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都市言情 > 初婚老公,宠太深

第152章 上过床就有可能?

    随之久久的,傅言殇都没说话。

    我不知道他到底在想什么,但话已经说开了,我只能硬着头皮说下去。

    “所以,你应该会痛恨我吧?”

    傅言殇一瞬不瞬地看着我。

    这一眼,他看了很久,久到让我觉得,他在考虑怎样弄死我!

    “秦歌。”傅言殇薄唇一抿:“你是你,你舅父是舅父,我分得很清楚。”

    我一愣,没想到压在我心头沉得要命的事,在他看来根本与我无关。

    “你不怨恨我吗?”

    他沉沉道:“你说,你是做了杀人放火的事,还有坑蒙拐骗,我怨恨你什么?”

    我鼻子一酸,没想到他竟丝毫不迁怒于我……

    傅言殇见我恍惚,无声地叹了口气,“至于思瑶……当年她是有机会逃走的,但她怕歹徒会伤害我,便选择折回来陪着我。”

    “很傻吧?我永远都记得她说的那句‘哥,无论生死,我都不会离开你’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,即便思瑶真的和沈寒一起威胁你,我也希望你相信我,让我来查清楚和处理这件事。”

    他的话一句比一句低沉诚恳,我看得出来,他们兄妹俩的感情真的特别好,毕竟共同经历过生死,这种亲情是谁也无法取代的。

    我努力忽略心底的委屈,点点头,“好。我不再过问这件事。”

    之后我们谁都没有再提我被沈寒强的那件事,回到家后,我简单梳洗了一下,随后直接开车回公司。

    我不想面对傅思瑶。

    我怕我一看见她白莲花般伪善的嘴脸,就会忍不住揪住她的头发,狠狠扇她几个耳光!

    傅言殇说的没错,我是我,我舅父是我舅父。

    我不亏欠傅思瑶什么。

    *****

    回到公司。

    我做的第一件事,就是打电话给秦柔。

    很快,秦柔就来到我办公室。

    我盯着秦柔看了几秒,“一段时间没见,你憔悴了不少,想必是知道了沈寒在外面有不少女人吧?”

    秦柔的脸色一暗。

    “傅思瑶和林薇都是贱人,沈寒只是利用她们而已,他终有一天会回到我身边的!”

    我冷笑一下,“你还要继续自欺欺人吗,沈寒根本不爱你。两年前他就和傅思瑶上床了,在你挪用公款倒贴他的时候,他转身就和别人上床了。”

    秦柔瞪着我,估计被我戳穿的感觉并不好受,声音一下子尖锐起来:“你约我来,就是为了嘲弄我自作自受的?”

    我摇摇头,“当然不是。我想要沈寒害死我妈的证据,别说你没有,我知道你手里一定有不少他见不得光的罪证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,秦歌,你是不是疯了,即便我手里有他的罪证,我为什么要给你啊!”

    我直接打开挎包,将我的就诊记录本甩给秦柔,“因为他禽兽不如,应该身败名裂。”

    秦柔翻了翻我的就诊记录本,当看到‘体内有精.液残留’那一页,脸色彻底阴沉下去。

    没什么比忍受自己深爱的男人一次次背叛更绝望的了。

    爱有多深,很就会有多浓,我相信秦柔绝对比我更痛恨沈寒!

    “沈寒……沈寒……”

    秦柔望着就诊记录本哭哭又笑笑,仿佛那就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,崩溃地低吼:“为什么要这样对我?我把整颗心都给了他,结果就换来一次次的背叛!?”

    我没说话,说不上为什么,竟有点可怜秦柔。

    秦柔捂着脸哭了很久,最后幽怨地望着我说:“我可以把我手上的证据给你,不过,要是你怀孕了,要把孩子生下来,我要沈寒在监狱中看着他的种喊别人作父亲!”

    我没想到秦柔会提出这种要求,一时之间,不知道如何接话。

    秦柔大概看出了我不想要这个孩子,怨毒道:“秦歌,做事就要付出点代价,报复也是一样的。你这个人就是心不够狠,不然哪会被欺负得那么惨啊?”

    “哦对了,前几天我跟楚玥碰了碰面,她好像后悔了,决定讨好傅思瑶,然后找机会和傅言殇重新开始呢。你要想和傅言殇过下去,就先让傅言殇看清楚傅思瑶有多白莲花吧!”

    我笑笑,“傅言殇和楚玥没可能了。”

    “没可能?呵呵,男女之间只要上过床,就没什么不可能的。要知道楚玥的子宫和输卵管都很正常,怀孕生子那是分分钟的事!”

    秦柔说完,有生以来第一次平静地喊了我一声“姐姐”,苦笑着说:“你比我幸运,遇见了傅言殇。而我,怕是这辈子都放不下沈寒了。”

    “放不下也要放,因为不值得。”我说。

    秦柔特别绝望地摇摇头,“我做不到。也许只有心脏停止了跳动,我才能够不想他。好了,我还有事,他的罪证我会打印好寄给你,别忘了生下孩子来报复他。”

    我总觉得秦柔的语气哀恸到了极点,甚至还有点厌世的感觉,偏偏安妮就在这时敲了敲门,说道:“秦总,月度会议要开始了,各部门负责人都在会议室等着您。”

    秦柔迅速抹干眼泪,“秦总秦总,安妮,你曾经也这样称呼我的呢。物是人非的感觉真是糟糕透了,你们去开会吧,我想在这里待一会,这个办公室窗外的风景,以前我每天都喜欢看的。”

    我没有拒绝,拿了会议相关的文件,便和安妮去会议室了。

    半个小时后,会议结束。

    我回到办公室一看,秦柔已经走了,办公桌上贴着一张便签条,是秦柔的字迹。

    ‘我生来骄傲,觉得即使错了,也绝不会道歉,但如今,我想对你说一句对不起。’

    我一愣。

    突然觉得秦柔怕是要轻生,再拨打她的手机,那边已经关机状态了!

    安妮见我着急,一边找出温文芳的手机号码给我,一边安慰道:“秦总,你先别胡思乱想,秦柔那么精明的人,不可能做傻事的。”

    我没说话,以前当然不会,可现在她什么都没有了!

    怔神间,温文芳已经接听了电话:“秦歌?那个傅思瑶是谁呀?小柔刚才回来拿了刀子,说要去见傅思瑶!”
Back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