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都市言情 > 初婚老公,宠太深

第136章 为什么要我怀孕

    我不知如何回答。

    想想,楚玥绝对不可能就这样离开,哪怕昨晚傅言殇已经把话清楚了,可我觉得她肯定不会放手。

    但她在酝酿什么招数,一时之间,我还真想不到。

    “天佑死了?是不是被楚玥杀死了!?”

    父亲见我不说话,似乎瞬间明白了,气喘吁吁地指着我骂:“一定是你不愿意救他,他才会被楚玥弄死的,秦歌你个恶毒的贱人,为什么死的不是你!”

    我恶毒吗?

    我咀嚼着父亲和林薇如出一辙的语气,突然觉得自己很傻。

    “这是我第二次陪你过冬,也是最后一次了。”

    我忍着满心的苦楚对父亲笑,将饺子夹到他嘴边,尽管我知道他一定不会吃。

    “上次过冬,我以为我拥有疼爱我的父亲,你夹了饺子给我,我觉得我一辈子也忘记不了那种被父亲宠着的感觉。”

    “可现在,我回想起当时的场景,就感到无比恶心。”

    父亲像是受不了我淡漠的语气,瞪着我说:“所以你现在是来羞辱我的?”

    我摇摇头,“不是。我是来报复你的。当初你怎样放任我在精神病院自生自灭,现在我就怎样还给你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但没有儿子送终,就连女儿也没有,我亲爱的……爸爸。”

    父亲足足怔了好几秒,不敢置信地怒吼:“贱人,恶毒的贱人!”

    我就像个毫不在意的聋子一起,放下饺子,转身往外走。

    走到门口的时候,楚玥恰好闪身挡住我的去路。

    “可以啊,秦歌,你狠起来也挺绝的!”

    我的心情实在糟糕透顶,根本表现搭理楚玥,“让开!”

    楚玥这次倒是特别愉快的让开了,似笑非笑道:“你以为你得到傅言殇了吗?哈哈哈,真蠢,他只是在玩弄你而已。”

    我冷笑了下,“就算玩弄,也是我和傅言殇的事,与你无关。”

    楚玥眉头一拧,仿佛被我激怒了,阴阳怪气地说:“你的好日子不长了,你最好祈祷你的输卵管一直有问题,否则一旦怀孕,你会生不如死的~!”

    我心里没来由的‘咯噔’了一下。

    相比于昨晚的癫狂和颓败,现在这个女人所说的每一个字,都透着一种幸灾乐祸。

    她到底是什么意思?

    我很确定她不是在胡说!

    楚玥似乎很乐意看到我沉默,“秦歌,我以后的每一天,都会烧香拜佛祈祷你怀孕的。”

    我稳了稳心神,扯出一个若无其事的笑容:“与其祈祷我怀孕,你不如祈祷你杀掉天佑的罪证没人发现吧。天网恢恢疏而不漏,你终会遭受惩罚。”

    楚玥脸色一变:“你!”

    我没有再理会她,踏出医院的同时,给张妈打了个电话:“傅言殇醒了吗?”

    张妈说道:“醒了,刚刚出门。”

    “他去哪?”

    “少爷没说,不过肯定不是回医院就对了,因为少爷是穿休闲装出门的,说傍晚才回来。”

    我一愣。

    印象中,傅言殇极少穿休闲装。

    可今天,他这是特意穿上去哪里?

    一路上,我满心满脑都回荡着楚玥那些话。

    原本计划着去超市买食材和各种日用品的,可头来,却是买了包饺子的馅料就回去了。

    张妈见我精神状态不对,便让回房间休息,还说等会傅老先生就过来了,傅家习惯冬至早点开饭。

    我拉着张妈,直接问她:“傅言殇那么喜欢孩子,真的只是因为童年太孤单?”

    “可能是吧,反正我记得少爷是这么说过的。”张妈顿了顿,又说:“要是少夫人您真的想知道,等会可以问问傅老先生呀。”

    我想想也是,有些事傅言殇不打算告诉我,但是他的父亲,应该不会对我隐瞒。

    毕竟他连只给我三个月怀孕那种话,都直接说了。

    下午四点,外面传来了开门的声音。

    张妈在厨房调制蘸酱,我知道是傅言殇父亲来了,便走到客厅。

    傅言殇父亲径直递了红酒给我,“那不孝子喜欢喝的。等会你陪他喝点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在这里吃晚饭吗?”我硬着头皮说:“傅言殇过一会就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他皱着眉,“我知道他每年冬至都要去陪那个人,所以提前过来了。留下来吃晚饭就免了吧,我们说不句话准吵架。”

    那个人?

    我很想知道是谁,也就直接问了:“是他母亲吗?”

    “不是。在傅言殇那个逆子心里,他妈妈估计排在第二位,思瑶才是第一位啊。”

    我懵了一下,“思瑶?是他之前的女朋友?”

    傅言殇父亲摇摇头,“不是。好了,反正这件事你没必要知道,赶紧怀孕生子才是正道,我还是那句话,三个月,要是你依然怀不上孩子,就离开傅言殇。”

    话说到这个份上,我再问下去就是自讨没趣了。

    傅言殇父亲没再说什么,吩咐张妈多做点补气血的吃食给我后,就离开了。

    “张妈,思瑶是谁?”能够排在傅言殇心里第一位的人,怕是比楚玥重要千百倍吧?

    张妈想了又想,最后认真道:“少夫人,我也是刚刚才知道这个名字,之前我从未听傅老先生提及过。”

    “噢,感觉是个和傅言殇关系很亲密的女孩子。”我心中酸意泛滥,一下子也没了包饺子的兴致,闷闷道:“他知道我的所有,可我却好像从来没看清楚过他。”

    张妈笑着安慰我:“少夫人,您跟少爷是夫妻,有什么看不清、摸不透的,面对面问个明白不就好了嘛。”

    我没说话,他不想说的,即便问了,也不见得会告诉我。

    傍晚时分,外面突然狂风暴雨。

    傅言殇踏进家门的时候,浑身上下都湿透了。

    我看着他清冷的眉眼,像个等待丈夫回家吃饭的小女人一样喊他去换衣服、洗手吃饭。

    傅言殇颔首,大概是看出了我在强颜欢笑,脚步一顿,在我面前站定。

    “你有心事?”

    我点头也不是,摇头也不是,明明很想直接问他思瑶是谁,可话到嘴边,竟然变成了:“很少见你穿休闲服,你去哪里了?”
Back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