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都市言情 > 初婚老公,宠太深

第161章 我深深的刺激某人

    我不知道如何说出一切。

    即便傅言殇愿意相信我,可这份信任,是否真的能无坚不摧?

    我心里没有底。

    “秦歌,你怎么不说话?做贼心虚了~?”

    傅司明咄咄逼人地继续说:“本来我不想捅破这层窗户纸的,但厉靳寒那个没教养的家伙竟然约我出来一顿暴打,这怕是听了你的唆使吧!”

    我皱着眉看了傅司明一眼,这才留意到他鼻青脸肿,像是被人往死里下狠手暴打过一样。

    “我没有唆使厉靳寒,但是,我觉得他打得好。”

    我稳了稳心神,既然傅司明都不要脸了,那我还顾虑那么多做什么?

    “过去的十天,其实是他将我囚禁在老宅子里。”我看着傅言殇的眼睛,心情复杂道:“他逼我做他的情.妇,用铁链铐着我。”

    傅司明得逞般笑了,“所以,傅言殇,孤男寡女独处十个夜晚,你觉得我和秦歌会做什么呢?这样一个残破不堪的女人,你不如和她离婚得了。”

    傅言殇的眉目间染了一层寒意。

    无比可怕的寒意!

    他死死地盯着傅司明,盯了很久,才发狠地说出一句:“人渣!”

    “我是人渣又如何?再人渣也是你爸!”傅司明迈步上前,一把揪住傅言殇的衣领:“不孝的东西,竟敢耍老子!你妈的医院根本不在你名下,你敢挡老子的财路,老子就敢上你的女人!!”

    我听到这里,可算明白了。

    上次去市郊医院探望傅言殇母亲,他们俩父子就在医院外起了争执。

    好像是傅司明要拿的医院的所有权,将医院拆迁,改建成商业中心……

    所以,傅司明是觉得被傅言殇耍了,才恼羞成怒挑破他囚禁我的事,让傅言殇愤怒又难受吗?

    我禁不住心疼傅言殇,压低了声音为自己辩白:“虽然过去那十天我确实被他禁锢在床上,可我没有被他侵犯,我很确定他没有得逞。”

    傅言殇看着我额头上的伤,“头上的伤,其实是反抗时撞到的吧。”

    他用了一句淡淡的陈述句,语气里头,全是疼惜。

    我“嗯”了一声,心里如释重负的同时,又感动于傅言殇给予我的信任。

    傅司明见我们非但没有争吵,反而关系融洽,一时之间,不可置信地瞪大眼睛:“傅言殇,你不介意我和秦歌关系暧昧!?”

    “我老婆是什么性格,为人怎样,我心里有数。”傅言殇唇角一勾,冷笑道:“你这副求而不得的样子,真可笑。”

    傅司明被噎得再也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,可能也清楚无论他怎样摸黑我,傅言殇也不会相信,只好恶狠狠地瞪着我。

    那种怨毒的眼神分明在说:秦歌,别以为有傅言殇的信任,我就奈何不了你,走着瞧,你绝对会求我的!

    我被傅司明的眼神骇得身心俱颤,想了好一会,也想不到他为何这么笃定,索性不再去想这种恶心的事。

    *****

    接下来的一周,傅言殇的身体情况恢复得很不错。

    期间楚玥倒是出现过几次,可每一次都是站在门口,也许是顾忌厉靳寒的警告,又也许是觉得进来只会自讨没趣。

    这天下午,傅言殇刚午睡,外面就传来了轻微的敲门声。

    我走过去,开门。

    是林薇。

    林薇往病房里看了几眼,似乎不想惊动傅言殇,压低了声音说:“我想和你说说话。”

    我看着林薇消瘦、憔悴的样子,一下子想起了自己刚离开精神病院的时候,心头一酸,已经到了嘴边的拒绝话语,硬是哽在了喉咙里。

    “怎么?现在做了人生赢家,连跟我说话都不屑于了?”林薇嘲弄地笑了一下,“没想到需要进行骨髓移植的那个,竟然不是你,简直没天理。”

    我实在受不了她这个尖酸刻薄的样子,“有什么话就直接说。”

    林薇蓦地拽着我的胳膊,将我拉到走廊后,才问我:“沈寒真的强了你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。”我说。

    林薇又问我:“据说你怀孕了?”

    我没说话。

    林薇见我沉默,估计已经猜到了答案,咬牙切齿地说:“把孩子打掉,你凭什么生下沈寒的孩子!”

    我实在感到林薇命令的口吻很可笑。

    这个孩子,我比任何人更不想要,但一旦堕胎,我会死的。

    我并不畏惧死亡,可我割舍不下傅言殇。尤其在经历过那么多事之后,我愈发觉得自己在乎这个男人,而他,似乎也同样在意我。

    “秦歌,你是不是哑巴了,为什么不表态!”林薇眼也不眨地盯着我,不耐烦道:“反正我不准你生下沈寒的孩子。以前不可以,现在更加不可以!”

    “你有什么资格命令我?”我的语气冷了下来,“林薇,过去我当你是好姐妹,你说什么,我都会听进去。如今,我们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孩子在我的肚子里,我想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,轮不到你跑到我面前指手画脚。”

    林薇的脸色红一阵白一阵,“秦歌,你、你……!”

    “我?我很好。”我毫不客气地拍开她的手,“即便没有我,没有秦柔和傅思瑶,沈寒也不见得会喜欢你。还看不清楚么,他由始至终就对你没兴趣。”

    这是我第一次对林薇说了刺激她的话。

    我承认我就是抱着点报复的心态,她让我痛了这么多次,我也要她尝尝扎心的滋味!

    果然,林薇被我刺激到了,面目狰狞地掐住我的脖子:“沈寒是对我有感觉的,秦歌,沈寒是爱我的!”

    我狠狠地扇了林薇一个耳光,在她怔愣的一刹那推开她:“别继续自欺欺人了。但凡他有一点爱你,就不会动手打到你流产。”

    “从今往后,不要再来找我了,我和你,没什么好说的。”

    我说完,连再看林薇一眼都懒得,直接走回病房,关上门。

    外面开始传来林薇骂我的声音。

    她说我是贱人是荡.妇,甚至还拔高了声音诅咒我一尸两命,被傅言殇折腾死!

    我刻意忽略这些恶毒的话,见傅言殇睡得正沉,便走到沙发边坐下。

    茶几上的笔记本电脑没有关。

    应该是傅言殇忘记关了。

    我移动鼠标,刚点了一下‘开始’,还没移到‘关机’,一封新进邮件就弹了出来。
Back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