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都市言情 > 初婚老公,宠太深

第143章 那件事太禽兽了

    我条件反射般看了看傅言殇。

    他的目光恰好落在我的脸上,像是毫不介意我直接说。

    想想,好像也没什么好忌讳的。

    “我和傅言殇在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会是在那个阴森森的老宅子吧?”厉靳寒火急火燎地打断了我的话,“秦歌,我听我说,那老宅子邪气得很,附近都没有人住的!”

    我一愣。

    邪气得很是什么意思?

    但是这些疑惑,我不好当着傅言殇和思瑶的面问,便推脱手机快没电了,等会充电后回拨给他。

    厉靳寒见我这样说,大概也知道我不方便说话了,特别严肃地叮嘱我:“反正在他家老宅子里,你没事就不要乱走就对了。”

    我觉得很奇怪。

    老宅子虽然比较冷清,但不得不说,整体环境还是挺好的,并没有别扭、不舒服的感觉。

    再说了,有傅言殇在,我就莫名心安,即便来到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,也不会害怕和恐慌。

    这时,墙上的挂钟响起。

    我抬眸一看,已经接近六点了。

    傅思瑶拉得我的手更紧,“嫂子,我带你上楼看看吧,晚餐交给我哥负责就好,他煮的东西都很好吃呢。”

    我自然同意:“好。”

    傅言殇也没说什么,让我把行李袋拿上楼,便起身走进厨房,准备晚餐了。

    来到古堡二楼。

    傅思瑶推开走廊最尽头的房门,带着我走进去。

    “嫂子,这是我哥的房间。小时候寒暑假,他都会回来小住的,还算简洁干净吧?”

    我看了下软绵绵的地毯,纤尘不染,应该是经常有人打理才能干净到这种程度。

    “思瑶,平时都是你一个人住在这里吗?”我忍不住问。

    傅思瑶点点头,“对呀,除了周三有钟点工阿姨过来打扫,其他时候都是我一个人住这里。我不喜欢热闹,习惯了一个人住。”

    “可附近好像都没有人居住,你不害怕吗?”老实说,若是我独自住在这个古堡里,恐怕晚上会睡不着觉。

    因为感觉实在太阴森森了!

    傅思瑶怔了几秒,“害怕?不会啊,这是我们傅家的祖屋,而且我爸就是死在屋后的,住在这里,我会觉得我父母从未离开过我。”

    我禁不住一阵毛骨悚然。

    觉得傅思瑶特别大胆的同时,又觉得整个庄园愈发阴沉、诡异了。

    傅思瑶见我恍惚,又说道:“当年的绑架案,歹徒把我和我哥关在古堡里,因为是老宅子,位置又偏僻,那时这里只有一个看守庄园的老伯。”

    “老伯就在我的面前死去,还有我爸……我眼睁睁看着他们被坏人割断脖子,鲜红的血液一直流一直流。”

    我默默地听着,内心早已泛起惊涛骇浪。

    一个二十出头的女人,独自住在充满血腥回忆的祖宅里,我觉得她不是心理特别强大,就是心理有问题!

    可仔细看傅思瑶的一言一行,我又看不出哪里有问题。

    “都过去了。”我不知道怎么安慰她。

    傅思瑶笑笑,“是啊,都过去了。现在看到我哥娶了个这么漂亮的嫂子,我很开心,真的很开心。嫂子你休息一下吧,我下楼看看晚餐准备得怎么样了。”

    我正想回拨电话给厉靳寒问个清楚,便说:“好的,我先放好行李。”

    傅思瑶出去后,空荡荡的卧室更显得阴森了。

    明明室内面积很大,可是只有三件家私。

    床、梳妆台、衣柜。

    我轻轻关上卧室门,拨通厉靳寒的电话:“傅家老宅子到底有什么不对劲,你为什么说邪气?”

    厉靳寒很直接的告诉我:“我也是昨天才知道,傅言殇小时候遭遇过绑架。就是在他们老家荒置的祖宅那里。”

    “当时的情况,简直惨绝人寰。不但傅言殇的叔婶死了,连他年仅四岁的小堂妹,也被歹徒猥亵,赤身裸~体的……”

    厉靳寒说到这里,语气一顿,大概是那些歹徒做的事太禽兽了,他没办法说出口。

    我心头一抽,作为一个成年女性被人强,尚且痛不欲生,更何况是当时年仅四岁的傅思瑶……

    “后来呢?”

    厉靳寒叹了口气:“后来傅思瑶就疯了,在精神病院接受治疗了几年。哦对,就是在当初你在的那间精神病院。”

    “本来傅思瑶出院后的精神情况一直很稳定,但两年前又突然发作,所以傅言殇每隔一段时间,都会去一趟精神病院给傅思瑶拿药。”

    我不自觉地咬了咬嘴唇。

    难怪最开始,傅言殇会出现在精神病院,原来是给傅思瑶拿药的。

    厉靳寒仿佛洞悉了我在想什么,继续说道:“我是傅言殇最好的朋友吧,可那家伙从来没给我说过他堂妹的事,藏得那么深,这里面肯定不正常!”

    “任何一个女人经历过那种事,都不会希望太多人知道吧。”我倒没往更深一层的方向去想,“里面再不正常,也不可能是俗套的兄妹乱~伦恋故事。他们的五官很像,应该是存在血缘关系的兄妹。”

    “我查过精神病院的记录了,他们是存在血缘关系的兄妹没错,但傅思瑶是精神病患者,难保她对傅言殇没有想法。”

    我回想了一下刚才傅思瑶在面对傅言殇时的表情,很正常,没有丝毫暧昧之处。

    “傅言殇那么孤傲冷清的人,不可能和自己的堂妹暧昧不清。”我盯着无名指上的婚戒,坚定道:“他不会的,绝对不会。”

    厉靳寒想了想,似乎也觉得他想多了,笑道:“也是,一只巴掌拍不响。不过一个年轻女人住在死过人的老宅子里,肯定是不对劲的。反正你多注意傅思瑶,我查查楚玥从哪里知道这件事的。”

    “嗯,我知道了,谢谢你。”

    “谢我就请我吃烧烤咯。”厉靳寒半真半假地说:“若有一天,傅言殇辜负了你,记得考虑一下我。秦歌,世上不止傅言殇和沈寒两个男人。”

    我不知道如何接话,只好避重就轻道:“回去一定请你吃烧烤。”

    “就这么愉快地决定了。等你回来。”

    挂断通话后,我望向行李袋,这才留意到行李袋鼓鼓的。

    除了放衣物,傅言殇还装了什么在里面?
Back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