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都市言情 > 初婚老公,宠太深

第135章 那种感觉,刺激着我

    我感到心跳漏了一拍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这句话对我的诱惑性,实在太大了。

    沈寒见我怔愣,继续说:“反正我也不着急,你慢慢考虑一下吧,我的手机二十四小时为你开机。”

    我看着他得意的模样,愈发觉得这个畜生面目可憎。

    可他确实捏准了我的命脉,之前是林薇,现在是傅言殇母亲……

    沈寒和江玉离开好一会,我还回不过神来,满心满脑都在想,他到底有什么办法唤醒傅言殇母亲。

    张妈似乎从对话中听出了我和沈家的关系,轻声道:“少夫人,我觉得他就是瞎扯谈,夫人不省人事了这么多年,国内外的专家都没办法,你可不要信他的话。”

    我点点头,“这件事先别让傅言殇知道,我好好想想。”

    张妈笑道:“少夫人您就放心吧,任何有可能破坏您和少爷关系的话,我都不会说的,这么多年来,我早就把少爷当成亲人了,我也希望他幸福甜蜜啊。”

    “张妈,他真的很喜欢孩子?”我忍不住问道。

    想想,昨晚他在我体内释放了一次又一次,如果我的输卵管没问题,怕是有很大的机率怀孕了。

    可我的输卵管偏偏有问题。

    张妈长长地叹了一口气:“是的。少爷真的很喜欢孩子。也许是童年过得太孤单了,我记得他曾经说过,将来想有两个孩子,无论男女,有两个孩子就好,可以互相陪伴。”

    “少夫人,您和少爷还这么年轻,现在的医学又这么发达,我觉得孩子一定会有的。”

    我没说话,我活不了多久了,即便有可能怀孕,也不见得能撑到分娩的那天。

    何况,没有母亲在身边的孩子最遭罪,我怎么可能让我的孩子像野草一样,任人嘲弄轻视、肆意践踏?

    我不要孩子。

    死也不要!

    吃过早餐,傅言殇还没有醒,但烧已经退了。

    安妮打来电话过来,说合作方已经到了,就等我回去正室签订项目合同。

    张妈见我有事,便说道:“少夫人,您尽管去忙,等会少爷醒了,我告诉他一声就行。”

    我看了看时间,才九点多,签订合同估计半个小时就能完成的时候,便说:“那我回来的时候顺便去趟超市,晚上包饺子吃吧,今天过冬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,冬至大过年,一家人坐在一起吃饺子,特别温馨呢。”张妈想了想,又说:“要不喊傅老先生过来一起吃?他们父子俩很多年没有一起用餐了。”

    我当然没意见,“好。”

    *****

    回到公司。

    签订合同的过程其实只有几分钟。

    我百感交集,这是我人生中拿到的第一份巨额项目合同。

    安妮见我恍惚,笑着打趣道:“秦总,我觉得咱们公司一定会越来越好的,有您和傅少夫这对妻档坐镇,公司肯定更上一层楼啊。”

    我心湖一荡,“夫妻档?”

    安妮说:“是呀,刚才和咱们公司达成项目合作的,是傅氏集团旗下的一间子公司。”

    “傅氏集团?”我懵了一下,那不是我最初工作的东家么。

    安妮只当我害羞,笑嘻嘻地说:“秦总,您真是让我羡慕死啦,您家老公不但是傅氏集团的终极大boss,还是医学界权威呢,有钱有势又有名!”

    我一下子想起遇见傅言殇的场景。

    我特别傻气的告诉他,我在傅氏集团工作……

    想想,也许冥冥之中早已注定好了一切。

    我鼻子一酸,想哭又想笑,更想立即问问傅言殇,为什么不告诉我他就是傅氏集团的掌权人。

    这时,手机突然响了,是林薇的号码。

    我摁了接听键,没说话。

    “秦歌,你到底和沈寒说了什么?他对我说,我再也没有利用价值了……”

    林薇的声音很虚弱,还带着绝望的哭腔:“他打我,我还怀着他的孩子啊,他竟然下得了手打我!”

    “我的孩子,硬生生被他打没了……秦歌,一定是你让沈寒这样对我的!”

    我心下一沉,没想到沈寒竟会打到林薇流产。

    “我没说什么,只说了我没有你这种闺蜜。”

    林薇明显不信,咬牙切齿地咒骂我:“你生不出孩子,就妒忌我怀孕,秦歌,像你这种恶毒的女人就活该众叛亲离,孤苦无依!”

    “我恶毒吗?”我苦笑一下,“明知道沈寒是个心狠手辣的人渣,却还要怀他的孩子,一切都是你咎由自取的。”

    林薇似乎被我噎住了,过了好一会才说:“今天之前,沈寒对我还好好的,可见了你回来后,就开始对我拳打脚踢,可怜我那孩子,就这样没了!”

    我皱了皱眉,压下涌上心头的难过,冷漠道:“我有事忙,就这样。”

    “秦歌你个贱人,生不了孩子真是太便宜了你!你就应该再经历一次眼睁睁看着孩子惨死的痛苦!哈哈哈,我真希望你怀上傅言殇的孩子,然后活生生被他打掉呢……”

    我咬了咬牙,蓦地挂断了通话。

    可也不知道是不是昨晚过度缠绵,傅言殇在我体内释放的那种感觉,反复刺激着我,说不出为什么,我突然有点忐忑。

    万一,输卵管已经正常了呢?

    “秦总?”安妮竖起两根在我眼前晃了晃,“您没事吧?脸色一下子白了。”

    我使劲敲了敲自己的脑袋,“没事。”

    “昨晚纵欲过度了吧?”安妮真是奔放又直接的人,压低声音提醒道:“过一段时间,可以用验孕棒测一下哦!”

    我感到脸上烧得厉害,一时之间,竟不知道如何接话才好。

    出了公司。

    我去了一趟医院。

    父亲的情况倒还算稳定,我进去的时候,恰好醒了。

    “天佑呢?”

    这是他口齿不清问出的第一句话。

    我没看父亲,拉开床边的椅子坐下,打开快餐盒:“来的路上买了水饺,你趁热吃。”

    “天、天佑呢……今天我问医护人员,可他们都不告诉我。”父亲吃力地抓住我的手,“楚玥那个贱人今天都不见人了,她去了哪?”
Back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