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都市言情 > 初婚老公,宠太深

第173章 他那方面有问题

    我难受到不行,可就是没有哭。

    安妮见我一直在压制情绪,忍不住说道:“没什么的,又没有发生什么,公司的人不会出去乱说。”

    “可我不知道怎样面对傅言殇了,那个是他爸!”

    我狠狠地揪住头发,满心满脑都是刚才自己屈辱的画面。

    安妮用力地抱住我,大概是怕我会想不开,她一直没有放开我。

    “秦总,如果傅司明不是傅言殇父亲,不是你家公呢?你不觉得很奇怪吗,他囚禁你在老宅子十日十夜,却没有强你,刚才虽然逼迫你,可好像也没有真的要强来的意思。”

    “这里是公司,他再变态,也不可能不反锁办公室的门,就侵犯你吧?”

    我一愣,安妮的分析确实有道理。

    之前在老宅子,傅司明随时可以强我,但是他并没有……现在想想,比起强我,他似乎更倾向于羞辱我!

    “你说,傅司明不是傅言殇的父亲?”

    我慌乱地穿好衣服,这才发现早上出门的时候没有扎起头发,发丝散落在胸前,傅司明应该看不真切什么。

    安妮点点头,“我吃午饭的时候查了查傅司明的私人医生,发现这个医生,最擅长治疗死精症和性功能障碍方面的问题。一般的正常人,选私人医生都会选择综合能力出色的吧,偏偏这个傅司明就选了个专治那方面问题的……”

    我皱了皱眉,“这样说来,傅司明那方面有缺陷?”

    “我觉得是这样的,秦总,你有没有发现傅言殇和傅司明不像啊?一般存在血缘关系的两个人,或多或少会有点像才对。”

    我没有说话,事实上,我已经不知道说什么了。

    “我会尽快查清楚的,好了,秦总,我们赶紧去医院看看傅言殇吧,刚才我听厉靳寒的语气,挺着急的。”安妮说。

    我打起精神,“走吧,交待安保科负责人,以后不准傅司明踏进公司一步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安妮顿了顿,补充道:“让他们把沈寒,傅思瑶这些人都列入禁止放行的名单中吧,否则会影响你办公的心情。”

    我很感激安妮的贴心和默契,“好。”

    *****

    来到医院。

    楚玥和早我几分钟到的傅司明站在一起。

    他们估计没想到我还能撇开满心的耻辱感来这里,脸色青一阵红一阵,反正很不好看。

    厉靳寒并不知道知道刚才在我公司发生了什么事,直接走到我面前,“秦歌,你听我说,我已经找到适合移植给傅言殇的肾源了,不过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过什么?!”我的心境大起大落,连带着声音也变得颤抖起来:“只要不用楚玥他们那边的肾源,别的,我无所谓,我只求傅言殇平安喜乐。”

    厉靳寒笑了一下,“嗯,你的心愿一定会实现的。帮我和傅言殇签字同意移植手术吧,我没有家人,只好拜托你帮我签字了。”

    我不敢置信地看着厉靳寒,“你说什么?你要摘除一个肾给傅言殇?”
Back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