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都市言情 > 初婚老公,宠太深

第125章 这样做,感觉很爽

    很快,电话打通了。

    我忍不住绞紧双手,听傅言殇那边的动静。

    厉靳寒见我这样,索性摁了免提键,做了个‘嘘’的手势,示意我安静地听。

    我点点头,比任何人都想知道傅言殇是怎么想的。

    “傅言殇,我问你,你是不是爱上秦歌了啊?”厉靳寒故意套他的话。

    我的心悬到了嗓子眼,明明反复告诉过自己不要奢望,可内心竟然很没出息的存有一丝期待。

    傅言殇估计没想到厉靳寒已经和我碰面了,冷声道:“这种无聊的问题,我不回答。”

    “诶诶诶,别啊。你给钱我买下秦家公司,真的只是不想秦歌在股东会议上难堪,不是因为爱她,所以想护住她?”

    傅言殇答得很干脆:“只是可怜她的遭遇,仅此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干嘛不自己出面谈买秦家公司?”厉靳寒追问道:“你的钱又不是天上掉下来的,何况你一贯没有铺张浪费的习惯!”

    傅言殇沉默了几秒,沉声道:“我出面,秦歌会以为我爱她,我不希望出现这种误会。”

    哦,原来是这样……

    我狂跳不止的心霎那冷到冰点,若不是顾虑到他们之间的友情,我真会一把拿过手机,对傅言殇说,收好你的怜悯之心,我不需要!

    厉靳寒见我的脸色实在难看,终是忍不住吐槽傅言殇了:“你他妈的不爱她就赶紧离婚啊,暗地里关心算怎么一回事?傅言殇,秦歌其实就在我旁边,没想到你会这样说……”

    “厉靳寒!”傅言殇的语气既阴寒又冷冽,片刻后,仿佛已经不介意我听到他那些话了,一字一句道:“把手机给秦歌。”

    我想都没想就直接拒绝:“我还有事,你跟傅言殇说一声我没空,回办公室了。”

    我说完就走,一步不停的往前走。

    被人当成可怜虫的滋味不好受,换做其他人,我也许还能忍受,可当这个人是傅言殇的时候,我就受不了了。

    给不了爱,就给我同情,我是乞丐么?

    我受不了!

    回到办公室。

    我第一时间把郁金香扔进垃圾桶,然后一字一句的交待安妮:“以后一律不签收花。”

    安妮没反应过来,“秦总,您怎么了?下楼的时候还好好的……”

    我一想到傅言殇的那些话就觉得难受,下意识的问安妮:“如果一个男人可怜你,是否说明他看不起你?”

    “不完全是吧,我觉得,无论男女,要是看不起一个人,根本懒得去搭理呢。”安妮想了想,又说:“秦总,我们女人一定要有独立的经济能力,自己强大了,才能赢得更高的地位和尊重。”

    “我虽然只是一个小秘书,但我自己有车有房,即便将来的婚姻不如意,我至少还有后路,我能养得活自己,不需要看谁的脸色呀。”

    我愣了愣,不得不说,安妮说的这些,是我以前想都没有想过的。

    过去我把婚姻和家庭视为我生命的全部,从来没留一点后路给自己。

    现在想想,也正是因为我的死心塌地,才会让沈寒觉得廉价,可以任意践踏。

    “安妮,让财务部清算一下公司现在进行的所以项目。然后让公司法务通知秦柔,要是不把数目填上,就报警处理她们亏空公款这件事。”

    安妮一怔:“可是一旦曝光公司的账目有问题,股东们肯定不会善罢甘休的。”

    我从来没有像此刻这样冷静理智过,“放心,温文芳和秦柔怎么可能等着坐牢,她们一定会想办法把吞掉的钱吐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要是她们吐不出来呢?”安妮忧心忡忡地说:“据我所知,秦柔挪用的钱都给了沈寒,她哪有钱吐出来补数?”

    “她没有,但是沈家有。”我顿了顿,“去吧,尽快通知法务准备律师函,我凭什么给秦柔收拾烂摊子。”

    没错,我要强大,我要报复,而不是卑微到了尘埃里的可怜虫!

    安妮瞅着我看了好一会,突然笑道:“秦总,您好像和刚到公司上班的时候不一样了呢。”

    “变狠了吗?”

    “是的,不过变狠总比柔弱好,现在的您很棒。”

    我笑笑,没说话。

    没有人愿意掏出真心为我撑伞,我只能选择独自面对风雨,无畏无惧,

    傍晚时分,安妮告诉我,法务已经发出律师函了。

    我看着落地窗外依次亮起万家的灯火,“你先下班吧,我这没什么文件需要批阅。”

    安妮点点头,走到办公室门口的时候,说道:“秦总,您也早点回家,您老公肯定等着您回家吃饭呢。”

    “这几天我大概住在办公室了。休息间有床有被,挺好的。”我实在不想面对傅言殇,我拒绝接受他的可怜。

    安妮倒也没多想,以为我只是留在公司核查各部门的收支情况,提醒我记得吃晚饭后,便走了。

    我拿出手机,翻了翻。

    傅言殇一个电话也没有打过来,估计忙着照顾楚玥吧?。

    这时,外面传来部门职业惊慌地喊声:“沈先生,您拿刀冲上来是想做什么?不离开的话,我们就通知安保科过来了!”

    “滚开,我不想闹事,谁敢挡着我进秦歌办公室,我就不客气了!”

    沈寒的语气透出一种癫狂的病态。

    我皱着眉走到办公室门口,冷冷地盯着他:“你来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收了我的花和房卡,为什么放我鸽子?”沈寒手执手术刀,推开阻拦他接近我办公室的职员,“忙着发律师函逼死秦柔?秦歌,一下子变得那么狠,是不是感觉很爽!?”

    我一想到那些花就很恶心,“没想收你的花,当送花那个是傅言殇才收的。”

    沈寒一听,激动地拧着我的胳膊:“傅言殇不爱你,秦歌,现在只有我才是真心实意想和你干一辈子的!放秦柔一马,你现在这样做,不是逼我和她去死吗!”

    我看着沈寒,忍不住一阵冷笑。

    “如果我不答应呢,你打算杀了我?沈寒,我就是要逼死你们。我的孩子为什么会先天缺陷,我为什么会失去生育能力,都是拜你和秦柔所赐。”

    沈寒浑身一抖:“你都知道了?其实那都是秦柔一个人的主意,我过来找你,就是想证明,我对你是真心的!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证明?”我看着他的眼睛问。
Back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