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都市言情 > 初婚老公,宠太深

第182章 老公,你还要孩子吗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我忍不住走进去,心惊肉跳地问。

    傅言殇像是没想到我会突然回来,点燃烟狠吸几口,然后才说:“没事。”

    真的没事吗?

    我笑得有点不是滋味。

    没事会摔电脑么,我不是傻子,我能感觉到傅言殇在敷衍我。

    沈寒见我和傅言殇僵持住,十分得意地说道:“秦歌,你和傅言殇命中注定有缘无份,有时候你真的不得不认命。”

    我没心情搭理这个人渣,扯了扯傅言殇的袖口问:“到底怎么了?”

    傅言殇依然回答:“没事。”

    我心下一沉,张妈说的表现话在脑海里疯狂回放,我突然就乱了分寸,不知道我和傅言殇到底哪里出了问题。

    “沈寒,你跟他说了什么?!”

    我就像个手足无措的疯子一样,瞪着沈寒。

    沈寒一板一眼的对我说:“一个月后,傅言殇就会彻底消失……”

    “闭嘴!”傅言殇双眼猩红,抡拳砸向沈寒的同时,狠戾道:“信不信我弄死你,嗯?”

    沈寒被打得唇角溢血,眯着眼看了傅言殇几秒,“你以为你还是以前那个龙精虎猛的傅言殇么,想弄死我就快点儿来呀,不然你以为你还有多少时日?”

    我一愣,条件反射般冲沈寒吼:“你什么意思?‘你以为你还有多少时日’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沈寒笑道:“移植手术失败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你胡说!”我不敢置信地揪住他的衣领,每一个字都透着来自灵魂深处的恐惧:“移植手术很成功,我不准你胡说八道!”

    傅言殇大概感应到了我的恐慌,大手一挥,将我拉到他身边之后,再次给了沈寒恶狠狠的一拳!

    沈寒一怔,还没反应过来,整个人又被傅言殇拎起,单手甩到墙角,撞得头破血流!

    可即便被打得那么惨,沈寒脸上仍然挂着得意的表情,指着傅言殇说:“他妈的,老子不和你拼命,反正你也没多少时间好活了!来日方长,老子多的是时间睡秦歌!”

    他说完,连滚带爬地离开病房,都走到走廊了,却突然扭过头,嘲弄地说:“傅言殇啊傅言殇,就你现在这个破身体,想上秦歌只怕也是有心无力了,哈哈哈!”

    我看着眉目阴沉的傅言殇,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冲动,突然紧紧地抱着他。

    “张妈说,你一个月后会跟我离婚,告诉我,这不是真的;沈寒说的那些话,也不是真的。”

    傅言殇触摸着我的发丝,一字一句道:“不是真的。相信我。”

    我点点头,哪怕心里还是慌得厉害,还是选择只信他一个人,“晚上一起吃饭好吗?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我贪恋着这个男人的温情,就想尽快结束这段时间以来不冷不热的状态,放低姿态道:“我不想一个人面对冷冷清清的家。”

    傅言殇没说话,圈着我走出去,直接来到停车场。

    他拉开车门,不动声色的将我推到副驾驶座上。

    我看着他启动车子,好一会才回过神来,问他:“去哪里?”

    “回家。吃饭,睡觉。”傅言殇侧过脸看了我一眼,沉沉道:“今晚过后,我可能比较忙,不会经常回家。”

    我心里一慌,“你忙什么?”

    “收拾沈寒。”他顿了顿,再次开口时,语气里已经带着一种前所未有的戾气:“思瑶死得太冤枉,一天不找到肇事者,我就一天食不知味。”

    我心中苦涩,明白他终究过不了内疚这一关,可我呢?

    他不回家,我又何尝不是食不知味,坐立难安?

    *****

    回到家。

    我们很默契地一起走进厨房淘米、洗菜。

    傅言殇亲自下厨煮了一桌子我喜欢吃的菜。

    我低着头,很认真地吃饭,把他夹进我碗里的菜都吃得干干净净,因为我不知道下一次会是什么时候。

    “傅言殇,之前我有没有告诉你,我没怀孕?”我放下碗筷,扯出一个没心没肺的笑容:“最近发生的事情太多了,我也不知道自己有没有跟你说过这件事了。现在你还想要孩子吗,如果想……”我愿意做试管婴儿。

    傅言殇吃饭的动作一僵,片刻后才一字一句道:“现在不想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我心中的失落难以言表,可还是逼自己维持微笑。

    他皱着眉说:“你的血小板值比之前更低了,要是出现流产的情况会很危险,所以不适合怀孕。”

    是这个原因吗?

    我咬了咬嘴唇,没有再说话。

    前几天我才验了血小板,医生很明确地告诉我,血小板已经正常了。

    我怕只在一间医院验,不准,就分别去了几间医院,得到的结果都是血小板没问题了。

    可傅言殇竟拿这个做借口,不再想要给他怀孕生子……为什么?

    我想了很久也想不明白,想趁着他洗澡的空档打电话给厉靳寒,巧的是我刚拿起手机,厉靳寒的电话就打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秦歌,我查到baby是何方神圣了!只是这对于你来说,不是一个好消息,你先做一下心理建设!”

    我觉得没什么心理建设好做的了,连傅言殇随意找个借口不想要孩子,我都可以忍受,还有什么能够刺激到我?

    “说吧,baby到底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厉靳寒说道:“是傅司明当年给傅言殇订下的娃娃亲,据说是什么大家族的独生女。不过这个女人似乎和傅言殇彼此不来电,一直在国外,直到前几天听说傅司明、傅言殇闹翻了,才带着孩子回国。”

    带着孩子回国?谁的孩子?

    厉靳寒见我不吱声,估计觉得我处于震惊的状态中,又说:“那孩子应该有病,这几年一直在寻找脐带血和新生儿眼角膜,怕是需要进行移植。”

    我心口一痛,“所以,当初傅言殇那么急切地希望我怀孕,真的只为了拿到脐带血和新生儿眼角膜吗?可他跟我说过,不是这样的……”

    厉靳寒叹了口气,“说实话,现在我真是搞不懂傅言殇的心了,秦歌,我觉得吧,你还是直接问他,一五一十地问清楚他比较好。”

    我仰起头,不想让眼泪流出来,“我等会问问他。”

    厉靳寒“嗯”了一声,“有什么事第一时间打电话给我,我永远站在你这边。”
Back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