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都市言情 > 初婚老公,宠太深

第151章 羞人的事,我不想怀孕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傅言殇语气坚定。

    我悬着的一颗心瞬间落地,顿了好几次,才组织好语言。

    “昨晚的一切,都是傅思瑶和沈寒设计的,在庄园的时候,她就要挟过我,要我怀沈寒的孩子。因为我舅父当年,侵犯了她。可我没想到刚回来,沈寒就找上门……”

    说实话,我不是没有戒备心,只是没想到沈寒竟会大胆到闯进来,更没想到张妈会被傅思瑶弄晕。

    “嫂子,你在胡说八道什么?”

    傅思瑶大概没想到我会选择坦白,无比委屈地抹了抹眼泪:“我什么时候威胁过你?我根本不认识什么沈寒。”

    我皱了皱眉,也怪我大意,在庄园的时候,没想起将她说的话录下来,现在真是百口莫辩了。

    傅思瑶估计吃准了我拿不出证据,进一步苦诉道:“哥,我怎么可能要挟你老婆怀其他男人的孩子呢?嫂子冤枉我,她自己饥渴难耐,现在事情败露了,就胡说八道!”

    “我没有冤枉你,你亲口跟我说的,你爱沈寒……”

    “够了!”傅言殇父亲沉着脸打断了我的话,一板一眼的对我说:“我没兴趣知道这些,秦歌,你立即去医院给我做个妇科检查,要是有精.液残留,就和傅言殇离婚吧,傅家不接受肮脏的野种!”

    精.液残留?

    我不自觉地颤了一下。

    万一真检出体内有精.液残留,我该如何面对傅言殇?

    傅言殇似乎感应到了我的恐慌,手臂一收,搂得我更紧。

    “爸,我不允许我老婆做这种无谓的检查。”

    他父亲气得抡拳砸过来,“混账!别以为翅膀硬了,老子就管不了你了!秦歌不去做检查,我就立即将你妈扔到山旮旯,让你一辈子都见不到她!”

    傅言殇抿着薄唇,温湿的血沿着唇角溢出,可见这一拳他父亲是用了全部气力出手的,连一点情面也不留。

    我心惊肉跳地看着他,自责、愧疚、心疼……什么情绪都有。

    “我去做检查。”

    我低声地说着,只知道这个男人本不该承受这些,都是因为我……

    “秦歌。”傅言殇的眉心拧成‘川’字,冷声道:“我不同意。”

    我知道他是顾虑我的感受,便扯出一个故作轻松的笑容,“若是检查出有精.液残留,我正好告沈寒强.奸。”

    傅言殇一怔,正要说话,傅思瑶却抢先一步说:“哥,伯母可不能被扔进山旮旯啊,没有专业的医护人员护理,她会死的!”

    母子连心,这一句话,可算捏住了傅言殇的命脉。

    张妈见客厅里的气氛越来越僵,忍不住劝道:“其实做个检查也没什么,少爷,您就让步一次吧,您爸也是为您好。”

    傅言殇没说话。

    可我看得出来,他在压抑着怒火,对他父亲滔天的怒火!

    *****

    来到医院。

    我忍着满心的屈辱躺下,张开双腿。

    医生检查完之后,很明确地说:“傅太太,您的体内是有精.液残留的。但是不存在撕裂,外观上分析应该没有被强行侵入,是正常的性.行为现象。”

    我只觉得脑袋‘嗡’的一声炸开了。

    有精.液残留?

    难道我真的被沈寒强了!?

    我没来由的一阵恶心,已经不知道从今往后,该怎么面对傅言殇了。

    医生见我脸色不对,查了我之前做的各项身体检查之后,严肃地提醒我:“傅太太,紧急避孕药之类的药物,您尽量不要服用。因为您的身体底子很差,服用紧急避孕药会出现严重的过敏反应,甚至有可能危及生命。”

    我清晰感到自己的手脚一寸寸冰冷下去。

    走出检查室的时候,我的脸上已经没有一点血色了。

    傅言殇上前一步,握紧我的手。

    他那么聪明的人,一定从我的表情中看出检查结果了。

    我又羞又愧,虽然不至于被强了就要生要死,可面对傅言殇温润的眉眼,我觉得自己很脏。

    傅言殇父亲看看我,又看看走出来的医生,大概是不愿意家丑外扬,压低声音说:“检查结果呢?别存档,直接给我就行。”

    医生可能也猜到什么了,一边将检查结果递给他,一边试探道:“傅老先生,您儿媳妇的输卵管有问题,即使和其他人发生关系,怀孕的机率也不大。性.~生活十天后,来做个血HCG检测,就能初步确定是否怀孕了,所以您是不是让您儿媳妇十天后再来做个检查?”

    傅言殇父亲一听,脸色总算好看了几分,对我和傅言殇说:“那就十天后来做血HCG检测。如果怀上野种了,就打掉,这是我最后的让步。”

    傅言殇立即反驳道:“血HCG在房事后七到十天就会出现变化,即使秦歌怀孕了,孩子也有可能是我的。”

    “之前你们睡了那么久也没怀上,怎么可能偏偏这么巧?”傅言殇父亲把声音压得很低,“总之怀孕了,那就必须打掉,你不怕丢人,我可嫌你娶了个这样浪荡的女人!”

    我实在不想傅言殇因为我而和他父亲闹僵,便一咬牙,逼着自己狠心道:“如果真怀孕了,我不会要这个孩子的。”

    发生了昨晚那种事,无论孩子是谁的,我都说不清楚了,既然如此,还不如干脆利落的打掉!

    出了医院。

    傅言殇一言不发地拉着我上车。

    我不知道他在气什么,想去告沈寒强.奸,可刚才医生说了,没有强行侵入的痕迹。

    只怕到时候不但告不成沈寒,还会让整个傅家颜面扫地!

    “傅言殇,我们离婚吧。”

    我低着头不看他。

    这是我第二次跟他提离婚。

    第一次是因为恨他说我是生育工具,现在却是因为不想再连累他。

    傅言殇搭在方向盘上的手一顿,侧过脸盯着我:“离婚?”

    我重重地点点头。

    他皱着眉捏住我的下巴:“给我一个理由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我和沈寒……”

    “老子不介意!”傅言殇瞳仁一沉,像是被‘离婚’二字搅得心烦意乱,咬牙切齿道:“秦歌,你老公我介意的,是昨晚我怎么没留下来,让沈寒那个人渣有机可乘!”

    这一句‘你老公我’,让我瞬间泪流满面,“可是傅言殇,我舅父当年玷污了傅思瑶,他也有份害死你叔婶。”
Back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