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都市言情 > 初婚老公,宠太深

第180章 还痛吗,老公说我变了

    我不知道傅言殇是怎么想的,反正他薄唇一抿,似乎连多一个字也不想再说。

    楚玥不甘的情绪,就在这种气场下阵亡,恨恨地捂着脸走出去。

    可就在和我擦身而过的霎那,她脚步一顿,用只有我们两个人才能听到的音量说:“秦歌,你是真蠢还是装糊涂啊,厉靳寒对你一往情深,你就没感受到?”

    “还是说,你嫌弃他只是个没有背景的孤儿,不如傅言殇有钱有势又有名?”

    我冷笑:“关你什么事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!”楚玥一咬牙,到底是顾虑傅言殇不耐烦的表情,只好选择噤声离开。

    她一走,我的情绪就控制不住了。

    事实上,老公的前女友一直在纠缠,我相信世上没有一个女人,能够心平气和。

    我也会介意。

    “楚玥为什么还在医院?”

    傅言殇像是感觉到我的不悦,说道:“傅司明指名要楚玥陪护他。”

    哦,是这样。

    我还能说什么呢?

    之前傅言殇为了帮我出头,把傅司明打得半死。

    现在傅司明的情况逐渐好转,可连吃喝拉撒睡都要人伺候,指名要护士出身的楚玥照顾他,似乎也说得过去。

    但这样一来,楚玥和傅言殇见面的次数,肯定少不了了……

    傅言殇见我不说话,又说:“别想太多。她只是照顾傅司明。”

    换做平时,傅言殇这样说,我可能就真的不会想太多了,可自从傅思瑶死后,我隐隐觉得他对我的态度淡了很多,总之感觉和以前不一样就对了。

    “我没有想太多。傅思瑶死后,你整个人的情绪都不对劲,你是在责怪我吗?后悔那晚因为我,而动手打了她?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傅言殇瞳仁一沉,蓦地打断了我的话:“我没有责怪过你。”

    “可你没有再和我一起吃过饭,你甚至没和我多说过一句话。”我的委屈漫透心房,但语气并没有柔弱下来,因为我不想再让自己处于卑微、可怜的状态。

    “傅言殇,我知道傅思瑶的死对你打击很大。我不是傻子,我能感觉到你在责怪我。”

    傅言殇摁住我的双肩,很用力地摁住:“我只是在责怪我自己,责怪自己为什么放任思瑶跑出去。至于不一起吃饭、不聊天,那是因为我实在没心情。”

    我重重地点头,心头莫名的痛疼起来,“人死不能复生,难道你要一直这样吗?”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我压住满心的苦涩对他笑了一下,“其实,你心里是有点相信楚玥的话的,你刚才一句话也没为厉靳寒说。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那晚他确实打个电话给思瑶,思瑶的手机有通话记录。”傅言殇顿了顿,语气逐渐冷了下去:“我问过厉靳寒打电话给思瑶谈什么。但他就是不说。”

    “他一定是有什么难言之隐,厉靳寒为人那么好,怎么可能想傅思瑶死?他不是那种人!”

    傅言殇一听,眉头皱得更深,“秦歌,你变了。我很不喜欢现在咄咄逼人的你,我更不喜欢你第一个反应,就是帮着其他男人说话。”

    我一愣,我变了吗?

    也许吧,我已经不再是以前那个忍气吞声的傻女人了。

    可我努力强大,只是为了不成为傅言殇的累赘,难道这也错了吗?

    之后我们谁都没说话。

    有时候沉默远比争吵来得让人惊慌,因为你根本不明白是哪里出来问题。

    我真是连一点逗留下去的心情也没有了,一字一句道:“傍晚我不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傅言殇看了我几秒,最终给了我一个不冷不淡的“嗯”字。

    我咬了咬嘴唇,“那晚餐……”

    “喊外卖就行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走了,可能明天也不过来。”我闷闷地说着。

    傅言殇颔首,“走吧。”

    我张了张嘴,终是没说话。其实所有欲言又止的询问,都只为等一句挽留,可这个男人,似乎永远也不会懂。

    *****

    来到停车场,我刚拉开车门,厉靳寒就直接跨进副驾驶座:“我发烧了,刚输完液,头有点沉不方便开车,求捎我一程。”

    我自然没理由拒绝,就问:“你是回家吗?”

    “不。有个患者突然狂躁不安,领导让我上门进行心理疏导。”厉靳寒恹恹地闭上眼睛,“就在你家旁边那个写字楼。”

    我启动车子的同时递了一瓶水给他,“多喝水,你嘴唇有点干。”

    厉靳寒一怔,忽然睁开眼睛看着我,“秦歌,傅言殇有没有说过你温柔细腻?我觉得,你就是不会说很多甜言蜜语,却事事细致的女人,连我的嘴唇有点干裂都留意到了。”

    我摇摇头,笑得有点苦:“他没说过,现在我在他眼中,大概就是个咄咄逼人的女人吧。”

    “咄咄逼人?”厉靳寒笑了起来,“要不是在乎一个人,哪有闲情咄咄逼人啊。”

    是啊。

    这么简单的道理,傅言殇为什么就是不懂?

    我无声地叹了口气,问道:“傅思瑶出事那晚,你打电话问她晚上去哪儿了?”

    “嗯,是的。”厉靳寒似乎一点也不意外我这样问,郁闷地说:“就知道楚玥会拿这个来做文章,但我对得住天地良心,我没希望过傅思瑶死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你打电话问她行踪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没有问傅思瑶的行踪,我只是问了问她的身体情况。因为我的肾在术前检查的时候,发现有急性炎症,不适合进行移植。”

    厉靳寒说着说着,都叹气了:“我当时也是鬼迷心窍,想着如果傅思瑶能摘除一个肾给傅言殇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我知道厉靳寒既懊恼又自责,“傅言殇问你为什么打电话给傅思瑶,你怎么不直接告诉他实情?”

    “我怎么说得出口?移植手术完成后,给我进行术前检查的医生突然离职了,医院存档也没有关于我有急性肾炎的记录。我想,我们是被人算计了!”

    我心里‘咯噔’一下,“是沈寒?!”

    厉靳寒并不赞同我的怀疑。

    “沈寒恨不得傅言殇死,怎么可能害死傅思瑶,让他得到最匹配的肾源?我觉得我们身边,有一个特别深藏不露的人!”
Back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