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都市言情 > 初婚老公,宠太深

第175章 动手不动口的男人

    “我知道啊。”萧禹挑挑眉,神秘兮兮地说:“她是一个深藏不露的医学界精英吧,不过这女人的交流方式很古怪,傅言殇也不知道她身在何方。”

    我心里‘咯噔’一下,“那确实是挺古怪的,是傅言殇告诉你baby这个人的吗?”

    “不是,是我偷偷登录他的邮箱窥看到的。你不知道,他们的邮件来往频繁到不行,平均两三天就联系一次!”

    萧禹说完,看了看时间,然后问我:“嫂子,是现在去市郊的医院吗?一来一回的话,傍晚刚好踏正饭点回来,厉靳寒说了,今晚要给我接风。”

    “吃吃吃,就知道吃。”厉靳寒没好气地拍了萧禹一下,悻悻道:“秦歌,要不晚上一起吃饭吧?安妮你也一起,人多热闹。”

    我看着傅言殇昏迷不醒的样子,真是一点吃喝玩乐的心情也没有,可厉靳寒的眼神里充满了期待,我又不好拒绝。

    “行,晚上一起吃饭,安妮,你晚上有没有空?”

    安妮点点头,“有的有的。”

    约定傍晚七点在医院楼下碰面后,萧禹就开着越野车送我和安妮去市郊的医院。

    一路上,萧禹时不时讲冷笑话逗我和安妮,发现我们全程皮笑肉不笑的尴尬后,便开始正经的自我介绍。

    “我和傅言殇、厉靳寒是出了名的医科大三草。我是骨科专业的,傅言殇从商之后,我就紧随他的步伐改行了。”

    我和安妮对视一眼,都觉得萧禹浑身上下散发出一种霸气,忍不住说:“你身上有一种和厉靳寒很相似的气质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,想当年我和厉靳寒天天跟我耍凶斗狠,就是臭流氓一对啊!”

    萧禹抬起眼眸看着后视镜,脸上嘻嘻哈哈的表情已经不见了,认真道:“我永远都不会忘记那一天,我和厉靳寒被人揍得像癞皮狗一样趴在街边等死,是傅言殇救了我们。可以说,如果不是傅言殇,我早就死在街头了。”

    我一愣,原来傅言殇一直是个外冷内热的人。

    萧禹感万千:“所以别说是一个肾,就算是命,我和厉靳寒也愿意拿出来。嫂子,你懂得我们哥仨的情义了吧?”

    我说:“懂了,真羡慕你们这样的情义。不过,现在我有安妮,也很幸运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的。我看人最准了,安妮一看就是个有情有义的好人,不像楚玥那个绿茶婊,妈的,贱人!”

    接下来的一路,萧禹把楚玥的祖宗十八代都问候了一遍,抵到市郊医院时才收了声。

    *****

    下了车。

    我一眼就看见张妈急匆匆地走进医院。

    她走得很急,根本没留意到我。

    安妮拉住我,困惑道:“秦总,张妈怎么会出现在这里?这太奇怪了。”

    我也觉得很奇怪。

    傅言殇说,今天是他母亲最重视的结婚纪念日,可张妈来这里做什么?

    倒是萧禹很快出了主意,“在门口偷听一会,不就知道张妈的意图了吗,走吧,我保护你们。”

    我和安妮当然赞同,便走到病房门口,站定。

    这个时间段,医护人员恰好交接班,整个走廊静悄悄的。

    “方雅,你昏睡了这么多年,还不打算醒过来吗?”

    张妈的声音压得很低,但因为周围太安静了,我们听得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我忍不住上前一步,望向病房内。

    只见张妈坐在床边,阴阳怪气对方雅说:“你家境好又怎么样,还不是躺在这里,傅司明连看你一眼都吝惜。所以,你还吊着一口气做什么呢,还不如早点死了,去陪你和傅司明的儿子!”

    “想想你倾尽心血宠了我儿子那么多年,我心里真是痛快。你千辛万苦怀上傅司明的儿子又怎样,还不是死在了我手上!”

    我一怔,安妮一怔,萧禹也一怔。

    这时,护士长走了过来,“傅少夫人,您怎么站在门口,这两位是?”

    “他们是我朋友。”我也懒得再偷听了,走过去扣住张妈的手腕:“方雅的儿子,死在了你手上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张妈大吃一惊,但很快平静下来,“你说什么,我听不懂。”

    “傅言殇有你这种亲生母亲,简直是他最大的耻辱。”我实在无法好声好气的跟张妈说话,骄傲如傅言殇,怎么接受得一个心肠歹毒的亲生母亲?

    我不敢想象他知道一切后会怎样。

    张妈不以为然地冷笑,用只有我和她才听得见的音量说:“血浓于水,傅言殇很快就会和我相认了。”

    “说起来,我真要谢谢你,若不是你,傅司明那个负心汉怎么会被傅言殇打到颅内出血呀?他一死,傅言殇就能继承傅家所有的产业了!”

    我禁不住倒吸一口凉气。

    张妈见我怔愣,很是得意地反手拧着我,“等着瞧吧,傅言殇毕竟是个重感情的人,如今却因为你而失手打到傅司明奄奄一息,你觉得他还会跟你在一起吗?”

    萧禹见不到张妈这样拧我,一把扯开她,“劝你对我嫂子客气点,不要逼我打女人啊!”

    “萧禹是吧?”张妈不屑地打量了他一番,“你和厉靳寒真是没教养,不知道打哪儿来的孤儿好意思围着傅言殇团团转?这几年从傅言殇身上捞了不少好处吧?”

    “我艹!”萧禹气得青筋毕现,抬手就掴了张妈一巴掌,“禹小爷我可不像傅言殇、厉靳寒那么斯文,谁让我不爽,我就动手不动口!”

    张妈被掴得整张脸都偏向一边,“你、你敢打我?!”

    萧禹连理都没理她,又是劈头盖脸的几巴掌掴过去!

    我和安妮都惊呆了,萧禹动起手来,真是又快又狠,让人完全没有机会上前制止。

    短短几秒钟,被扇得鼻青脸肿的张妈就趴在方雅床边,痛苦不堪地呻吟着:“傅言殇不会放过你们的,你们这些贱人别想有好日子过!”

    她一边说,一边恼火地掐着方雅,像是被萧禹掴怕了,便将火气发泄在方雅身上。

    我知道傅言殇对方雅的尊敬和感情,条件反射般想走过去阻止张妈。

    可我才刚迈步,就看见方雅睁开了眼睛!

    “言殇……傅言殇……”

    这是她苏醒后说出的第一句话。
Back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