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都市言情 > 初婚老公,宠太深

第144章 会有点疼,让我忍着

    咔嚓——

    拉链划开的同时,各种各样的药瓶显露出来。

    我懵了一下,将药瓶一一拿出来之后,发现除了放置衣物的隔层,还有一个暗格。

    打开暗格一看,里面竟然放着注射器和注射液!

    我虽然不是学医的,可毕竟在精神病院待过,一下子就分辨出注射液并不是镇定剂之类的药物。

    可到底是用于哪方面的,我又无法确定。

    我用手机拍下注射液瓶子,发给厉靳寒,问他这是什么注射液。

    厉靳寒很快回复我:“看着像营养针。但不敢肯定。”

    我满心满脑都在想傅言殇要干嘛,便回道:“等会我直接问问傅言殇。”

    “行吧,我觉得应该是给傅思瑶准备的,要知道精神病患者一旦发病,不吃不喝是常有的事,这种时候就要用营养针来吊命了。”厉靳寒猜测道。

    我想想,觉得也是,拿出换洗的衣物后,便将药瓶和注射液放回旅行袋。

    下楼的时候,外面的天色已经全暗了。

    但庄园内外灯火通明,暖暖的饭菜香味渗透寒风,感觉倒是没有刚来时那种阴森森的感觉了。

    我走到厨房门口,不动声色地看着傅言殇和傅思瑶。

    他们正在淘米洗菜,交谈的话题也就局限日常生活,看不出一丁点不正常。

    “哥,我看得出来嫂子是个有故事,懂得珍惜和感恩的女人。”

    傅思瑶认真地洗着菜,没发现我就站在门口。

    傅言殇颔首,“确实是有故事的女人。很多时候,我都觉得你嫂子的经历和我有点像。即便我在她面前不愿意承认,可我和她都有个不靠谱的父亲,都被最亲密的人背弃过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,你和嫂子是有情感上的共鸣吗?”

    “算是吧。”傅言殇唇角一勾,“人和人之间的感觉很奇妙,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,一看到秦歌皱眉,我的情绪就会莫名其妙的被她牵引。”

    傅思瑶笑嘻嘻的打趣道:“哥,你爱嫂子?比当初爱楚玥更爱喽?”

    傅言殇眉心一拧,仿佛问问住了,沉默了好几秒才说:“我没想过这个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好吧,我觉得你爱秦歌多于爱楚玥,你可没带过楚玥来老宅子。”傅思瑶踮起脚尖,娇小的身子刚好到达傅言殇的肩膀,“哥,你和秦歌一定要幸福美满,我看见她的第一眼,就非常喜欢她,觉得她是一个好女人。”

    傅言殇唇角的笑意更深,“很少见你夸人,怎么对秦歌赞不绝口?”

    “不告诉你~!”傅思瑶俏皮地吐了吐舌头:“哥,你和秦歌会在这里住多久呀?”

    “一周。”

    “住一个月行不行?以前每年冬至你都留在古堡过夜的,可今年,你冒着狂风暴雨都要赶回去。”傅思瑶垮下小脸,“至少等我和心仪的男人确定了关系才走,行不行?”

    傅言殇说:“晚上我和秦歌商量下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我听着他们兄妹之间最的的对话。

    愈发觉得自己和厉靳寒都想得太多了。

    我默默地转身来到大厅,电视柜上摆放着全家福特别抢眼。

    傅言殇和傅思瑶紧密相依,身后是傅家的长辈,一家子齐齐整整的,很温馨幸福。

    这时,傅思瑶搓着手走过来,“嫂子,你在看什么呢?”

    “看全家福,思瑶,你和傅言殇长得真的狠像,特别是小时候,五官几乎是一样的。”我惊叹道。

    傅思瑶甜甜地笑开:“那当然,我和我哥是有血缘关系的,都是Rh阴性血。”

    我愣了愣,傅思瑶也是Rh阴性血么?

    “嫂子?”傅思瑶扯了扯我的衣角,“你在想什么呢?”

    我摇摇头,“没、没什么。”

    傅思瑶看着我的眼睛,拉着我折回二楼,踏进她的房间。

    我望着房间里堆积如山的塑胶婴儿娃娃,简直怀疑自己看错了!

    “嫂子,我特别喜欢小孩子。”傅思瑶拎起一个塑胶娃娃,大大方方地塞进我手里,“自从绑架案发生后,所有亲人都唾弃我,只有我哥,他说,思瑶,别怕,你不是一个人,你还有我。”

    “后来,他上学了,怕我孤单,便隔三差五送娃娃给我。嫂子,你赶紧和我哥生几个孩子吧,我做梦都想抱抱我哥的孩子呢~!”

    我没来由的心身俱颤。

    一个成年人的房间,除了大床就只有娃娃,而且还是仿真的塑胶娃娃,这简直太惊悚了!

    我极力保持平静,一字一句地说:“思瑶,我生不了孩子,你那么喜欢小孩子,就赶紧结婚生几个啊。”

    “我是有这个打算的,可我心仪的那个男人,还没有和我确定关系。”傅思瑶情不自禁地摸了摸我的肚子,“为什么生不了孩子?是不孕症吗?没事的,我听说国外有一种注射液,打了之后就很容易怀孕……”

    我‘咯噔’一下,背脊已经沁出了一层冷汗“谁说的?”

    傅思瑶想了又想,最后认真道:“好像是哥,又好像是其他人……我记不清楚了,反正应该是有那种注射液的。”

    我感到一股前所未有的冷意倾覆而来。

    旅行袋里那些注射液,到底是用来做什么的?

    我恨不得立即冲到傅言殇的面前,问个清清楚楚!

    可我才一挪步,才惊觉脚下竟像灌了铅般沉重。

    也许是我怕了,怕傅言殇急切的想我怀孕生子,只是用来讨傅思瑶的欢喜。

    “嫂子,你的脸色怎么一下子变得那么惨白?”傅思瑶摸了一下我的额头,担心道:“你发烧了,我喊哥上来,看看要不要吃药打针。”

    我连忙扯住她,“我回房间躺一下就好,不需要打针。”

    可傅思瑶根本不听我的,挣脱我的手就跑了下去。

    很快,傅言殇就上来了。

    他摸了摸我的额头,然后圈着我的腰,一边带着我走回他的卧室。

    “知道你身体不好,带了药和注射液,等会你忍着点,打针可能会有点疼。”

    我禁不住一抖。

    那些药和针,是给我准备的!?

    “不!我只是低烧而已,不需要打针!”我抗拒地看着傅言殇,“而且,你带来的那些注射液,是不是排卵针之类的?”
Back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