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都市言情 > 初婚老公,宠太深

第157章 会不会这么变态?

    我的好奇心一下子被勾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什么消息?”

    厉靳寒将他的手机递给我,“你先做一下心理建设,我怕你会太吃惊。”

    我接过他的手机,“是他死了还是什么?若是其他,我根本不会吃惊。”

    “死有什么好玩啊,像他这种败类活受罪才意思。”厉靳寒狠戾地说道。

    我一愣,一时之间,连手机也忘了看。

    这是第一次,我从厉靳寒眼里看到了阴狠的情绪。

    没错,是一种恨不得将沈寒碎尸万段的阴狠情绪!

    可他一直是个理智、容易说话又性格和善的人啊。

    我闭上眼睛又睁开,真怀疑自己看错了。

    “厉靳寒,你怎么了?说实话,我还从未经过你这样憎恨一个人。”

    “我现在的样子很吓人?也许沈寒真的是我最憎恨、最感到恶心的一个人渣吧。”

    厉靳寒眉头一皱,冷冰冰地补充了一句:“你和秦柔的人生,都被他毁了!”

    我想他大部分是为秦柔感到可悲,便没有纠缠这个话题,垂眸看手机。

    手机屏幕显示的,是今日热点新闻。

    沈寒狼狈的样子占据了大半个屏幕,照片上方配着红色大字主标题:昔日救死扶伤,如今人面兽心!

    我卯足耐心往下翻,这才知道沈寒的医院不但药物来源不明,还一直在进行非法器官买卖的勾当!

    我百感交集,“所以他被抓了?”

    厉靳寒点点头,“嗯。估计他要在监狱里孤独终老了。开心吗,人渣终于得到了惩罚。”

    “不开心。”我想了想,一字一句道:“太便宜他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想他得到怎样的报应?”

    “我希望他每日每夜都活在担惊受怕之中。他这个人,最在乎名誉和颜面权势,比起坐牢,我觉得让他卑贱到尘埃里,才是最好的报应。”

    “何况沈家就他这么一根独苗,江玉肯定会找人替他背锅,不可能眼睁睁看着他被判刑。”

    厉靳寒一怔,随即笑道:“我倒是没想到这一层。既然沈家会救他,那我们就等他出来,然后再给他会心一击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会心一击?”我不解地看着厉靳寒,“那你打算怎么做?”

    “不是我打算,是傅言殇打算。”厉靳寒叹了口气,说道:“沈寒之所以被抓,是傅言殇一手策划的。”

    我的心有点抖,“所以,他相信我和沈寒旧情复燃、背叛他了?”不然的话,这个男人怎么会不顾医院的声誉而收拾沈寒?!

    厉靳寒说道:“傅言殇又不是傻子,怎么可能因为一条短信就觉得你背叛他。只不过,他觉得你的突然失联应该和沈寒有关,便决定玩死他了。”

    我鼻子一酸,不知不觉间又泪流满面。

    傅言殇没有不信任我,他没有……

    厉靳寒见我难受,霎时顿住了这个话题,起身倒了杯温水给我:“你的脸色很不好,是不是身体不舒服?”

    我实话实说:“可能过去十天没有吃药,身体总感觉乏力,今天腹部还有点疼。也许等会吃完药睡一觉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,要是吃过药还是觉得不舒服,一定要告诉我。”厉靳寒似乎有点不放心,又说:“我还是现在喊安妮过来吧,毕竟我一个大男人,不好意思深入问你腹部为什么会疼……”

    我实在被他认真又尴尬的模样逗乐了,“厉靳寒,你将来一定会遇到一个值得你全心全意去爱的女人的。”

    “承你吉言,可是感情这回事儿,不来电真的没办法强求,就像你永远都不会考虑下让我做你的男人一样。”

    他笑笑,大概是不想我尴尬,恰到好处的转移了话题:“失联十天这件事,你想怎么跟傅言殇说?我总感觉他一醒过来就会问你。”

    我其实还没想好要怎么说,“要是他知道傅司明对我有那种想法,会父子反目吗?”

    “会。一定会。绝对会。

    我还能说什么呢。

    想想,傅言殇对傅司明已经不满到了极点,一旦知道傅司明对我有变态的想法,怕是会对父子反目了。

    厉靳寒大概也清楚我左右为难,建议道:“你可以说傅司明逼你离开,我相信傅司明也不好反驳,因为他丢不起这个脸。”

    我觉得这是最妥善的处理方式了,可一想到早上做的血HCG,心里总是不踏实,“明天去看傅言殇时,我想做个血HCG。”

    厉靳寒表示很赞同:“必须做。如今你和傅司明等于暗地里撕破了脸,他那边医生做的血HCG结果,可能不会告诉你了。即使告诉,结果的真实性也有待验证。”

    “只是,你真的决定怀孕了,就打掉孩子吗?傅言殇的肾功能情况一直在恶化,服药治疗后,精.子的活度肯定会受到影响。要是打掉孩子,你们以后再想要孩子就很难了。”

    我咬了咬嘴唇,傅言殇是意识到精.子活度会越来越差,才那么急切地想要个孩子吗?

    可为什么傅思瑶斩钉截铁地说,他要的只是新生儿的尸体?

    我想了很久也想不明白,索性直接问厉靳寒:“傅思瑶说,傅言殇迫切想要的不是孩子,而是新生儿的尸体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厉靳寒一怔,“啊?要新生儿的尸体做什么,傅言殇不可能这么变态吧?明天我去套套傅思瑶的话。”

    我点点头,吃过药后就回房间躺下了。

    *****

    安妮是什么时候过来的我不清楚,反正睡了一觉醒来时,已经是深夜了。

    “秦总,您是不是生理期来了?床上有血迹。”安妮开了床头灯,担心道:“还是您身体其他地方有伤在沁血啊?”

    我坐起来,私密处没有湿腻的感觉,肯定不是生理期来了。

    挽起衣袖一看,早上扎针抽血的位置竟然在不停沁血。

    睡衣是深红色的,若不认真看,真的很难看出来衣袖已经被血染透了!

    安妮也看到我手臂上的针口了,连忙找来创可贴给我贴上:“厉先生在外面,要不喊醒他进来看看?你这样真的很让人担心。”

    我摇摇头,“不用。应该是之前没有吃药,血小板又不正常了。”

    安妮还是不放心,“要不打电话让家庭医生过来看看?我知道秦家是有家庭医生的。”
Back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