创建的医院曾经救治过无数患者,可如今,这里似乎成为了她最后的归宿。”

    我似乎一下子看到了傅言殇满心的悲凉。

    也许,他没有立即下车,并不是因为时间还早,而是他不愿意面对这种凄楚的场景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。”我用微不可闻的声音说着,明知道道歉没用,却还是说了。

    傅言殇眼眸一眯,“是你舅父对不起我妈,不是你,你没必要替他道歉。”

    我张了张嘴,终是没再说话,事实上,在这种肃杀的环境中,任何语言都显得苍白脆弱。

    一支烟燃到尽头,傅言殇长指一扬,熄火下车。

    踏进医院。

    他带着我穿过走廊,直接来到一间有独立小花园的病房外。

    值班的护士见了我们,连忙迎上前,说道:“傅少,这几天您妈妈的情况不太稳定,自从上周您父亲来陪护她之后,她的意识就开始出现复苏征兆。”

    “我爸说了什么?”傅言殇牵着我走进去,然后对护士介绍我:“这是我太太,秦歌。”

    “您爸说了很多您小时候的事,还说了离婚之后他一直很后悔。”护士说完,艳羡地看着我,“傅太太您好。傅少以前都是独自来看他母亲的,这次可算是破例了。”

    我下意识地看了看傅言殇,他居然没有带过楚玥来?

    傅言殇似乎感觉到了我的眼神,淡淡地说:“没和楚玥来过这里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我忍不住问。

    “每次说好了来看我妈,不是我临时出诊,就是她突然有事。可能这就是有缘无份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呢?”我想都没想就问了出口,可话刚出口,我又后悔了,不明白自己为什么非要和楚玥做比较。

    傅言殇笑了下,“我答应过我妈,将来结了婚,一定会让她听听她儿媳妇的声音。”

    护士听到这里,也笑道:“傅太太,是这样的,傅少的母亲对声音特别敏感。虽然不确定声音能否唤醒她的意识,但尝试一下也没有坏处。去年傅少就对他母亲承诺过,只要结婚了,就一定让儿媳妇过来陪她说说话。”

    我一下子有点窘迫,我的声音很像我妈,特别的大众化,怕是也没什么作用。

    但既然来了,不管有没有用,都尝试一下吧。

    我回想了一下以前在沈家和江玉的日常对话,轻声道:“妈,今天天气很好,我们出去走走吧?”

    傅言殇的母亲皱了皱眉,虽然只是很细微的一下,但很明显,我的声音对她产生了刺激!
Back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