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都市言情 > 初婚老公,宠太深

第160章 真的上过床吗

    此话一出,我第一时间去看傅言殇的反应。

    大家都是成年人,当然知道一个‘玩’字是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即使已经视为陌生人,可我不信他真的能做到无动于衷,毕竟那是他曾经深深疼爱过的女人……

    傅言殇像是感应到了我的心思,一字一句道:“你希望我怎样做?”

    我想我真的是个记仇又小心眼的女人,连伪装大度、圣母心也不会,便实话实说:“我不想她再纠缠你。”

    傅言殇颔首,“那就让她过段时间离开。”

    “要是她不离开呢?”我总觉得楚玥现在有傅思瑶、傅司明做靠山,哪可能放弃傅言殇。

    厉靳寒插话道:“不离开?哈哈哈,每天都被无数个流氓强,还是不戴.套的那种强,我就不信她不滚蛋!”

    我一愣,“这是犯罪……”

    “犯个鬼,楚玥是出来卖的,早就被各种各样的男人艹惯了。”厉靳寒顿了顿,又说:“她应该会怕得艾滋吧,绝对有多远滚多远~!”

    我简直觉得要重新认识厉靳寒了,这个人平时斯文随性,没想到内心的阴暗面竟如此惊人。

    再看傅言殇,他似乎不太赞同厉靳寒的打算,沉声道:“让她自生自灭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“自生自灭?”厉靳寒盯着傅言殇,“你他妈的不会对楚玥于心不忍吧?她在这里一天,就会继续破坏你和秦歌一天!”

    “思瑶需要她的骨髓来救命。”

    傅言殇看着我的眼睛,接下来的话,像是在对我说,也像是在对厉靳寒说。

    “我不可能眼睁睁看着思瑶错过最后的移植时机,药物已经控制不住她的病情了。”

    我一怔,厉靳寒一怔,很久都反应不过来。

    原来,那个急需骨髓来救命的人,是傅思瑶吗?

    傅言殇的语气逐渐冷了下来,一字一句的对厉靳寒说:“别动楚玥。”

    “可要是楚玥用骨髓来要挟你,要你娶她呢?”厉靳寒恼火地拍着腿,“那个心机婊绝不会无条件付出的,万一她拿骨髓来做文章,要你和秦歌离婚,你是不是也会答应?!”

    傅言殇寡淡道:“我已经跟她说得很清楚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那好吧,要是她敢拿骨髓要挟你,我就绑了她抽血!”厉靳寒看了看时间,大概想让我和傅言殇单独说说话,便做了个要走的手势,“我去约你爸喝咖啡,你们小两口慢慢聊。”

    我不知道厉靳寒约傅司明谈什么,想想,又不好当着傅言殇问,我怕一个不留神,就会让傅言殇察觉到我和他爸的事。

    厉靳寒出去后,我扶傅言殇坐了起来,犹豫再三还是选择了坦白:“我怀孕了。”

    傅言殇似乎没反应过来,“再说一次。”

    我的呼吸只一瞬间就变得混乱不堪,一字一顿地重复道:“我怀孕了。”

    他皱着眉,没说话。

    可我看得出来,这个素来沉稳冷静的男人,已经和我一样,对于怀孕这件事心慌意乱。

    “我想打掉孩子,但医生说,打掉孩子很可能会引发大出血。”我闷闷地说着。

    傅言殇看着我的眼睛,很认真地看着,“你决定把这个孩子生下来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不知道。”我垂下眼眸,不想在他眼中看到自己羞耻的样子,“我听你的。傅言殇,你怎么说,我就怎么做。”

    傅言殇沉默了很久,在我以为他不想给我做出选择的时候,他却无声地叹了口气:“生下来吧。”

    “可孩子有可能是……”沈寒的。

    最后三个字,我实在是没办法说出口。

    我觉得世上没有任何一个丈夫,能够接受自己老婆,为别的男人怀孕生子。

    傅言殇不是神,他只是一个有血有肉的人,我不相信他心里没有一点愠怒。

    “秦歌。”傅言殇轻轻念着我的名字,顿了好几次,才拼凑成完整的一句话:“打掉孩子,你会有生命危险,我不希望你有事。”

    我咬了咬嘴唇,眼泪又失控般往下掉:“所以,你要和我一起迎接这个孩子的降生吗?”

    “是的。”

    我一下子沉溺在他的包容里,连话也忘了说,只知道这个男人在乎我的喜怒哀乐,更在乎我的生命。

    一整天,没有任何人来打搅我们。

    直到傍晚时分,傅司明才黑着脸走进来。

    我一看到这个人,就没来由的觉得恶心,想编个借口起身出去。

    偏偏,傅司明似乎洞悉了我的意图,率先开口道:“秦歌,你都怀了你前夫的贱种,还好意思来这里纠缠傅言殇?哦,对了,我知道傅言殇可能心存侥幸,觉得孩子有可能是他的种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他的肾是什么情况,医院的存档可是记录得一清二楚。他服用的那些药,是会降低精.子活度的,也就是说,无论之前你们做了多少次,怀孕的可能性都低之又低。”

    傅言殇可能怕我难受,冷冰冰地反驳傅司明:“这就不劳你操心了。我的老婆和孩子,任何人都没资格指责。”

    “你个逆子!”傅司明脸色一沉,直勾勾地盯着我,看了好一会,才继续说:“那如果我说,过去的十天里,秦歌一直和我在一起呢?”

    “在你满世界找她的时候,这个水性杨花的女人,就躺在老宅子我卧室的大床上……”

    我做梦都想不到傅司明会变态到这种程度,在囚禁我之后,竟然还能在傅言殇面前说出来!

    一个家公跟自己的儿子说,儿媳妇躺在他的大床上,这是要有多厚颜无耻,才能说得出口?

    傅言殇冷笑一下,下意识地维护我:“你胡说什么?出去!”

    “你就一味相信你的好老婆吧,过去十晚,她可是在我床上欲仙欲死~~”傅司明抬起手指着我,“秦歌,你敢不敢在傅言殇面前说实话啊?你敢不敢用傅言殇的健康来发誓,你没有躺过我的床~?”

    我捏紧拳头。

    狠狠地捏着。

    生怕自己会劈头盖脸地扇傅司明!

    傅言殇应该发现了我的反常,目光紧紧胶在我的脸上,就是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也许,他在等待我说。
Back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