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都市言情 > 初婚老公,宠太深

第133章 感觉爽爽爽!

    楚玥瞪着我,很明显,她并不知道。

    我其实对这个女人没什么感觉,敌意更是谈不上。

    可我一想到她对傅言殇的欺骗和背叛,就没来由的愤怒,甚至产生了想保护傅言殇的冲动!

    “别再纠缠我老公,否则我不会放过你!”

    楚玥一愣,楚玥母亲一愣,张妈一愣,仿佛没想到我会撂狠话。

    “秦歌,你不放过我?你怎么不放过我啊!?”楚玥最先反应过来,不以为然地狂笑道:“你有什么本事,少在我面前叫嚣!”

    我重重地点点头,“嗯。我是没什么本事。但你企图虐杀我爸的场面,我用手机录下来了。”

    楚玥一听,猛地扑过来掐住我的脖子:“秦歌你个贱人,竟然算计我!”

    “不作死就不会死,是你太作,我不录下来岂不是对不起你丧心病狂的表演?”

    我笑得特别淡定,连推开楚玥都懒得,轻飘飘的又给了她会心一击。

    “哦对了,劝你最好冷静点,就凭你现在这个动作,我分分钟可以立即报警让你进局子。”

    张妈也说道:“敢动我家少夫人,也不看看自个儿够不够格,你就等着吃牢饭吧你!”

    “你、你们……一个个都是贱人!”

    楚玥歇斯底里地骂着,但气焰已经低了不少,想想,她毕竟不蠢,怎么可能一直掐着我的脖子,让我报警抓她?

    这个女人,心里的鬼点子可多得很!

    楚玥母亲心慌慌地护着楚玥,大概是怕我真打算逼死她女儿,低声地哀求道:“秦小姐,求求你放过我女儿吧,她和傅言殇已经不可能了,你又何必赶尽杀绝呢?何况你爸现在也没生命危险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是她杀人未遂。”我打断了楚玥母亲的话,“要不是被我撞见,她已经得逞了!”

    “那你现在想怎么样?”楚玥母亲自知理亏,悻悻地看着我。

    我冷厉道:“离开这里,永远都别再出现在我老公面前。我即便活不了多久,但厉靳寒和张妈都会替我盯着你们。”

    楚玥张了张嘴,浑身上下抖了又抖,我知道,她这会怕是想将和我拼命。

    可我一点也不介意,最糟糕的结果不过是同归于尽,我相信楚玥不会真的舍得她自己的命。

    随之久久的,周围没有一点声音。

    楚玥母亲忍不住扯了扯楚玥,“离开这里吧,继续纠缠下去,只会输得更惨!”

    “可我过够了没钱没势的生活!我凭什么要认输?我不甘心,我不甘心!”楚玥似乎把所有怨气都发泄在她母亲的头上,狂躁地抡起杯子砸过去。

    嘭的一声闷响。

    楚玥母亲被砸得头破血流,整个人僵住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也许,她做梦都想不到,亲生女儿竟会对她动手!

    张妈实在是看不下去了,“可怜天下父母心,连生你养你的母亲都打,楚玥啊,你会有报应的!”

    “轮不到你一个下人在这儿指手画脚!”楚玥拧着眉,不但毫无愧疚之心,反而咬牙切齿的对我说:“秦歌,你不就是想让我离开傅言殇吗?行,你给我五百万,我就离开!”

    五百万?

    我觉得傅言殇当初真是瞎了眼,别说我没有五百万,就算有,我也不会给!

    楚玥见我不说话,估计看出我根本没有钱了,嘲弄道:“连五百万都没有,还有脸来这里跟我谈?秦歌,你不过我捡我吃剩的,傅言殇第一次和我上床的时候,你还不知道在哪个旮旯!”

    所以,傅言殇的第一次,是和楚玥?

    我没来由的不爽,说不出那种自家男人被猪拱了的即视感,到底从何而来。

    张妈见不到我被楚玥刺激,当即摸出手机,要打电话给傅言殇:“像你这种不知羞耻的贱女人,张口就要五百万?我要让少爷看清楚你恶心的嘴脸!”

    楚玥抢先一步拍掉张妈的手机,“我不知羞耻又如何,当初傅言殇还不是爱我如命!五百万很多吗?秦家那个死老头一出手就是一千万!”

    “一千万?”张妈惊讶地看着楚玥:“傅老先生竟然给了你一千万!?”

    楚玥冷哼:“要不是看在钱的份上,我怎么可能离开傅言殇……”

    “哦。原来是这样。”

    一把清冷的男声缓缓响起,短短几秒,病房里的气温跌到零点。

    很冷,是一种贯穿肺腑的寒冷!

    傅言殇不知何时来到门口,反正眉目淡淡的,看不出任何情绪。

    “言殇……”楚玥一下子软了下去,心慌意乱地辩解道:“不是你听到那样的,是秦歌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老婆有五百万。但她没必要给你。”傅言殇迈步来到我身边,轻轻将外套披在我身上:“我们回家。”

    我懵了一下,下意识地问他:“你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“烧得难受,来打退烧针。”傅言殇看了看张妈,“以后出门告诉我一声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,傅少。”张妈顿了顿,忍不住提醒道:“傅少,这个女人由始至终都在欺骗您的感情,实在太可恶了!”

    傅言殇没表态,那股子不容忽视的淡漠,好像在说,他对楚玥,已经连恨都不屑于了。

    “言殇,真的不是你听到那样的,你听我解释啊!”楚玥抱住傅言殇,眼泪汪汪地说:“我是受不了秦歌让我离开你,才胡说八道的,我爱你,怎么可能离开你?”

    傅言殇冷冷地甩开她,“我只相信我看到的、听到的。收回你的爱吧,太脏了。”

    “但秦歌不能生孩子,而且活不了多久了,你居然为了一个快死的人而不要我?”楚玥不死心地指着我,说道:“难道她就很干净?还不是跟其他男人睡过,还生过孩子!”

    傅言殇瞳仁一沉,拉着我走出去的同时,对楚玥说了最后一句:“在我看来,我老婆很干净纯粹。是心灵很干净纯粹。”

    我感到心脏猛地蹦了一下。

    这是我第一次听见他赞我,毫不掩饰的赞了我。

    踏出病房很久,我还能听到楚玥崩溃绝望的哭声,可傅言殇连一丝一毫的情绪波动也没有。

    “你真的不爱她了吗?”我问道。
Back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