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都市言情 > 初婚老公,宠太深

第153章 做这种事会害羞

    我心里‘咯噔’一下,连忙抓起车匙往外走。

    安妮放心不下,连忙跟着我走出办公室。

    “秦总,你这是要去哪?”

    “回家。”

    这个时间点,傅言殇估计出门了,张妈毕竟上了岁数,要是秦柔真打算跟傅思瑶拼命的话,我觉得傅思瑶绝对不是秦柔的对手。

    因为一个万念俱灰的人,真会豁出去拼命的!

    安妮见我径直踏进电梯,很想跟进来,可部门职员恰好在这时拉住了她:“安妮,外联部有份加急文件放在你这,你赶紧给他们部门送回去吧,他们部门负责人催了好几次了。”

    安妮脚步一顿,只好对我说:“秦总您万事小心,路上注意开车。”

    我点点头,“我知道了,谢谢你啊安妮。”

    安妮一愣,大概是没想到我会跟她说‘谢谢’,用特别认真的语气说:“秦总,公司的事务我会帮您打理好的,你尽管放心。”

    我莫民滋生出一种久违了的感动。

    即便经历过那么多不幸,可我的身边仍然不乏暖心的人,傅言殇、厉靳寒、安妮……我觉得有他们陪着我就足够了。

    回到家。

    我一踏出电梯,就看见门口血迹斑斑。

    我心下一惊,连忙走进傅思瑶所住的套间。

    张妈也不知道去了哪里,反正四周没有她的身影。

    而傅思瑶倒在血泊之中,胸口和腹部都有明显的刀伤,整个人已经快不行了!

    “你,你……为什么要杀我?”

    她奄奄一息地问秦柔。

    秦柔双眼猩红,癫狂地扯住傅思瑶的头发。

    “因为你贱啊!竟然让沈寒对秦歌做出那么恶心的事情!沈寒哪怕再人渣,也不至于到达变态的地步,是你蛊惑他的,都是因为你蛊惑他的!”

    “所以……是秦歌唆使你杀我的?”傅思瑶吃力地抬起眼眸,看到我愣在一边,怨毒地低吼道:“你好狠辣的心肠,若我死了,我哥一定不会放过你的!”

    我只觉得四肢百骸霎那僵住,我不是不想阻止秦柔,而是真的被满地血污给骇到了!

    “秦柔!”

    我心惊肉跳地拉着她,也顾不上她是不是已经杀红了眼,反正心里脑里只有一个认知:杀人偿命,如果傅思瑶死了,秦柔肯定是要被法律制裁的!

    偏偏,秦柔似乎就是想要傅思瑶的命,挣脱我的同时,又往傅思瑶腹部连捅几刀!

    这时,张妈拎着菜走进来,“思瑶小姐,我买菜回来了……”

    她说着说着,突然就说不出话了,看看浑身是血的傅思瑶,又看看我,来来回回看了好几次之后,像是从震惊中回过神了,跌跌撞撞地转身跑出去。

    “杀人了!杀人了!!”

    傅思瑶瞪大眼睛盯着我,直勾勾地盯着我,很久之后,才一字一句道:“秦歌,你等着……我哥会帮我主持公道的……”

    我咬着嘴唇,没说话。

    我当然相信傅言殇会帮傅思瑶主持公道。

    可发生这种事,不是我希望看到的,我问心无愧。

    *****

    我站在抢救室门外,配合警察录完口供。

    傅言殇倚着墙壁,手指握紧了又松开。

    即使他由始至终一句责怪我的话也没说,可我依然能清晰感觉到他的愤怒。

    是啊。

    自己的亲堂妹被人捅了那么刀,他怎么可能不愤怒?

    大约半个小时后,沈寒和江玉、温文芳一起赶到了。

    温文芳眼睁睁看着秦柔被警察拷上手铐,急切道:“这一点是误会,我女儿不可能杀人的!”

    秦柔此刻已经彻底清醒,她看了看温文芳,继而眼也不眨地盯着沈寒。

    “呵呵,沈寒,你还记得当初是怎么死皮赖脸追我的吗?”

    沈寒的脸色阴了阴,没好意思说话。

    倒是温文芳激动地扇了沈寒一个耳光,骂道:“畜生,小玥那么爱你,你居然一直都背着她和其他女人乱搞?傅思瑶算个什么东西,不过是你在外面的贱女人而已,小柔怎么可能杀那种贱人脏了自己的手!?”

    沈寒皱了皱眉,怕是不想摊上人命,闷闷地说:“我根本不认识傅思瑶,秦柔你是不是被秦歌蒙骗了啊,我上过林薇我承认,但这个傅思瑶,我不认识。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秦柔怔住了,过了好一会才说:“可是秦歌说,你昨晚和傅思瑶一起算计她……”

    “昨晚的事……”沈寒突然挺直了脊梁骨,迈步走到傅言殇的面前,不急不缓道:“昨晚我和秦歌是你情我愿的。因为昨晚是我们的结婚纪念日,秦歌一时情不自禁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胡说!”我的双手捏成了拳头,没想到这个人渣竟然无耻到反咬我一口。

    沈寒笑了,“好吧好吧,就当我在胡说。毕竟做这种事,女人会比较害羞。哦对了,套套我遗漏在茶几上的,不戴.套欢爱的滋味,真是特别销魂啊~!”

    我看着傅言殇的眉眼逐渐冷下去,条件反射般想解释,可是沈寒又接着说:“秦歌,你说你和傅言殇结婚只是为了刺激我,现在我确实也被刺激到了,如今只要秦柔坐牢了,你的气应该能消了吧?”

    江玉也附和道:“上次我和沈寒去你家找你,你说只要沈寒挖了秦柔的心脏,就会考虑原谅他。违法的事儿沈寒做不来,现在你亲自接秦柔的手杀人,心理总算平衡了对吗?”

    我浑身僵硬,当时随口说的一句,现在竟然被拿出来说事!

    傅言殇似乎把他们的说辞统统忽略,侧过脸问张妈:“他们之前来过我家里,嗯?”

    张妈估计是被他字字阴寒的语气吓傻了,抖了好一会才说:“是、是的少爷。少夫人也确实说过只要她前夫挖了秦柔的心脏,便会考虑原谅他。”

    傅言殇禁不住冷笑一下,浑身上下都散发出一股摧天毁地的怒意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不告诉我他们来过?”

    张妈纠结地看了我一眼,最后讪讪道:“少夫人说,别告诉您……”

    秦柔听到这里,憎恨地瞪着我:“好啊,原来最擅长虚情假意的那个,是你秦歌!一定是你看傅思瑶不顺眼,所以选择借刀杀人……秦歌你个贱人骗我,欺骗我!”
Back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