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都市言情 > 初婚老公,宠太深

第127章 他的宠,那么深

    “这……我就是随口说的。”

    舅父吱吱唔唔,不敢看我。

    我心底那股子不好的预感更为浓烈了,追问道:“不对!你刚才说的,每一个字都咬牙切齿,绝不可能是随口说的!”

    “小歌,你就别问了,反正我无论做什么事,都是为了你好,当然,也是为了我自己好。”

    舅父说完,烦躁地搓着手,我看得出来,那是他心虚至极才会有的反应!

    “舅,你是不是对傅言殇做了什么!?”

    我不愿这样猜想,却不得不往这方面去怀疑,毕竟舅父的表情这么古怪。

    舅父垂下头,不看我也不说话。

    我心下一沉,问出了我最不敢置信的猜测:“傅言殇失联,和你有关?舅,你到底把他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舅父大概耐不住我的追问,一咬牙,沉沉道:“我杀了他!”

    什么?

    我感到自己的思维瞬间冻结成冰。

    冰渣子扎得我的大脑隐隐作痛,无法运转。

    舅父见我这样,一把握住我的手,“小歌,我真是过够了担惊受怕的日子,先下手为强,只有傅言殇永远消失,我们才会有好日子过!”

    “你杀了他?”我真希望自己听错了,“在哪里杀了他?”

    舅父说:“下午我约他在工地见面,下手后,就把他拖进了废井里……天一亮我就去自首,这样总比每天提心吊胆好!

    我呼吸一窒。

    前所未有的绝望感铺天盖地而来,短短几秒,我的心里脑里全是傅言殇清冷的眉目。

    他虽然不爱我、可怜我,但至少承认得坦坦荡荡,从不曾虚情假意,玩弄过我的感情。

    现在,他居然死了?

    那个习口是心非,内心却温润柔软的男人,怎么可以这样死了!

    我的眼泪一下子流了下来,灵魂好像被硬生生抽离了一半似的,撕心裂肺的痛着。

    “傅言殇……傅言殇……”

    我像疯了一样跑出病房,好想看到他,好想再听他再说一次,我们是夫妻……

    舅父没想到我会这样激动,连忙追出去拽着我:“小歌,你这是干什么,傅言殇不爱你,他不爱你!”

    “可他是我老公!”

    我脚下一软,崩溃地瘫坐在地上:“他是我老公……”

    “对。我是你老公。”

    熟悉的嗓音丝丝缕缕在头顶盘旋,分秒吞噬我的感知。

    我足足有几秒没反应过来,生怕自己听错了。

    傅言殇缓缓蹲下身子,血色全无的唇瓣一勾,仿佛把他人生中为数不多的温润笑容,全给了我。

    “你老公没死,哭什么。”

    我看着傅言殇,眼也不眨地看着,就怕一眨眼,他就消失不见了。

    他的头上缠着纱布,手臂、膝盖也是……浑身上下血迹斑斑,很难想象我舅父究竟对他下了多狠的手!

    舅父不敢置信地瞪圆眼睛,“你、你……竟然没死!?”

    傅言殇仿佛没听见我舅父的话,拉起我的同时,无声地叹了口气:“没听我的话每晚睡前吃药?”

    我眼泪汪汪地“嗯”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所以住院的感觉如何?”他瞳仁一沉,明明是责怪我的语气,口吻却压得很轻:“这就是不听我话的后果。”

    随后,警察走了过来,“傅少,工地那边有目击证人作证,有人蓄意谋杀您。”

    傅言殇的眉头逐渐皱成‘川’字,片刻后又一下子舒展开,“没有蓄意谋杀。是我不慎坠落废井。”

    警察一怔,“可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难道我会拿自己的命来开玩笑?没有就是没有。”

    警察见他这样说,估计也清楚问不出什么,简单的做了笔录后就离开了。

    舅父早已吓得面如死灰,跌跌撞撞地扯着警察:“带我走!求求你们带我走!是我蓄意谋杀,傅言殇现在没死,一定不会放过我的,求求你们带我走!”

    傅言殇一字一句对警察道:“看见我平安无事,他高兴得精神错乱了。”

    警察虽然怀疑,但也不好多问,点点头,“傅少,那我们先走了。”

    舅父一听,死活不撒手,最后我实在看不下去了,只好拉开舅父:“舅,别闹了!”

    “小歌,你糊涂啊!不离开他,你一定会生不如死的!!”舅父神情败诉,说着说着,似乎认命了,红着眼睛说:“我这辈子已经过了大半,可是小歌你不一样,你才二十多岁,你不应该跟一个不可能爱你的男人在一起!”

    我知道舅父是为我着想,张了张嘴,终是不知道说什么才好。

    这时,厉靳寒捧着粥踏出电梯,见我们僵持在走廊,不由得问道:“怎么回事?傅言殇,你怎么搞得浑身上下都是伤?”

    “坠井,爬出来驾车去公司,路上出了点车祸。”

    我一愣,厉靳寒一愣。

    没想到傅言殇爬出废井后,不是第一时间去医院,而是硬撑着,开车去公司。

    他急着去什么公司?

    除了秦家公司,我真想不到别的。

    厉靳寒“哦”了一声,故意刺激傅言殇。

    “连命都不顾急着去公司找秦歌,傅大少,认识你那么多年,我怎么不知道你对一个女人的可怜,可以表现到和爱差不多的程度。怜爱怜爱,有怜才有爱,其实你心里就是这样想吧。”

    傅言殇薄唇一抿:“不说话会死?”

    “承认你爱上秦歌了会死?”厉靳寒反问道。

    傅言殇没说话,黑着脸带我回病房。

    他每一步都走得很慢,很明显双腿伤得不轻,但颀长的身躯始终笔直挺拔,感觉……就像我命定的守护神一样。

    只要一息尚存,便会伫立在我身边,不离不弃。

    舅父颤巍巍地跟了几步,可最后还是转身跑了,似乎恐惧傅言殇会要他血债血偿。

    回到病房。

    傅言殇坐在床边,厉靳寒倚着落地窗,问道:“秦歌的身体到底怎么了?无缘无故流了那么多鼻血,血液科的医生就是不说具体情况。”

    傅言殇淡淡地说:“身体没有大毛病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大毛病会需要住院吗?大家都是成年人,心理素质也没问题,到底得了什么病,你直接说出来行不行?”

    傅言殇看着我,看了好一会,才说:“你真想知道?”
Back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