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都市言情 > 初婚老公,宠太深

第172章 老公,孩子没有了

    “出去?我好不容易才进来,怎么可能出去!”

    傅司明拧着我的胳膊,蛮横的将我压在办公桌上。

    “秦歌,我说过的,你会跪在地上求我。如今,傅言殇是生还是死,就看你的表现了。”

    我羞愤交加,拼命地推开他:“你再这样我要喊人了!”

    傅司明一听,哈哈大笑起来,像是听到了了不得的笑话一样。

    “喊啊,想全世界都知道傅言殇没几天好活了的话,你就尽管喊!”

    “你还不知道吗,你出门没多久,他就在家里昏倒了,如果不尽快进行移植手术,就只有死路一条!”

    我只感到脑袋‘嗡’的一声炸开了,条件反射般地嘶吼:“不可能!傅言殇的情况还算稳定,怎么可能突然昏倒?”

    傅司明冷哼一声,“不相信是吗,好,我现在就和楚玥视频,让你看看傅言殇是不是昏迷不醒啊。”

    他说完,掏出手机划了几下。

    很快,手机屏幕里就出现了一张血色全无的脸!

    傅言殇……傅言殇……

    我就像一个被抽空了灵魂的傀儡似的,浑身紧绷,做不出任何反应。

    偏生手机那边传来的画面愈发惨烈,医生开始给傅言殇做心肺复苏,厉靳寒手足无措地站在急救室外大喊:“傅言殇,你他妈的别睡啊,昏迷不醒很好玩?再这样我就抢走秦歌了!”

    而楚玥伫立在一边,面无表情地看着傅言殇,过了好几秒,才将手机摄像头一转,怨毒的对我说:“秦歌,看见了吗,不尽快做移植手术,傅言殇就要死了呢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吧,你现在和傅言殇他爸做一次,我就拿肾出来,怎么样~?”

    傅司明挑起眉毛盯着我,“光是这样不行。秦歌,你先脱光衣服,然后跪下来求我恩准你做情.妇,我就签字同意移植手术。”

    我咬着嘴唇,死死地咬着。

    楚玥和傅司明都在把我往死胡同里逼!

    傅司明见我不说话,不悦地屈膝顶了一下我的腹部,邪恶道:“你又不是什么忠贞烈女,沈寒可以上,为什么我不可以?啊?”

    我红着眼睛瞪着他:“连孕妇都不放过,你是不是心理变态?!”

    “秦歌,你是不是傻逼啊?”傅司明捏着我的下巴,“你根本没有怀孕,秦家那家庭医生,早就被我买通了,开的中药,也只是延迟你经期的药物而已!”

    我……没有怀孕吗?

    我的思维瞬间冻住,满心满脑都是昨晚傅言殇极力隐忍的表情……可原来,我根本没有怀孕吗?!

    傅司明捏我的力道更狠,“本来我以为污蔑你怀了野种,傅言殇便会抛弃你,没想到那个不孝的东西竟然没有嫌弃你!”

    “事到如今,你难道能狠下心肠看着他死?”

    我的心早已兵荒马乱,“傅言殇是你唯一的儿子,难道你能眼睁睁看着他死?!”

    傅司明无动于衷地说:“那个逆子从小就忤逆我,讲真,我和他的父子情份不算深厚,而且我现在想再要个儿子的话,多的是女人愿意给我生。”

    我一个字也说不出来。

    看来,他是真的救不救傅言殇都无所谓了。

    傅司明松开了我,大摇大摆地坐在我的办公椅上,命令道:“脱衣服吧,如果你不希望傅言殇死的话~~”

    我捏紧拳头,指甲扎进手心好像也没有感觉了,唯一的感知就是傅言殇不可能有事,无论如何都不能有事!

    “磨叽什么?要知道你什么时候让我爽了,我就什么时候同意给傅言殇签字。”傅司明不耐烦地催促道。

    我颤抖着脱下外套,明明办公室的暖气开得很足,可我却觉得我的世界天寒地冻。

    傅司明关了和楚玥的视频,目光紧紧胶在我的胸前:“把T恤、胸衣也脱了,然后跪在地上求我!”

    我实在迈不过羞耻这一关,心里也明白一旦脱了,傅言殇绝对会认定我是个人尽可夫的贱女人!

    可我没得选择。

    在他的生命和我的羞耻之间,我选择他的生命。

    我咬紧颤抖不已的牙关,解掉内衣的同时腾出一只手护着胸口,“求你……”

    傅司明拽开我的手,“跪下来。你妈当年给脸不要脸,现在你应该拿出一点为人情.妇的诚意才对!”

    他说着说着,竟然当着我的面解开裤裆,将他的那个部位完全袒露出来。

    我第一时间闭上眼睛,可下一秒,傅司明就摁住我的肩膀,迫使我跪在他身下!

    ‘咚’一声,膝盖很疼。

    傅司明腰身一挺,“你和傅言殇欢爱时,也是这个样子吗?睁开眼看着我!”

    我被他那股子刺鼻的味道搅得恶心不已,受不了地干呕起来,吐得他的下半身黏腻一片。

    这时,办公室的门被人推开了,“秦总,我是外联部的负责人,我们部门的业绩统计迟交了几个小时……”

    负责人大概是被眼前的画面震惊了,立即退了出去,“那个……我什么都没看到。”

    傅司明笑道:“什么都没看到你会这样说?没事,男欢女爱很正常的,秦歌,你说是不是呀?”

    我知道此刻自己就像一个跪在地上给男人口的婊.子一样,尤其这个男人,所有人都知道他是我家公。

    我可以忽略公司职员鄙视,但我不敢想傅言殇知道后,会作何反应?

    傅司明拿了抽纸擦拭下半身,见怎么擦都擦不干净,也没兴趣逗留下去,压低了声音威胁我:“我现在可以签字给傅言殇做移植手术,但今晚,你要来傅家别墅,让我艹个够!”

    “术后还需要药物治疗一段时间,你敢反抗我的话,我随时都可以让傅言殇白做手术了!”

    我就这样跪在地上地上,傅司明是怎样走出去的,我不知道,只知道安妮回到办公室的时候,门外已经围了不少职员。

    安妮蹲下来,一边给我披上衣服,一边急切道:“厉靳寒说你的手机打不通,让我告诉你,早上傅言殇的情况突然恶化,现在过抢救现在醒了,可一直在喊你的名字,他想见你,秦总你是不是立即过去一趟?”
Back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