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都市言情 > 初婚老公,宠太深

第179章 脸都被我打肿了!

    我清晰感觉到傅言殇的身躯颤了一下。

    是很剧烈的一下!

    “傅言殇……”我实在怕他承受不住。

    傅言殇闭上了眼睛又睁开,像是怀疑自己出现了幻听,一字一顿道:“告诉我,刚才护士什么话也没说。”

    我咬了咬嘴唇,不知道如何帮他自欺欺人。

    护士见傅言殇不愿接受事实,急切地说:“傅少,思瑶小姐知道她快不行了,说是要她的肾脏摘给你,她还说,相同血型移植成功的机率会大很多……”

    傅言殇的眉头越蹙越紧,迈步踏进抢救室的同时,恼怒的冲傅思瑶吼:“起来,我不需要你的肾!”

    “哥……”傅思瑶凄楚地看着他,“沈寒已经不要我了,如果连你都不要我,我觉得孤零零的,好难受。”

    傅言殇触摸着傅思瑶血迹斑斑的脸,上面淤红的指印依然清晰可见,可见他动手打她的时候有多狠。

    “哥,这是你第一次打我,你不再在乎我了是不是?”傅思瑶的气息逐渐弱下去,“我死都不会原谅你的……可你毕竟是我哥,我就算再伤心,也不想你有事。”

    “别说了。”傅言殇眼眶泛红,沉沉道:“傅思瑶我告诉你,若你死了,我就真的不要你了!”

    傅思瑶开始大口大地吐出鲜血,断断续续了好几次才把话说完:“不要拒绝用我的肾,哥,求你了。不要让我彻彻底底的消失。”

    “你知道吗,最初我爱的那个,不是沈寒,而是你。可我们是兄妹,命中注定我连爱的资格都没有。后来,我在沈寒身上找到了你的影子,你们穿上白大褂的感觉真的很像。”

    “后来我爱上他了,我以为我全心全意的对他,他也会全心全意的对我,但原来不是这样的,他由始至终都在玩我……”

    傅思瑶颓败地闭上眼睛,也许是痛苦到了极致,她哭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一次又一次流产的感觉,真的很痛。可为什么到了现在,我还是很想他?沈寒,我爱你,我真的好爱你!”

    我心头一阵钝痛,对于傅思瑶,真是一点也恨不起来了。

    傅言殇大概清楚傅思瑶撑不了几分钟了,指尖轻轻捋顺她凌乱的发丝,“他不值得你爱。”

    “爱一个人哪有值不值得,只有爱和不爱。”傅思瑶出了一口气,哀求道:“不要拒绝用我的肾,你送了那么多塑胶娃娃给我,就当这是我最后送给你的礼物……我终于可以解脱了,死了,就没办法再想沈寒了。”

    话音还未落下,她的手臂就重重摔落床边,一旁的仪器瞬间发出‘嘀嘀嘀——’的声。

    医护人员很快上前,试图准备摘取傅思瑶的肾脏,“傅少,节哀顺变,移植肾脏给您,是思瑶小姐最后的心愿。”

    傅言殇双眼猩红,狠戾地盯着医护人员:“别动她!”

    厉靳寒和萧禹见他整个人都陷入了崩溃的状态,连忙上前拉开他,“人死不能复生,你这是又是何必?”

    傅言殇抡拳砸在冷冰冰的门框上,“可她的骨髓移植手术很成功,她本来不会死的,我就是个狠心的哥哥吧,她哭着跑出去也没当一回事。”

    厉靳寒叹了口气,“你也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。说句不好听的,这样对于傅思瑶来说,也算是解脱。”

    这一晚,深深的自责感盘亘在我们的心头。

    直到交警来到医院,说肇事司机在撞到傅思瑶后,还倒车碾压她,我们才意识到这并非意外,而是有人要她死!

    接下来的几天,警方查不到肇事者的任何信息,事发路段的监控录像那晚恰好出现故障,车祸到底是怎样发生的,警方也不敢下定论。

    但唯一可以肯定的是,傅思瑶的下半身都被碾得支离破碎,像是肇事者存心要她受尽痛疼的折磨才死去一样。

    手段非常变态、凶残!

    *****

    移植手术很成功,傅思瑶肾脏移入后的第七天,傅言殇的身体情况已经好转了不少,开始亲自查肇事者。

    我不想傅言殇太累,便把炖汤端到他面前,让他趁热喝。

    他点点头,大概是觉得我一直在医院陪护太累,就让我回家睡一觉,傍晚再过来。

    我也没多想,踏进电梯才想起车钥匙忘了拿,只好折回去。

    可我才走到病房门口,就看见楚玥站在床边,对傅言殇说:“言殇,你就那么相信秦歌和厉靳寒吗?我觉得是他们联手害死思瑶的,不然为什么那晚你们这么巧去了同一间商务会所?”

    “思瑶那晚出门前打过电话给我,说厉靳寒打电话问她晚上去哪,她当时就觉得很奇怪,但觉得厉靳寒是你兄弟,就没隐瞒,说了晚上去会所。”

    傅言殇不耐烦地说:“我的家事什么时候需要你来操心了?出去。”

    “言殇,我知道现在我说什么你都听不进去了,可你想想,思瑶的肾给了你,厉靳寒不就不要摘掉一个肾脏了吗?你还不知道吧,你第一次突然昏迷那天,秦歌跟厉靳寒说,她不希望他有事。”

    我真是受不了楚玥这样挑拨离间,推开走进去,直接给了她一个耳光!

    “诬蔑我,傅言殇就会和你重新开始了么?”

    楚玥摸了摸被我打肿的脸,可怜兮兮地望向傅言殇:“言殇,你看,现在的秦歌厉害粗暴得很,动不动就打人,你以为她还是最开始那个一无所有的离婚妇女吗?!”

    傅眼殇皱了皱眉,“我最后说一次,出去。”

    楚玥心不甘情不愿地瞪了我一眼,“等着瞧,秦歌,我一定会找到你和厉靳寒勾搭成奸,害死思瑶的证据!”

    我一听,可能过去被人欺辱得太多了,今时今日,我连一点委屈都不想再忍,反手又扇了楚玥一个耳光。

    “诬蔑我,不可以;诬蔑厉靳寒,更不可以。”他可是一直以来无条件挺我的人啊。

    楚玥吃痛地捂着脸,第一时间望向傅言殇,“她这么维护厉靳寒,言殇,你说,这不是有奸情又是什么?”
Back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