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都市言情 > 初婚老公,宠太深

第123章 第一次对他说我怕

    “因为我是傅言殇的妻子。”

    我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和力量,也许是被欺压到了极点,原本只是蠢蠢欲动的复仇之心,竟一下子强烈坚定起来!

    没人会一直忍气吞声,即便是傻子,被逼急了,也会恶狠狠的反击!

    父亲惊讶地看着我,可能是没想到我的语气那么冲,顿了好几次才把话说完:“可你有哪里比得上楚玥?我看上的女人,即使废了,也还是楚楚动人的”

    “比不比得上,你说了不算。”我不想再和父亲交谈下去,拉开办公椅坐下。

    “爸,与其花时间训我,你不如去清查一下公司的营运情况,公司已经是一个空壳子了,你不知道吗?”

    父亲一怔,很久都没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“空壳子?秦歌,你什么意思!?”

    我扯出一个灿烂的笑容:“温文芳和秦柔早就掏空了公司,你一点也没察觉?哦也对,你顾着和楚玥生儿子,哪有精力放在公司上。”

    父亲的脸色红一阵白一阵,嘴角的肌肉一直在抽搐:“不可能温文芳哪来这么大的胆子!”

    “爸,清醒点,她连偷人都敢,偷你的公司算什么?”

    我一瞬不瞬地盯着父亲,这个我曾经以为最亲,却巴不得我死的人,特别平静的又给了他会心一击。

    “不过,温文芳和秦柔倒也不是什么都没留给你。这几天我粗略算了一下,她们留给你的东西还真多。”

    “巨额债务和无数个烂项目都是你的,过几天就是公司董事会议了呢,你还是想想怎么跟股东们解释吧,我毫无人性的爸爸。”

    父亲瞪着我,恶狠狠地瞪着,额头和脖子上的青筋全爆了出来,气得几乎背过气去。

    “秦歌,你个孽障!不孝女!”

    我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:“我也想像其他人一样,父慈女孝。可是,爸,你由始至终都没把我和我妈当人看待过,现在你跟我讲一个孝字,你不觉得很可笑吗?”

    安妮见我和父亲越闹越僵,连忙劝道:“秦总,您们毕竟是两父女,有什么不能好好说呢?父女之间没有隔夜仇”

    我其实不是个偏激的人,可一想到我妈的遭遇,就冷不丁打断了安妮的话:“没有隔夜仇,但有深仇大恨!”

    “秦、秦歌咳咳咳!你个忤逆的东西!”

    父亲怒火攻心,扬起手又想打我。

    这次,我已经不想再对父亲客气了,用力地拍开他的手:“我再忤逆,也是拜你所赐。你当初就不应该找我,更不应该接我回秦家!”

    是啊。

    要不是当初父亲派人找到我和我妈,说不定我们母女俩就不会阴阳相隔,我也不会死心塌地的爱上沈寒。

    我一下子红了眼睛,口吻愈发凶狠恶劣起来:“我恨你,秦傲天,你根本没资格当我爸!”

    父亲似乎被我愤怒的嘶吼震住了,身子抖了下,若不是安妮扶住他,他这会怕是已经气晕过去。

    “秦总,您爸的脸色不对,好像喘不过气了!”安妮惊慌失措地说道。

    我一看,父亲双目圆瞪,胸膛剧烈的起伏,像是快被我活生生气死似的!

    安妮见我不说话,拨打急救电话的同时将父亲放平。

    我就像个冷血无情的人一样,站在旁边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明明有好几次想要蹲下去握住父亲的手,可一想到他对我和我妈的残忍,我就是没办法跨过怨恨那道坎。

    也许,我真不是个善良、拥有一颗绝世圣母心的人。

    医护人员很快赶到,父亲被他们抬上担架时,眼睛还直勾勾地瞪着我,那种厌恶的眼神,我想我一辈子也忘不了。

    我坐在急救室外的座椅上。

    父亲进去了多久我不知道,只知道不停有医生拿着病危通知书过来让我签字。

    “没事的。”傅言殇递了杯热奶茶给我,然后在我旁边坐下。“不要怕,你还有我。”

    我眼眶一热,一路上伪装的淡漠,就在他温润的安抚中溃不成军。

    “我是个恶毒的人吧,记仇又狠心。”

    我想对傅言殇扯出一个无所谓的微笑,眼泪却失控般掉了下来。

    傅言殇皱着眉,抬起手帮我擦眼泪。

    他那么爱干净的一个人,这次竟然下意识的直接用手帮我擦眼泪,感觉就像急于安慰我,连纸巾也顾不上去拿。

    “你要是恶毒,那我就是恶魔了。”傅言殇无声地叹了口气,手上的动作很轻柔,“我知道你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。”

    我看着他清冽绝伦的眉眼,“为什么突然对我这么好?傅言殇,我怕。”

    “怕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怕习惯了你了的好,我会忍不住奢望那些不属于我的东西。”我实话实说道。

    傅言殇笑了下,似乎在笑我傻。

    “既然奢望,那就去追求。不试试,怎么知道那些东西不属于你?”

    我不知道他是不是在鼓动我抓紧他不放手,明明很想问如果我奢望的是你呢,却又觉得自己有点不自量力,终是什么也没说。

    这时,急救室的门开了。

    我按捺住想问父亲情况的冲动,没起身走过去。

    “情况怎样了?”傅言殇大概看透了我心底的挣扎,直接开口替我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医生说道:“暂时没有生命危险。但是这种突发性脑溢血的情况,是有后遗症的,怕是以后都要安排专人照顾了。”

    傅言殇颔首,叮嘱医生尽量救治我父亲后,继续陪我坐在走廊。

    我知道他在顾虑我的感受,一句谢谢在唇畔百转千回,开口的一霎那又觉得矫情,就变成了:“你不是在酒店订了午餐吗?走吧。”

    “酒店?”傅言殇摸了摸我的头,“没发烧。我什么时候在酒店订午餐了?”

    我足足愣了好几秒,打开拎包拿出房卡。“不是你在送花给我的时候,让配送员一起送来酒店的房卡,让我过去吃午饭吗?”

    傅言殇看看我,又看看我手里的房卡,“我没送这种无聊的东西。”
Back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