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都市言情 > 初婚老公,宠太深

第159章 第一个动情的女人

    傅言殇眉心一蹙,缓慢地侧过脸,看着我。

    “……秦歌?”

    他的声音嘶哑又低沉,透着几分不可置信的茫然。

    我心下一抽,明明不想哭的,眼泪却泛滥成灾,“是我。”

    傅言殇一瞬不瞬地看着我,过了好一会,眼睛闭上了又睁开,像是怀疑自己出现了幻觉。

    “傅言殇,是我,秦歌。”我迈步走到床边,忍着满心的苦楚对他笑:“我不会离开你,不会背弃你,除非有一天,你亲口对我说,秦歌,我再也不想见到你,那我就离开……”

    “傻气。笑得比哭还难看。”

    他薄唇一抿,想抬起手擦掉我脸上的眼泪,可冷硬的石膏限制了他的动作,最后他只能对我扯出一个同样苦涩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额头怎么受伤了?”

    这是再次相见之后,他用严肃的语气问我的第一句话。

    我的眼泪掉得更凶,没想到傅言殇竟然没有第一时间质问我去了哪里。

    也许,比起过去十天的失联,他潜意识里更为担心我是否平安健康。

    “就是不小心撞伤的。”我触摸着他的手心,他无名指上的婚戒刺痛了我的眼、我的心,以至于我忍不住说了一句:“傅言殇,不要离开我。”

    傅言殇一怔,仿佛这才想起问我去了哪,“你到底去哪了?”

    我违心的对着他撒谎:“你爸要我离开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所以你就傻不拉叽的发了那条短信给我?”

    “短信不是我发的,是你爸。”

    傅言殇久久都没说话,在我觉得他在质疑我给出的解释时,他却恶狠狠地说:“别人喊你离开我,你就消失了十天。秦歌,你是人,不是扯线傀儡,能不能别这么听别人的话?”

    我是人,不是扯线傀儡……

    我反复咀嚼着他恶狠狠的语气,忍不住哭哭又笑笑,第一次乖巧地点点头,“我以后只听你一个人的。”

    傅言殇眉目一扬,“这就对了,我老婆真乖。”

    我听着他字里句间透出的满足,之前所有的忐忑,都被难言的甜蜜取代,默默地握紧他的手。

    这时,厉靳寒气喘吁吁地扶着门,“不行了,老子差点被保安追到气绝身亡!傅言殇,你爸真他妈的够狠啊,勒令保安不让我和秦歌进你病房!!”

    傅言殇皱了皱眉,似乎对傅司明的不满又多了几分。

    偏偏,厉靳寒又恼火地吐槽道:“昨晚楚玥一直在陪护你?你怕是要活生生让秦歌吃醋到死吧,她一宿没合眼!”

    傅言殇瞳仁一冷,“楚玥?”

    “是的,昨天我和秦歌来看过你,当时就是楚玥在陪护你。”厉靳寒迈步走过来,“你就直接表个态吧,要秦歌还是要楚玥那种心机婊啊。”

    傅言殇白了厉靳寒一眼,“废话。我当然要我老婆。”

    一句话,清清楚楚表明了他的态度。

    我心头一暖,即便傅言殇的语气淡淡的,可就是挠到我心里去了,我是他老婆,唯一的老婆……

    之后我和厉靳寒坐在床边,谁都没有主动去提我怀孕的事。

    最后,是捧着早餐进来的楚玥打破了沉默。

    “秦歌,厉靳寒,你们真是阴魂不散,居然又腆着脸来了!?”

    我张了张嘴,想说话,可还未出声,傅言殇已经不耐烦地说:“阴魂不散的那个,是你。”

    楚玥一愣,瞬间红了眼睛,“言殇,不眠不休照顾你的人是我啊,我们过去有那么多甜蜜美好的回忆,我真的知道当初背叛你做错了,求你不要对其他女人好,求你了……”

    傅言殇似乎对楚玥的纠缠烦不胜烦,冷声道:“当初我在你身上看到了秦歌的影子。一身雪白色的毛绒外套,眼睛和鼻子冻得通红。”

    “后来,你的活泼、纯真让我觉得很新鲜。”

    “再后来,你告诉我你怀孕了,我很高兴,因为当时我对你确实是喜欢和有感觉的。可我没想到,你会为了秦傲天背弃我。”

    “喜欢你时,是真心的喜欢;如今视你为陌生人,也是真的只当你是陌生人。”

    楚玥受不了地质问傅言殇:“所以,你现在是告诉我,最开始之所以接受我的追求,只因为我对你表白那天,穿了件白毛绒外套,鼻子和眼睛冻得通红,颇有秦歌的感觉吗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一个简单的回答,干脆利落,毫不拖泥带水。

    我完全没想到傅言殇和楚玥一起,竟有几分我的缘故,一时之间,感动得直想哭。

    楚玥看看傅言殇,又看看我,来来回回重复了几次之后,终于崩溃地嘶吼:“不可能!傅言殇,你第一个爱的女人是我,怎么可能是秦歌?啊?我不可能是秦歌的替身,不可能!!”

    傅言殇已经连一句话也不想再跟她说,任由她在病房里哭喊、质问。

    “我说楚玥,你是什么货色,你心里没点谱么。”厉靳寒像是觉得楚玥的声音太刺耳,起身钳住她的手臂,径直将她扔到病房外。

    “滚吧,别逼我动手掴你。”

    楚玥一个重心不稳,跌坐在地上,捧在手上的粥撒了她一脸。

    可即便她已经狼狈至此,厉靳寒还不打算折回来,而是一字一句的对她说:“再厚着脸皮死缠烂打,信不信我玩残你,嗯?”

    那股子阴寒的狠劲,就好像他不是心理咨询师,而是一个混黑道的帮会扛把子!

    楚玥足足愣了好几秒,“厉靳寒,你、你什么意思?!”

    厉靳寒缓缓弯腰,笑道:“既然你一天到晚一副饥渴难耐的样子,我不介意找几个兄弟,深深的满足你啊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!”楚玥像是被他骇住了,一句完整的话也说不出来。

    厉靳寒懒得再看她,转身走回病房里,顺手‘砰’的一声,把门甩上。

    我惊讶地望着他:“厉靳寒,我好像不认识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在干心理咨询之前,我可是个货真价实的臭流氓啊。”他咧嘴笑笑,痞态十足地说:“无父无母管教的孤儿,小时候学坏很正常。傅言殇,若我决定玩残楚玥,你不会介意吧?”
Back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