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都市言情 > 初婚老公,宠太深

第169章 是纵欲的男人吗

    厉靳寒笑笑,“有人叫我过来,我就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我一听,觉得很奇怪。

    “谁叫你过来的,方便告诉我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方便,是张妈打电话给我,叫我过来和她谈谈。”厉靳寒说着说着,自己都叹气了:“讲真,我一路上都在想,张妈约我谈什么。”

    我想了想,也想不出头绪,但感觉不会是谈什么好事就对了。

    “那你上去吧,我在这里吹吹风,透透气。”

    厉靳寒摸了摸我的额头,“也没发烧啊,大半夜在家楼下转悠,你没毛病吧?”

    “我能有什么毛病。”我避开他探究的眼神,故作轻松地说:“就是在琢磨傅言殇在外头有没有私生子。”

    厉靳寒“噗哧”一声笑了出来,“哈哈哈,私生子?傅言殇要是有私生子,我‘厉靳寒’三个字就倒过来写!他清心寡欲那么多年,哪儿来的私生子啊!”

    是啊。

    傅言殇确实不像滥情纵欲的人,可baby的身份,他怎么就是不能说呢?

    我实在想不通。

    但既然他明确地说了,不是为了脐带血和新生儿眼角膜才想要我怀孕生子,我就相信他,不会再动堕胎的念头。

    厉靳寒见我闪神,索性拉着我上楼。

    “别在冷风中游荡了,傅言殇会担心的。若你想透透气,可以听听张妈跟我说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听?我又不可能跟着你坐在张妈面前。”

    厉靳寒笑道:“都说一孕傻三年,现在你就应了这句话。将手机一直保持和我通话状态中,不就行了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好吧,一孕傻三年。”我被厉靳寒逗乐了,便按照他说的做。

    踏出电梯。

    我止步,“我就在这里待一会,你进去吧。”

    厉靳寒直勾勾地盯着我,“到了家门口你也不回家?难道傅言殇欺负你了?”

    “他没有欺负我。我就是想独自待一会而已。”我晃了晃手机,说道:“我和他没事,你快进去吧,听完我就回家。”

    厉靳寒见我这样说,也不好追问到底,“行,要是傅言殇敢欺负你,一定要告诉我,我为你主持公道!”

    我心中一暖,明明很感激他,却不想继续依靠别人,“放心吧,没人能欺负我。”

    厉靳寒一怔,大概是觉得我和以前有点不一样了,张了张嘴,终是没说出一个字。

    可我知道,他其实想说,秦歌,别拒绝我的守护。

    但这句话实在过分暧昧了,他又说不出口。

    厉靳寒敲门之后,张妈很快让他进去了。

    我走到楼梯口坐下,默默听着手机那边的对话。

    张妈率先开口问厉靳寒是不是喜欢我,厉靳寒没回答,她又说我配不上傅言殇,希望厉靳寒和我在一起,彻底滚出傅言殇的世界……

    反正听张妈话里的意思,就是劝厉靳寒要了我,然后和我一起远走高飞。

    偏偏,厉靳寒似乎觉得张妈管得太多了,毫不客气地说张妈只是一个保姆,凭什么过问傅言殇的事。

    随之久久的,张妈都没有说话,直到厉靳寒起身要走,才穷凶极恶地挤出一句:“傅言殇是我儿子,要是秦歌继续留下来祸害他,就别怪我不择手段了!”

    张妈此话一出,厉靳寒立即反驳道:“这些话,有种你就直接跑去傅言殇面前说。反正吧,除非他们两口子真的过不下去了,否则我不可能搞破坏。”

    “哦对了,全世界都知道傅言殇只有一个母亲,她的名字叫方雅。”

    “要是想认儿子,建议你先去做下DNA,口说无凭不是吗。”

    厉靳寒顿了顿,仿佛觉得还不解气,又对张妈说了一句:“精分是病,需要治疗的话,欢迎打电话给我,别的事,就免谈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方雅算什么东西,不就是家里有几个臭钱吗,她这种贱女人,现在落得植物人的下场简直是现世报!”张妈怨毒地说道:“总之我才傅言殇的亲生母亲,我绝不允许秦歌耽误我儿子换肾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我心乱如麻,后来他们还说了什么,真是一个字也听不进去了。

    张妈是傅言殇的母亲?

    我的家婆?

    今时今日她那么的厌恶我……

    大约过了十分钟,厉靳寒踏出门口。

    “秦歌,不要想那么多。”他在我旁边坐下,像是存心逗我笑:“坐楼梯的感觉特别好,有点学生时代蹲点撩女生的感觉。”

    我满心满脑都是张妈说的那些话,根本没心情说笑,“若是有一天,傅言殇知道了张妈才是他的亲生母亲,会作何反应?”

    “以后的事,以后再想。没准张妈在胡说八道呢?”厉靳寒像变魔法似的掏出两根棒棒糖,“来,天塌下来有傅言殇和我撑着,现在你只管安心养胎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我皱了皱眉,抵不住他的笑容,拿过棒棒糖。

    “吃吧,吃完糖就回家睡觉。”厉靳寒径直剥开糖纸,特别感慨地说:“小时候在孤儿院,只有逢年过节才有糖吃。所以秦歌啊,说起来你比我走运多了,至少你还知道自己的父母是谁。”

    我感觉到了他内心深处的孤寂,忍不住问道:“你没想过寻找你的父母吗?”

    厉靳寒摇摇头,目光逐渐黯淡下去。

    “我没想过啊,找狠心抛弃自己的父母做什么?院长告诉我,我被遗弃在孤儿院门口的时候,连眼睛都没有睁开,怕是刚出生不久就被抛弃了。”

    我不知道如何安慰他,只能说出心里的感觉:“也许不是故意遗弃,一个健健康康的孩子,没理由不要。”

    “要不是故意遗弃,这么多年过去了,为什么他们从未来过孤儿院找我?大概我妈就是出来卖的,身体情况不允许打掉孩子,只好把我生下来扔掉了事。”

    我说不出一句安慰厉靳寒的话。

    毕竟世上没有感同身受这回事,刀不落在自己的心头,就不会知道那种感觉有多痛。

    吃完棒棒糖,已经接近凌晨四点了。

    我起身,还没站稳,就看见傅言殇迈步走过来,一瞬不瞬地盯着我和厉靳寒!
Back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