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都市言情 > 初婚老公,宠太深

第116章 今晚想和你生孩子

    我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。

    再看傅言殇,他似乎没想到,握着我的手力道一紧。

    “要不我再试试?”

    我既忐忑又激动。

    满心满脑都在想,如果傅言殇的母亲能够恢复意识,那我舅父当年犯下的罪孽,是不是就有机会被原谅?

    傅言殇摇摇头,说道:“等医生过来检查一下再看情况。”

    我当然没意见,趁着护士去喊医生过来的空档,打量傅言殇的母亲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她慈眉善目,感觉就是个很善良的女人。

    即便双目紧闭,可一眼望过去,仍然给我一种很柔和的感觉。

    很快,医生就过来了,仔细检查之后对傅言说:“傅少,您母亲暂时还没有恢复意识的可能。但是,可以让您太太隔天过来跟她说说话,根据刚才的情况来看,您太太的声音,是能够强烈刺激她的感知的。”

    傅言殇没有立即表态,像是在征询我愿不愿意。

    “我每天傍晚过来吧。”

    我第一次这么主动地说着,一是为了替舅父赎罪,二是觉得自己总算有能力为傅言殇做一点事,而不是一直处于受他照顾、忍他欺负的状态。

    傅言殇和医生同时一怔,“每天过来?”

    我点点头,“下班后直接从公司过来,挺方便的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能每天过来,那当然是最好不过了。”医生说道。

    傅言殇抿着唇,在医生和护士离开后,才问我:“你是打算替你舅父赎罪?”

    “是的。大部分原因是这样,可还有一小部分原因,是我为你做点事。”我说得很坦诚。

    傅言殇的眉头狠狠蹙了一下,在我以为他觉得我自以为是的时候,他向来幽冷的瞳仁却掠过一缕微妙的情绪,好像被我的话撼动了心房似的。

    “我和你一起过来,每天。”

    他咬重了每天这两个字。

    我没有拒绝的理由,毕竟母子连心,而且我看得出来,傅言殇和他母亲的感情很好。

    离开医院的时候,傅言殇父亲刚好推开车门,走出来。

    他直勾勾地盯着我看,可能是现在的我已经和初次见面时很不一样,他使劲揉了揉眼睛,然后继续盯着我看。

    “你是傅言殇娶的那个疯女人!?”

    我实在不知道如何回答,没人喜欢承认自己是疯子,我也不例外。

    傅言殇理都没理他父亲,直接拉开车门,示意我上车。

    可我还没跨进副驾驶座,手臂就被他父亲一把拽住了:“你、你和赵婉是什么关系?啊?”

    什么关系?

    赵婉是我妈。

    我皱了皱眉,试图抽回手。

    但他拽得很用力,额头上的青筋一跳一跳,似乎恨不得撕碎我!

    傅言殇见我这样被他爸拧着,拍开那只手的同时说了一句:“滚。”

    “滚?傅言殇,我是你老子,你他妈的喊我滚?!”他父亲瞪着我,癫狂地吼道:“这女人是不是赵婉的女儿?”

    傅言殇冷笑一声,“赵婉赵婉,这么多年了,一提及这个女人,你还是这样禽兽不如。”

    “我禽兽不如是我的事,我追求我喜欢的女人,又不是杀人放火,我有什么错!”

    傅言殇父亲恼火地跺了一下脚,这会倒是敛回了目光,没有再看我。

    傅言殇唇角的那抹笑意越来越冷,“既然你没错,又来这里做什么?哦,这间医院的位置正好在你公司的规划上,我妈不醒过来签字授权,你就没办法拆迁医院,改建商业区。”

    “你混账的东西!老子的事哪轮到你来指手画脚!”

    傅言殇挑挑眉,“是轮不到我来指手画脚,可医院在我名下,你觉得我会让你拆掉我妈的心血么?”

    “在你名下?艹!那个贱女人居然背着我,将医院转到你名下了!?”

    傅言殇拉着我上车,仿佛对他父亲粗暴恶劣的一面,已经见怪不怪。

    车子开了很久,他的脸色还是很阴沉。

    “我爸和你爸,差不多吧?”傅言殇侧脸看了我一眼,“每次看见你爸折腾你,我竟然有点感同身受,可笑吗?”

    我很清楚那种对至亲失望透顶的滋味,有那么几秒,突然觉得傅言殇也不是刀枪不入的。

    “你爸比我爸好多了。”我是个嘴笨的人,不太会戳漂亮的话来安慰人,只能说出我内心的感觉:“至少你爸爸没有希望你死,所以傅言殇,你比我幸运多了。”

    傅言殇一怔,似笑非笑道:“秦歌,你是在和我比惨,嗯?”

    “哪有可比性,你知道吗,生孩子那晚,沈寒在活生生掐死我的孩子之后告诉我,我爸就在楼下、我爸比他更希望我死所以说,你比我幸运很多。”

    傅言殇搭在方向盘上的手一握,一字一句道:“以后不会有人敢再对你这样。”

    “当然不会历史重演,我没有生育能力了,怎么可能再生个孩子出来被人掐死。”我笑得惨兮兮的,想了想,又说:“生不出也好,我再也不想经历一次分娩的痛楚了。”

    傅言殇没说话。

    我实在不想他觉得我可悲又可怜,一咬牙,无所谓地笑笑:“我知道你很喜欢孩子,肯定不能会和一个没有生育能力的女人干一辈子的,所以我有自知之明,不会对你动感情。”

    傅言殇一听,大概是觉得我有点破罐子破摔,沉沉道:“无排卵性月经又不是不能治。秦歌,如果我说,我想和你有个孩子呢?”

    他在说什么?

    想和我有个孩子?

    是为了报复楚玥吧

    我摇摇头,一次失败的爱情和婚姻,我已经怕了。

    何况傅言殇不止一次说过,他不可能爱我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一定是在开玩笑,我不愿意和你生孩子,我不愿意。”

    傅言殇足足沉默了好一会,在我感觉他会像之前那样强迫我的时候,他却突然笑了笑:“我怎么可能真想和你生孩子。”

    我没说话,虽然这是预料之中的答案,可心还是扎了一下。

    回到家。

    傅言殇率先走进房间。

    我以为他要洗澡,也就没进去,站在门口问他:“晚餐是不是像之前那几天一样,各自解决?”
Back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