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都市言情 > 初婚老公,宠太深

第120章 老公的禁忌之夜

    我禁不住一阵脸红心跳。

    是啊。

    今天确实是。

    可今时今日,我还有这种东西吗?

    我笑得有点苦,即使已经接受了这个事实,但要说完全不介意,那是假的。

    安妮只当我的沉默是因为害羞,打开拎包,掏出一盒情趣用品递给我。

    “秦总,大家都是女人,别不好意思呀。这个对提高性致很有用的,您晚上和您老公试试吧。”

    我懵了下,还没反应过来,安妮已经拉开她男友的车门,一边坐进副驾驶座,一边笑道:“秦总,你可以的,加油哦!”

    我看看手上的情趣用品,又看看安妮坐在车里扬长而去,一时之间,真有点哭笑不得了。

    这时,傅言殇的车子缓缓开了过来。

    他开了车门,示意我上车的同时,扫了一眼我手上的东西:“那是什么?送给你爸的订婚贺礼?”

    我没好意思看他,更不知道如何说这是秘书给我的成人用品。

    傅言殇见我红着脸不吱声,索性拿过情趣用品,看了看:“秦歌,你”

    我以为他觉得我是个轻浮的女人,张了张嘴,刚要说话,他却笑道:“好,很好。这贺礼不错。”

    “傅言殇,要不我们别去了。”我看得出来他很不高兴,怕是一直压制着把楚玥抢回身边的冲动。

    傅言殇眉目一扬,噙在唇角的那抹笑意,却未达眼底,“为什么不去?”

    “就是觉得那种场面挺讽刺的。”我顿了顿了,终是将那句我怕你被楚玥刺激到咽了回去。

    傅言殇若无其事地笑笑,没说话。

    可我能感觉到,他的内心并不像表面上那么轻松、无所谓。

    毕竟是捧着一颗心爱过的人啊,怎么可能做到无爱也无恨。

    之后的一路,我们没怎么说话。

    到了秦家门口,我一眼就看见了楚玥巧笑嫣然地站在旁边等待。

    她穿着一身喜庆的红色长裙,清纯的面孔洁白如玉。到底是刚生过孩子、还在哺乳期的人,饱满圆润的胸口特别撩人。

    我无声地叹了口气,这样的女人,应该没有男人会不迷恋的吧?

    楚玥起初没反应过来这是傅言殇的车,走近几步一看,见我和傅言殇都没有下车的意思,笑着我们:“怎么待在车里?今天是家宴,就等你们回来开席呢。言殇,我知道你喜欢罗宋汤,所以特意交待厨师煮了。”

    简简单单的家宴二字,仿佛瞬间把我们三个人的关系彻底敲定。

    我不知道傅言殇的心是不是在滴血,反正我是忍不下去了,直接将成人用品甩给楚玥。

    “我老公现在最厌恶罗宋汤,这是我们送给你的订婚礼物,祝你和我爸夜夜欢爱,连生贵子!”

    楚玥像是没想到我会突然扔东西给她,下意识地退了几步,没想到一辆机车恰好呼啸而过,硬生生的撞在她身上!

    砰的一声闷响。

    楚玥的身子重重坠落挡风玻璃上,嫣红的血溅得到处都是!

    我整个人都懵了,再看傅言殇,他已经推开车门走出去,狂乱地抱起楚玥。

    楚玥拧着眉,一张脸惨白得吓人:“为什么你真的最讨厌罗宋汤了?”

    傅言殇沉着脸,一言不发。

    “知道当初我为什么离开你吗”楚玥大口大口地喘着气,眼泪开始溢出眼眶:“因为你爸说我配不起你,他说,死都要拆散我们。”

    “至于孩子,我不是存心骗你的,我只是太害怕失去你,所以当初才会说我怀孕了。言殇,其实天佑不是秦傲天的种,他是我们的儿子,他叫傅天佑我偷了你的精子去冰冻,天佑是我们的儿子。”

    楚玥在说什么?

    我只觉得被人当头抡了一棍,根本没办法思考了。

    父亲似乎听到了门口的动静,匆匆跑出来,见楚玥已经快不行了,连忙拨打急救电话。

    手术室上方的灯一直亮着。

    父亲咬牙切齿地质问我怎么回事,甚至还扬起手要打我。

    “秦傲天。”傅言殇发狠般钳住父亲的手,“我的女人,除了我,没人可以动。”

    父亲瞪着傅言殇吼:“可是楚玥是因为她才会被车撞,我儿子还那么小,要是楚玥有个好歹,我绝对不会放过秦歌这个扫把星的!”

    扫把星?

    呵。

    我笑得悲凉,一想到楚玥的孩子是傅言殇,我就难受得要命。

    傅言殇俊脸蒙霜,只字不提刚才楚玥对他说的那些话,只是本能地护着我。

    很快,楚玥母亲就抱着孩子赶到医院:“小玥怎么样了?啊?”

    父亲暴躁地说:“还在抢救。”

    “天佑一直哭个不停,这孩子不喝牛奶,饿坏了可怎么办啊?”楚玥母亲见我和傅言殇也在,急切道:“言殇,之前背叛你是小玥不对,可你也知道她是个倔性子,你爸这么羞辱她,她也是受不了了才会离开你的。”

    傅言殇没说话,视线一寸寸落在孩子的脸上。

    才一个多月大的孩子,五官还没长开,但手指特别修长漂亮,和我父亲的完全不一样。

    楚玥母亲见傅言殇盯着孩子看,随口说了一句:“你和小玥有缘无份,我看天佑的神态和你挺像的,也许这也算是一种缘分,要不你抱抱天佑,没准他就不哭了呢?”

    傅言殇的薄唇越抿越紧,在我觉得他要伸手去抱孩子的霎那,他却握紧了我的手:“还是让孩子的父亲抱吧。”

    我读不懂傅言殇在逃避什么,是拒绝相信楚玥说的每一个字,还是不想面对横空多了一个儿子,我猜不透,总之此刻我唯一的感知,就是他的手在轻微颤抖。

    “岳母,我的儿子当然是我来抱。”父亲当着傅言殇的面抱过孩子,一边轻拍孩子的屁股,一边嘀咕:“我儿子的神态怎么可能像傅言殇呢,我和楚玥上床的时候,傅言殇都不知道在哪!”

    楚玥母亲估计是觉得自己说错了话,讪讪道:“我就是随口一说的。”

    这时,手术室的门开了,护士走出来说道:“傅少,楚小姐想让您进去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她不行了?”傅言殇皱着眉问道。
Back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