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都市言情 > 初婚老公,宠太深

第163章 爆发的悸动,爱太深

    这是第一次,我能清晰感觉到他对我的宠溺。

    我心头一颤,满心满脑都是从未有过的甜蜜悸动。

    也许是傅言殇冷硬的表情让傅思瑶震惊,她张了张嘴,酝酿了很久才说:“哥,你不要对我这么凶行吗,你不高兴我说秦歌,我以后尽量不说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她抹了抹眼泪,接着说:“前面就是超市了,你陪我出去逛逛好不好?”

    傅言殇薄唇一抿,估计是想拒绝,可傅思瑶却抢先一步开口:“秦歌,你也一起去吧,不然留下你在车上等,说不定你又做出些丢我们傅家脸的勾当呢……”

    “傅思瑶。”傅言殇的口吻已经冷得不能再冷。

    我看着傅思瑶故作委屈的模样,唇角一勾,对她笑了笑:“正好,我也想去超市买点东西。”

    若我没记错的话,前面那间超市,可是江玉投资的。

    像傅思瑶这种常年深居简出的人,怎么会喜欢去超市?

    如今却要傅言殇陪她去,这里头要说没有猫腻,打死我我都不信!

    傅言殇大概没想到我会这么说,挑眉看着我:“想去超市?”

    我点点头,“想去买点新鲜的食材,晚上做好吃的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。”傅言殇原本抿着的唇角一扬,“晚上吃火锅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“顺便再包点饺子。”他看我的眼神愈发温润。

    我点点头,“好。”

    “哦对了,最好再做点烧烤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好。可是傅言殇,你吃得下那么多吗?”

    他敲了敲我的脑袋,“又不是我一个人吃。”

    我拧起眉头,惊觉自己竟习惯了他这样对我,“就算我们两个人,也吃不下那么多东西吧……”

    傅言殇特别认真地说:“以前是两个人,但现在,是三个人。”

    我一愣,久久沉溺在他的话语中,无法正常思考。

    但现在,是三个人?

    这是他对我腹中孩子的承认吗?

    我想不明白,也不愿深究到底。可能我真的是个安于现状的女人,总觉得把握住眼前的幸福就够了。

    傅思瑶看看我,又看看傅言殇,大概是受不了我们这种甜蜜的状态,阴阳怪气地冷哼一声:“孩子一生下来,就注定活生生被弄死的!”

    她把声音压得很低很轻,如果不留意听,根本听不真切。

    我不知道傅言殇是否听见了,反正我是听得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到了超市。

    傅思瑶率先推着购物车往母婴用品专区走,还时不时扭过头问傅言殇:“哥,你看,新生儿套装很漂亮可爱呀。”

    傅言殇并不打算往傅思瑶那边走,示意我推购物车,然后大手一握,掌心和我交叠在一起。

    “先买什么?”

    他问我。

    我其实是想说‘去蔬果区那边看看吧’,可目光一触及傅思瑶那边的新生儿套装,心下忽然狠狠一抽。

    我那可怜的女儿,连衣服都没来得及穿,就被掐死了……

    “秦歌?”傅言殇仿佛洞悉了我的悲恸,长指一拢,握得我的手更紧:“去母婴用品区看看,怀孕初期要补充营养,买点孕妇配方奶粉。”

    我逃避般地想拒绝,可他已经圈着我走向母婴用品区,那霸道的气势,根本不容我抗拒。

    “我不要,不要去母婴用品区!”我颤声说道。

    傅言殇的口吻异常轻柔:“别恐惧,都过去了。过去很久了。”

    是过去很久了,可那种肝肠寸断的痛感,依然盘桓在我的记忆深处,无法抹灭。

    怔神间,导购小姐已经迎了过来,微笑地问道:“先生、太太,请问需要什么呢?”

    傅言殇特别自然地说:“怀孕初期的孕妇配方奶粉。”

    导购小姐很热情地推荐了几个品牌,还一直夸我和傅言殇有夫妻相、颜值高,我们的孩子一定非常漂亮。

    傅言殇似乎很高兴导购小姐说的那些话,把各个品牌的奶粉看了一遍,最终将他认为最好的放进购物车。

    我就像一个浸泡在蜜罐子里面的幸福女人一样,感受着导购小姐们艳羡的目光。

    说不上来为什么,我内心的抗拒和排斥逐渐瓦解,竟能平静地回想过去,回想我那个还来不及睁开眼的女儿。

    这时,沈寒竟然推着购物车过来了。

    他阴阳怪气地盯着我的肚子看了几秒,说道:“秦歌,怀孕期间所需要的营养品我都选好了,看,我还给我们的孩子挑了漂亮的新生儿套装呢。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刚刚还各种说我和傅言殇有夫妻相的导购小姐愣住,看我的眼神也开始微妙起来。

    沈寒要的就是这种效果,将购物车推到我面前,“看看,喜欢吗?我们的孩子肯定会喜欢的。别以为傅言殇是无条件信任、宠爱你,他只是迷惑你,想要新生儿的尸体而已~~”

    “我总觉得,以前对你很禽兽。但是,知道了傅言殇的阴暗面,我才明白和他比起来,我对你做的那些事根本不算什么啊~!”

    傅言殇连看沈寒一眼都不屑于,仿佛那就是一个跳梁小丑,自以为天下无敌,实在只是条乱吠的疯狗似的!

    我下意识地看了看傅思瑶,这才发现她在捂嘴偷笑,应该是存心让傅言殇在超市里碰面,让傅言殇觉得我腹中的孩子就是沈寒的种。

    沈寒见我和傅言殇都不说话,进一步说道:“傅言殇,你好歹有头有脸吧,为何非要我的女人和孩子?”

    “那晚我上了她一次又一次,那种感觉……”

    “说够了?”傅言殇瞳仁一沉,抡拳挥向沈寒:“当初你之所以和秦歌结婚,除了血液的缘故,还不是因为知道了我对她有意思。”

    沈寒被他一拳打到地上,很久都爬不起来。

    我一愣,傅思瑶一愣,根本猜不到傅言殇突然爆出来的那句话,是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倒是沈寒舔了舔唇角的血,毫不避忌地冷笑道:“在医学界你压在我头上这么多年,在女人方面,你却是我的手下败将!”

    我顿了好几次才稳住呼吸,心惊肉跳地问傅言殇:“你刚才说的那句,是什么意思?你不是只在公司年会匆匆见过我一次吗?”
Back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