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都市言情 > 初婚老公,宠太深

第154章 他要我玩禁忌

    我张了张嘴,很想为自己辩解。

    我可以不在意其他人怎样看待我,但我在乎傅言殇的看法。

    哪怕此刻没有表态,可我就像失心疯了一样希望他信我!

    “傅言殇,我没有想傅思瑶死,我也没有自愿和沈寒发生关系!”

    我一字一句地说着。

    傅言殇眉心一拧,我看得出来,他是想说‘我信你’,可就在这时,抢救室的门开了,护士急匆匆地走出来,说道:“思瑶小姐失血过多,需要赶紧输血。傅少,您赶紧输血给思瑶小姐吧。”

    傅言殇点点头,临走之前脱下外套给我披上,“等我回来。”

    我一下子红了眼睛,满心的委屈哽在喉咙,“好。我等你。”

    傅言殇离开不久,秦柔就被押出医院,温文芳哭着跟了过去,一时之间,走廊上就只剩下我、张妈、沈寒和江玉。

    张妈似乎不太想面对我,也许她已经人物我就个狠毒又浪荡的女人,便推脱去洗手间,转身走了。

    沈寒看到我众叛亲离,忍不住笑道:“回来我身边吧,你以为傅言殇还会相信你?不要做梦了,你这次是间接伤害了他视为生命的亲人,你觉得你们还能继续过下去吗。”

    我一直在压制心中的怒火,此刻真是忍不住了,挥手就向沈寒的脸掴过去:“贱人!”

    沈寒摸了摸脸,一点也不开始,“打啊,舒服。打是亲骂是爱,秦歌,你知道昨晚你的身体有多柔软滋润吗?你那个吸得我那么紧……”

    我想死的心都有了,又是一巴掌掴过去。

    可我越是愤怒,沈寒就越是兴奋,下流的话语就说得更加大声。短短几分钟,经过的医护人员看我的眼神都变了,仿佛我就一个任何男人都能上的荡.妇!

    最后,闻讯赶来的傅言殇父亲实在觉得我丢人,拧着我的手臂就走出医院。

    ‘砰’的一声,我被他粗暴地推进车里。

    他径直开了车,咬牙切齿道:“你暂时别和我儿子见面了!”

    我一开始以为他是恼怒我丢傅家的脸,可接下来他的一句话,让我简直怀疑自己出现了幻听。

    他一板一眼地说:“秦歌,当年你妈拒绝了我的爱,我为了她,抛妻弃子她都无动于衷,既然你是个欲求不满的女人,那就做我的情妇吧!”

    “我是傅言殇的妻子,是你的儿媳妇!”我不敢置信地强调道。

    傅言殇父亲不阴不阳地笑了下,“我知道呀,难道你不觉得玩禁忌很刺激吗?我傅司明也不是个滥情的人,这么多年来,我可从没忘记过你妈。讲真,你无论是外貌还是声音,都和你妈很相似。”

    我不知道傅司明要带我去哪里,反正绝对不是是什么好地方就对了。

    “爸,请您自重。傅言殇让我在医院等他,停车,我要回去!”我特意咬重了一个‘爸’字。

    可傅司明就像没听见我的话似的,加快车速的同时,夺过我的手机,直接扔到车后座。

    我立即伸手去拿,没想到后脑勺却传来一阵酥麻的痛感,整个人彻底失去了直觉!

    *****

    冷。

    渗透四肢百骸的冷。

    我茫然看着窗外茂密的爬墙虎,这才意识到自己被傅司明带到傅家的老宅子了!

    这时天色昏暗得很,估计是半夜了。

    傅司明交叠着双腿坐在沙发上,拿着我的手机发短信。

    我不知道他发了什么内容,估计是发给傅言殇的,发完之后就直接就我的手机丢进火炉。

    “秦歌啊,傅言殇已经以为你跑了~!”

    我气得想跑出去,可一动弹,我才发现我的手脚都被铐在了大床上。

    傅司明往火炉里加了柴火,“当年我和你妈相遇,也是在这样一个冷冰冰的夜里。你舅父带着她来古堡,我至今仍然记得她安静烤火的样子,真美啊。”

    我满心满脑都在想,傅言殇会不会以为我畏罪跑了,愤怒的冲傅司明嘶吼:“你放开我!这样下去,傅言殇会觉得我背叛他的,他会受不了的!”

    “我就是要他厌弃你,你这么水性杨花,怎么配做傅家的少夫人?做我的情妇还勉强可以。”

    我知道说什么也没用了,便开始疯狂挣扎。

    冷冰冰的铐链勒得我的手脚皮破血流,可我无心顾忌,只知道哪怕死,我也不想变成傅言殇眼中狠毒、满嘴谎言的女人!

    傅司明见我这样,也不阻止,笑道:“折腾吧,等你没力气了,就折腾不动了。长夜漫漫,我不着急睡你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样是乱.伦!”

    “我只知道杨贵妃和唐玄宗的爱情故事很感人。”

    我呼吸一窒,多希望傅言殇会来救我。

    傅司明大概看出了我在想什么,笑着告诉我:“思瑶还没有脱离生命危险,傅言殇哪有空找你啊。”

    “而且在你失去知觉的时候,我跟他说,在沈家附近就让你下车了。他只会觉得你真的跟沈寒旧情复燃了,而不会怀疑到我这个父亲的头上。”

    我心如刀割,没办法挣开铁链,就狠狠地撞击床头。

    “我不会背叛傅言殇,就算死,我也不会背叛他!”

    我一下紧接着一下地撞着,温热的血液很快顺着额头淌下来,流进我的眼睛里,很狼狈惨烈!

    傅司明一怔,估计没想到我会激动,拿起电棍抡了我一下。

    整整十天,我都在这种以死捍卫身体的状态中度过。

    我不敢去想这十天里面,傅言殇是怎样度过的,反正偶尔清醒的时候,傅司明就会各种威逼利诱对我进行洗脑,像是要我认命,甘心做他的情.妇。

    “秦歌,外面已经冰天雪地了呢。”傅司明坐在床边,触摸着额头上的伤口,叹息道:“从了我有什么不好,你再这样抗拒我的话,我说不定会给你吃点催.情药,然后让你哭着求我上你了。”

    我闭上眼睛不看他,若不是想亲口告诉傅言殇我没有逃跑、没有背叛他,我真觉得自己支撑不下去了。

    傅司明也不在意我的态度,“今天就能知道你有没有怀孕了,等会会有医生来验你的血HCG,若是你真怀了野种,就立即打掉!”
Back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