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都市言情 > 初婚老公,宠太深

第187章 说了那种大胆的话

    我退了几步。

    直到远离了那些恶心的欢爱动作和对话,才打电话给傅言殇。

    “早安。”

    这是他接听电话后说的第一句话。

    我鼻子一酸,像毫不知道他的移植手术没成功一样,问他:“起床了吗?”

    “起了。在回傅氏集团的路上。”傅言殇顿了顿,像是感觉到我的语气不对,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我忍着哭腔,尽量让自己的语气轻松愉快:“没什么,就是突然想你了。”

    这是第一次,我大胆又狂热的向一个男人袒露了自己的心声。

    即便以前那么爱沈寒,我也从未说过这种话。

    傅言殇那边沉默了几秒,在我以为他被我的话震惊了的时候,他却一字一句地说:“秦歌,我也想你了。”

    我心湖一荡,无声的哭哭又笑笑,有生以来第一次体会到感情得到回应的感觉。

    很幸福,很甜蜜,很美妙。

    “晚上一起吃饭吗?”我问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傅言殇补充了一句:“不在家里吃。”

    我一愣:“那在哪里吃?”

    “酒店。”

    我不知道他为什么要在酒店吃,可也无心追问到底,因为我已经确实这个男人不会伤害我。

    约好了时间和地点后,我径直回公司。

    坐下不久,安妮便敲了敲门。

    “秦总,傅司明和方雅、张妈的关系,我已经查清楚了。”

    我示意安妮坐下,“他们是俗套的三角恋关系吗?”

    安妮说:“不是呢,傅司明可不是个长情的人,分手了就再没有联系过张妈。可方雅知道了傅司明和张妈那一段感情后,就亲自找了张妈的新婚丈夫谈,让他看好自己老婆,别戴了绿帽还不自知。”

    “结果张妈老公很不高兴,喝得酩酊大醉,失足坠河身亡了。”

    “张妈的婆家在农村,思想比较守旧,将张妈扫地出门不算,还逼着张妈父母退回彩礼钱。可怜张妈父母都是本本分分的工人,就拿家里老人治病的钱还了彩礼钱,偏偏张妈的爷爷当晚病发,因为没有钱去医院,活生生在家里面咽气了。”

    我一下子明白了张妈对方雅的怨恨从何而来,“然后呢?”

    “之后张妈就生下了孩子,巧的是方雅也是在同一天分娩,两个人都是在一间医院分娩的。可据当年给张妈助产的护士说,张妈在分娩当天就抱着孩子离开了。”

    我皱了皱眉,“所以,张妈有可能将方雅的孩子掉了包?”

    “是的。再后来,这两个女人在家政中心碰上了,方雅特意挑了张妈,让张妈在她家里做牛做马。”安妮叹了一口气,“可想而知,张妈有多痛恨方雅了。”

    我百感交集,“这样说来,方雅的亲生儿子怕是已经被张妈弄死了。”

    安妮点点头,“嗯。我也觉得。讲句不好听的,要是真正的傅家少爷还活着,估计会回来和傅言殇争夺家产的,张妈怎么可能让这种情况发生,百分百弄死方雅的儿子了。”

    我闭上眼就又睁开,拒绝回想张妈对我的排斥和厌恶。

    “安妮,帮我查清楚傅言殇的移植手术有没有成功,还有……查查李寂桐,要快。”我怕傅言殇真的时日无多了。

    安妮听到‘李寂桐’三个字后,怔了很久,不敢置信地问我:“秦总,你要我查的,是国外臭名昭彰的变态妇科权威李寂桐吗?”

    我懵了一下,“你认识她?”
Back to Top