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都市言情 > 初婚老公,宠太深

第156章 侵犯了你怎么办

    大概三个小时后,厉靳寒的座驾驶入我的视线之中。

    “秦歌,你怎么弄成这个样子了?”

    他急匆匆地下车,死命地盯着我额头上的伤看。

    我把事情的大概经过告诉了他,他气得捏紧拳头,拉着我上车后愤怒道:“傅言殇他爸真不是东西!这十天里,傅言殇找你都快找疯了!”

    “他不是陪着傅思瑶?”

    “陪个鬼!他像疯了一样找你,昨天还疲劳驾驶出了车祸,现在人还昏迷不醒呢!”

    厉靳寒一边启动车子,一边说:“傅思瑶已经脱离生命危险了,现在就是傅言殇不知道什么时候能醒过来。”

    我心下一抽,“他伤得严重吗?”

    “严重啊。”厉靳寒叹了口气,“现在傅言殇这个情况,我觉得你还是搬回秦家比较好,不然万一哪天他爸摸黑侵犯你,那就糟糕透顶了。”

    我点点头。

    经历了这十天,我对这位公公已经恶心至极,真是连一分钟都不想再面对他。

    厉靳寒最先开车去了医院,带着我走到傅言殇所在的病房。

    “看,我从未见过他为了哪个女人失去理智到玩命的程度。”

    我眼眶一热,伸出手触摸傅言殇的下巴。

    十天不见,他憔悴得不成样子,头上缠着纱布不算,手和脚都打了石膏,可想而知车祸有多惨烈!

    这时,楚玥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看到我和厉靳寒,她一怔,反应过来后瞪着我说:“秦歌你个荡.妇,还有脸来这里?你是要害死傅言殇才甘心吗!”

    我实在没心情和楚玥吵,狠狠将她推到一边。

    “我是荡.妇,那你一个出来卖的是什么?滚开,我老公愿意为我搭上性命,是我们夫妻俩的事情,你羡慕不来的。”

    楚玥就像挨了一顿耳光似的僵住了,过了很久才气急败坏地低吼:“你连傅言殇最在乎的堂妹都敢伤害,你以为他会原谅你?”

    “原不原谅关你什么事?放心吧,我一定不会让你有机会做小三。”我扯出一个冰冷的微笑,“滚不滚,需要我喊保安撵你出去吗?”

    楚玥脸色铁青,大概也知道有厉靳寒在,她绝对占不到什么便宜,便心不甘情不愿地走了。

    之后病房里头,一片沉寂。

    我就这样看着傅言殇,明明知道他短时间内应该不会醒,却还是想坐在他身边。

    厉靳寒知道我难受,拍了拍我的肩膀,“走吧,先回公寓把行李收拾了,然后回秦家好好睡一觉。你现在这个样子太虚弱狼狈了。”

    我没有拒绝的理由,失联了十天那么久,公司那边怕是乱作一团,要把安妮折腾疯了。

    *****

    回到公寓,我才发现自己的钥匙早被傅司明扔掉了。

    进不去,我只好敲了敲对面门。

    很快,张妈开了门,见我居然回来,劈头盖脸就扇了我一个耳光。

    “枉我以为你对少爷是真心的,没想到你是个朝三暮四的贱人,我家少爷要是有个好歹,傅家绝对不会放过你的!”

    我忍受着张妈的打骂,忍了几秒才一字一句道:“我不接受你的谩骂。”

    “你,你……狐狸尾巴露出来了,现在这样的嘴脸才是你的真面目吧,啊?”张妈指着我的鼻子骂:“你个没良心的贱女人,少爷为了你,整晚整晚睡不着觉,硬生生把身体都拖垮了……”

    我只当张妈是指傅言殇疲劳驾驶出了车祸这件事,没想到厉靳寒皱着眉打断了她:“张妈,你闭嘴!”

    张妈估计觉得我连厉靳寒也勾引了,悲愤的控诉道:“我为什么要闭嘴?没有和这个贱女人结婚之前,少爷的身体一直好好的,怎么跟她一结婚,肾功能就出了问题!?”

    她在说什么?

    傅言殇的肾功能出了问题?

    我不敢置信地望着厉靳寒,“什么时候的事?他从来没告诉过我他的身体出了问题……”

    厉靳寒长长地叹了口气:“是之前被你舅父摔进废井那次才查出来的。他这个人就是这样,若不是昨天出了大车祸,医生在用药的时候要求直系家属签字,我们所有人都不知道他病了。”

    我张了张嘴,却再也说不出一句话。

    我生病难受的时候,身边总有傅言殇嘘寒问暖,可他呢?

    他只能独自忍受病痛的折磨,哪怕痛着,也会将他为数不多的温暖,统统给予我。

    傅言殇……傅言殇……

    我的眼泪就在这一瞬泛滥成灾,顿了好几次才把话说完:“我不搬回秦家了。这里就是我和他的家,他要是醒了知道我搬走了,会生气的。”

    厉靳寒见我态度坚决,也不好再劝我,“行。那我睡客厅,顺便把你秘书安妮喊过来住几天,这样就没有孤男寡女共处一室的嫌疑了。”

    我很感激厉靳寒由始至终无条件的维护我,再看张妈,估计是忌惮厉靳寒,倒也没有再骂我。

    很快,厉靳寒就从张妈手里拿到备用钥匙。

    打开门踏进客厅的时候,茶几上凌乱的烟头刺痛了我的眼睛。

    我一下子想到了傅言殇背对着黑夜狠命吸烟的样子,明明是学医出身,却总不顾忌自己的身体……

    “他啊,也只有在心烦意乱的时候,才会玩命抽烟。”厉靳寒伸手要去清理烟头。

    我阻止道:“就这样,别动它们。”毕竟那是他在乎过我的痕迹啊。

    “……秦歌,你没必要这样。傅言殇又不是不会醒过来。”

    我苦笑一下,没说话。

    万一,他没那么快醒,至少还有他的味道陪着我。

    厉靳寒似乎看透了我的心思,忍不住敲了敲我的脑袋:“你不会担心傅言殇会一直昏迷不醒、或者是失忆吧?我去,这种俗套的后续根本不可能发生!”

    “说不上来为什么,就是莫名担心。”我揉了揉被敲得有点疼的脑袋,心里又禁不住想起傅言殇敲我时的宠溺眼神。

    厉靳寒无奈地摊手,“好吧好吧,我们先不说这些不开心的事了,告诉你一个好消息,是跟沈寒那个畜生有关的。”
Back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