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都市言情 > 初婚老公,宠太深

第118章 用火爆的方式宠我

    翌日。

    我准备出门的时候,傅言殇刚端着早餐走出厨房。

    和平时一样,两人份。

    换做平时,我估计会和他一起摆放早餐。

    可今天不行。

    我预约的早上八点的身体检查,而且做血常规需要空腹。

    “我早上有点事”

    傅言殇眉心一蹙,像是觉得从昨晚晚餐开始,我就一直古古怪怪,看着我的眼睛问:“赶着回公司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我终是对他撒了谎。

    傅言殇眉目一沉,没再说话。

    我不知道他是否看穿了我的谎言,反正我也无心探究,便说道:“那我出门了。”

    傅言殇没表态,清俊的五官在晨光之中很是寂落。

    那种感觉就像特意早起做了可口的吃食,却被人视而不见一样。

    我脚步一顿,总感觉他是专程给我做的早餐。

    傅言殇见我僵在门口,大手一挥,默默地装了糕点,和车钥匙一并塞到我手里:“注意开车。”

    我心口一颤,差点要溺亡在他不着痕迹的体贴,明明很想拒绝,可话到嘴边,却变成了微不可闻的三个字:“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一路上,我满心满脑都是傅言殇的影子。

    他的好,他的坏,他的寡冷和淡漠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,这个男人竟然占据了我全部的思维!

    我握着方向盘的手愈发用力,硬生生压下内心对爱情的渴望,一遍又一遍的对自己说:“秦歌,傅言殇只爱楚玥一个,清醒点,他此生只爱楚玥一个!”

    我逼着自己斩断心底的情愫。

    甚至有那么一刹那,我自暴自弃地希望自己真的患了不治之症,这样我就能相信傅言殇的改变是因为可怜我,而不是出于他对我有感情。

    做完各项身体检查。

    我坐在诊断室内,看着护士将血常规检查单送过来。

    医生没有马上看血常规单,而是严肃的告诉我生理期有问题,情况严重到基本没有治愈的可能。

    我对这个结果一点也不意外,毕竟之前林薇已经告诉过我了。

    “医生,血常规正常吗?”我问道。

    医生盯着血常规单看了很久,最后摇摇头:“秦小姐,你还是去大一点的医院检查吧,我们小医院,检查结果可能出现误差。”

    我心里咯噔一下。

    一般情况下,医生让去大医院检查,怕是真的得了什么不治之症。

    医生见我恍惚,又说道:“沈氏综合医院是血液病方面的权威,我建议你去那里检查。”

    沈氏综合医院,现在是傅言殇在坐镇,之前他给我的那瓶药,应该就是血液科开的吧?

    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出诊断室的,来到电梯口的时候,恰好看见秦柔苦巴巴地拉着沈寒。

    沈寒很不耐烦地甩开秦柔,但秦柔马上又重新拉着他:“沈寒,我那么爱你。你原来的医院被傅言殇掌权了,我就偷了我妈的棺材本给你买了这间医院的股份,你为什么就是不愿意和我复婚?”

    沈寒大概是觉得秦柔死缠烂打,毫不怜惜地扇了她一个耳光!

    秦柔不敢置信地捂着脸:“为什么?我亏空公款倒贴你的医院,你跑去秦歌老家找她,最后音信全无,我就像疯了似的满世界找你,现在你居然这样对我,对得起自己的良心吗!?”

    沈寒指着秦柔的鼻子,劈头盖脸地骂道:“秦歌为什么会失去生育能力,是你在她坐月子的时候,让精神病院的护士往镇定剂里加了其他药物吧?”

    “还有,我和秦歌的女儿为什么会先天缺陷?秦柔,你可是学药剂的,别说你没有害我女儿!”

    秦柔怨毒地低吼:“是我害的又怎样?我生不了孩子,我也不允许她生!沈寒,你别忘了,当初是你口口声声说爱我,不要秦歌的孩子的!”

    沈寒的脸色阴了阴,没说话。

    秦柔踮起脚尖,掐住沈寒的脖子,说道:“知道你家三代单传,所以你和林薇上床,让她为沈家开枝散叶,我忍了。可你不能心心念念跟秦歌复婚!”

    沈寒厌恶地扯掉秦柔的手,“我爱秦歌,自从她嫁给傅言殇的那天起,我才知道,原来我心里是有她的!”

    我听着秦柔和沈寒狗咬狗骨似的对话,双手一直抖,一直抖。

    原来,是秦柔。

    是这个女人毁掉我孩子的健康,毁掉我孩子的命!

    我愤怒得捏紧拳头,若不是一只有力的大手突然拉住我,我真的会冲过去跟他们拼命!

    “你。放开我。”

    我咬牙切齿地说着,不用看也知道那只有力的大手,来自于傅言殇。

    傅言殇没说话,圈着我往外走,直到上了车,才恼火地骂我:“被秦柔割了一次手腕不算,你是不是还想被她割断脖子?她拎包里有刀,你他妈的没看见!?”

    这是第一次,这个优雅绝伦的男人,用了最粗俗的言语来骂我。

    我恨得一颗心都在滴血:“她要割就尽管来割啊!她毁了我的所有,我要杀了她!杀了她!!”

    “杀人偿命,你想死,也得经过我同意!”

    傅言殇紧紧抱着我,我挣扎得越激烈,他就抱得越紧,仿佛我在他眼里不是一个情绪崩溃的可怜女人,而是他愿意守护一生的妻子。

    我受不了他的怀抱,更受不了此刻他蛮不讲理的霸道,红着眼睛冲他吼:“我要为我的孩子报仇!我的命是我自己的,是生是死不需要你同意!”

    傅言殇发狠般地看着我:“秦歌,你的命从来就不属于你的!”

    “你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傅言殇抿着唇,直到我在他的臂弯里安静下来,才沉声道:“等你情绪彻底平复了,再告诉你。”

    我不知道这算不算是一种变相的安抚,反正我觉得,我这辈子都忘不了被他一直抱着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傅言殇,我好恨,我的孩子本来是健健康康的,是我爱错了人,我的孩子有什么错”

    漫长的僵持过后,我死死维持的坚强终于伪装不下去了,在傅言殇怀里哭得一塌糊涂。
Back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