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都市言情 > 初婚老公,宠太深

第167章 身体贴得那么紧

    “好的,秦总。”

    安妮那边安静了一会,似乎在纠结怎么说下去,过了很久,才试探性地问我:“据说傅言殇父母是典型的豪门联姻,秦总您知道吗?”

    我愣了一下,“我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相处那么久,傅言殇很少跟我说起他父母的事,而我也没有主动地问过。

    安妮叹了口气:“我也是从项目合作方负责人那八卦到的。豪门联姻,利益为上,傅司明根本不爱方雅,但他在外面也没几个情妇。”

    “可方雅在怀孕之后,就逐渐对傅司明产生了感情,哎,大部分女人不都是这样嘛,有个孩子,什么爱情观都变得没那么重要了。”

    我对这句话深有感触。

    母子连心,当一个女人有了孩子后,心态真的会发生很大的变化。

    我忍不住摸了摸自己的肚子,说不上为什么,我竟再也没有了初次怀孕时的悸动。

    也许,我不确历史是否会重演。

    “秦总?”安妮可能感觉到我在恍惚,又说道:“傅司明在结婚前,是有一个爱得很深的女友的。他们是高中同学,可以说,那位女友就是他的白月光吧。”

    “后来呢?”我问。

    “后来就没有后来了呗,跟所有烂俗的爱情故事一样,傅司明娶了门当户对的富家女,白月光女友也另嫁他人了。”

    我听到这里,忍不住做了个大胆的推测:“如果张妈就是傅司明高中时那个女友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不大可能吧?”安妮惊讶地低呼:“白月光女友在家里做保姆,是得多三观奇特,才干得出这种事啊!”

    我也不确定,毕竟傅言殇刚才说了,张妈应该没结过婚。

    “等你明天查清楚,再告诉我详情。”

    安妮说道:“好的,明天等我消息。秦总您也不要太担心了,傅言殇一定会逢凶化吉的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安妮,谢谢你。还好身边有你一直在帮我,不然我一个人真支撑不住。”

    安妮笑笑:“因为除了上下级的关系,我们还是朋友呀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是朋友,从今往后就别再称呼我‘您’了。”我也笑了。

    挂断电话后,傅言殇已经在书房工作了。

    我站在门边,就这样静静地看着他,即使不进行交流,也感觉特别的蛊惑人心。

    傅言殇全神贯注地盯着电脑旁边,手指不停敲击键盘,像是在回复邮件,反正没有察觉我站在门口。

    这时,他的手机响了。

    傅言殇拿起手机一看,条件反射般望了望门口。

    我也不知道为什么,在他望过来的霎那缩了缩身体,就想知道他为何接个电话都这样警惕。

    印象中,他可一直是个坦荡的人……

    “baby,不是说了不要随便打电话过来么?”傅言殇压低了声音说。

    baby?

    我心里一沉,脑海里顿时闪过粉嫩可爱的婴儿头像。

    接下来他们说了什么,我听得不是很真切,总之可以确定的是,傅言殇说了‘脐带血’和‘新生儿眼角膜’!

    我不知道自己是抱着怎样的心情走回房间的,事实上,我真想知道baby是什么人,傅言殇怎么就是不能对我坦白。

    这一晚,我们相拥而眠,明明身体贴得这么近,但谁都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他搂得我很紧,温热的掌心在我的腹部轻轻流转。

    我握住他的手,忍不住说了一句:“我想打掉孩子。真的,我不想生。”

    “理由。”傅言殇皱了皱眉,“之前不是决定生下孩子了么?”

    我恹恹地闭上眼睛,“之前可能是想得不够清楚,现在想清楚了。”

    “秦歌,你有点奇怪。”他撑起身子,蓦地咬了一下我的唇,迫使我睁开眼睛。“自从我结束工作回到房间后,你就有点奇怪。”

    我近距离看着傅言殇的眼睛,真是没办法控制好情绪了,直接地问他:“baby到底是什么人?刚才我听见你们讲电话了,你说了脐带血和新生儿眼角膜!”

    也许是我的语气太激动,傅言殇足足怔了几秒,然后才一字一句道:“你偷听我讲电话,嗯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我看出他整个表情都变了,一咬牙,直视他的眼睛说:“是的,我是偷听了。傅言殇,你能不能告诉我,想要我生孩子,是否和脐带血、新生儿眼角膜有关?!”

    他抬手开了床头灯,把我质问他时咬牙切齿的模样,看得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“说了不是,你似乎就是不信。”

    我耐不住他眼底一闪而过的受伤,“你都不肯对我完全坦诚,我怎么信?若baby只是一个普通朋友活着生意上的合作方,你为什么不能告诉我?”

    “傅言殇,有很多时候,我都觉得你知道我的所有,可我对你的了解就局限于你愿意告诉我的那些事,我总感到很不安,因为我根本不知道哪一个才是最真实的你。”

    “有些事,选择隐瞒比直接坦白更好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我拒绝再继续这种担惊受怕的日子呢?”我红了眼睛,委屈得想哭。

    傅言殇薄唇一抿,沉默了很久才对我说:“孩子不能打掉。无论如何也不能。”

    我一听他这个语气,就知道他是不打算告诉我baby是什么了,索性翻身下床。

    傅言殇大概感觉到了我在生气,沉沉道:“你去哪?”

    “去买堕胎药!”我的语气已经非常恶劣。

    傅言殇起身,一把扣住我的腰身:“堕胎会诱发大出血,你会有生命危险的秦歌!”

    我狠狠地甩开他,歇斯底里地吼道:“我管不了那么多!我不想每日每夜都猜测baby是谁,我更不想害怕你要我怀孕生子,只是为了脐带血和我孩子的眼角膜!”

    “趁着孩子还没有成型,我要打掉他!!”

    我一边吼一边流眼泪,其实咬牙切齿地说要堕胎,无非是为了让傅言殇对我说实话而已。

    可是。

    他却一点点冷下脸,什么也没说。

    我心头一抽,真觉得他只是想要脐带血和新生儿眼角膜了,哽咽着问:“baby的身份,就真的那么见不得光吗?”

    傅言殇指尖一颤,还是没说话。

    我对着他一阵苦笑:“告诉我baby是谁,我就不堕胎,怎么样?”
Back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