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都市言情 > 初婚老公,宠太深

第122章 极致的欢愉和痛楚

    我还能说什么呢?

    怀孕怀孕

    我承认我有那么一刹那动摇了。

    我竟然鬼迷心窍般渴望,能够再次拥有一个孩子。

    我使劲甩了甩脑袋,欲望真是个很可怕的东西,一旦滋生了,便会在心底生根发芽,理不清,斩不断。

    傅言殇父亲离开不久,外面传来了开门的声响。

    我知道是他回来了,一边盛面一边说:“煮了面,不知道你喜不喜欢吃。”

    傅言殇迈步走到我身边,“我爸对你说了什么不可理喻的话?”

    我一愣,想想,他们可能是恰好在楼下碰上了,想实话实说又不知怎么开口,索性转移话题:“要放素菜吗?”

    “秦歌。”傅言殇一把攥紧我的手,“我在问你,我爸说了什么?”

    我耐不住他灼热的目光,悻悻道:“其实也没什么,你爸希望你早点有个孩子”

    “所以,你怎么想的?”傅言殇腾出一只手关了燃气,将我整个人禁锢在他的臂弯里面。“要个孩子吧,我们。”

    我呼吸一窒,还没反应过来,他已经吻住了我的唇,温湿的舌尖一寸寸探入我口中,绵密地翻搅着。

    “傅、傅言殇”我心慌意乱地推开他,“别闹了,我根本不可能怀孕。”

    傅言殇圈着我走出厨房,把我压在沙发的同时,大手推高了我的衣服,细腻而温柔地触摸着我。

    “不管能不能怀孕,你都是我妻子。”

    我禁不住身心俱颤,颤抖的声音失控般溢出喉咙:“我是你妻子?我们可以共度余生,不离不弃?”

    傅言殇眉心一拧,滑到我腹部的手骤然顿住:“你想和我过一辈子?”

    我张了张嘴,不知该说是,还是说不是,反正在彼此压制的呼吸声中,我的思维完全停止了运作,情迷意乱得很。

    傅言殇大概是把我的沉默当成了默认,长指将我的裤子褪下去,薄唇再次吻住我的一刹那,架起我的腿,缠在他的腰身上。

    我被那种奇妙的肌理触感骇住了。

    在我的记忆中,男女情事从来没有欢愉可言。沈寒每次要我,都是粗暴的进入,之前傅言殇也是。

    可这次,傅言殇竟没有直接撞进我的身体,而是我感觉他身体某处的变化,让我体内的每一个细胞,在这种难耐的厮磨中逐渐膨胀。

    我就像被迷了心窍一样,手臂情不自禁地攀着他的肩膀,双腿间黏腻的潮意让我觉得羞窘,却又隐隐渴望更深层次的贴合。

    我想,我一定是着了这个男人的魔。

    傅言殇吻我的力道愈发狂烈,在我喘息着回应他的瞬间,腰身一沉,一寸寸挤进我的身体。

    一种前所未有的充实感,火速漫透四肢百骸。

    我在他强势而不失温柔的撞击中喊了出来:“傅言殇”

    “我在。”

    他的嗓音染了情欲的味道,性感得让人发狂。

    “我们是什么?”做着爱的事情,却不相爱,我和这个男人到底算什么?

    傅言殇一字一句道:“我们是夫妻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是夫妻,是夫妻”

    我在极致的欢愉和痛楚中一遍遍呢喃这句话,在他彻底释放的瞬间,我甚至忍不住贪心,奢望就这样和他过一辈子。

    最后,我们都得到了最大的满足,静默地躺在沙发上。

    “喜欢这次么?”

    傅言殇搂着我,温热的气息沁入我的呼吸,让我觉得自己就是他想要共度一生的女人。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。”我没好意思回答这个羞人的问题。

    傅言殇似乎看出了我的羞赧,径直起身去洗澡,都到了浴室门口了,他突然顿下脚步,特别认真地说:“秦歌,我很喜欢这次。”

    我沉溺在他的这句话中无法自拔。

    有生以来,我第一次知道,哦,原来被人宠着爱着的感觉,是这样欲罢不能的啊。

    翌日。

    我一回到公司,就看见办公室多了一束紫色郁金香。

    “秦总,又是您老公送的,我帮您签收了。”安妮笑道。

    我笑笑,大概我是个世俗的女人吧,喜欢收花,尤其送花的这个人是傅言殇,我的内心就会莫名甜蜜。

    安妮看了看时间,提醒我下午有个例会后,然后指了指办公室上面的房卡。

    “这是和郁金香一起送来的,配送员说,您老公订了午餐,让您中午去酒店等他。”

    我拿起房卡看了一下,是沈寒医院附近的酒店,想想,傅言殇习惯安静用餐,订个套房也正常。

    这时,父亲沉着脸走过来,当着安妮的面甩了我一个耳光:“作孽的东西,楚玥被你害死了,真是家门不幸!”

    我真是受够了父亲动不动就打我,挺直了脊梁骨说:“回公司之前,我打电话问过了,护士说她没有生命危险!”

    “是没有生命危险,但她的腰椎粉碎性骨折,下半生怕是站不起来了!”父亲猛地拍着办公桌,瞪着我吼:“我不可能娶一个这样的女人,事情是因你而起的,总之以后楚玥跟我没关系了,你和傅言殇看着办!”

    我一愣,觉得父亲简直无情得可怕,“她给你生了唯一的儿子,你这么快就决定抛弃她了?”

    父亲冷笑道:“我本来就不是很想娶楚玥,的现在她下半辈子都需要人伺候,我还娶个累赘回来做什么!”

    “反正吧,医院是傅言殇掌权,医药费我已经支付了,她出院之后去哪里,就与我无关了!”

    我心下一沉,“那她的孩子呢?”

    “那我的种,我当然要养在身边。”

    父亲顿了顿,大概是觉得我的眼神很冷很可怕,恼羞成怒道:“傅言殇家大业大,应该不介意养一个废人吧?毕竟废是废了,但用来睡的作用是有的。不过,秦歌你要是连一个废人也斗不过的话,你就太失败了!”

    我没说话,事实上,我真有拿刀捅这个人渣的冲动。

    可我忍住了。

    杀人偿命,我不能不忍。

    因为傅言殇说过,我的命是他的,没有经过他同意,我没资格冲动!

    “爸。”我稳了稳情绪,冷冷地笑开:“你觉得,楚玥会让你甩掉她吗?她和傅言殇,已经彻底没可能了。”

    父亲皱着眉问我:“为什么彻底没可能?”
Back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